稻花香里说丰年 — 田园隐逸诗词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描写田园隐逸生活,表达归隐田园的山水林泉之思,这一题材在词中早有表现。中唐张志和作有《渔歌子》五首,就直接描绘自己的隐逸生活。其后颜真卿等人的和作,则表达了身在官场而心恋江湖的归隐愿望。宋词中的此类作品,大致不离以上两种类型。描述自己隐居生活的如黄 癉 的《酹江月》(玉林何有)等,高标清逸,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韵味;表达自己身在官场而心恋江湖的作品,如苏轼的《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朱敦儒的《念奴娇》(见梅惊笑)等,风度潇洒。


对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而言,出仕与退隐是永恒的矛盾。强烈的社会关怀促使文人们寻求“立登要路津”“致君尧舜上”的出仕机会,但官场的黑暗丑恶与尔虞我诈又使文人们怀念远离尘世的山水林泉的欢乐与自由。所以,归隐这个题材在中国古典文学中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词人笔下的山川田园是多么纯洁宁静,处于对立面的官场红尘就是多么腌 臜 龌龊。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对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就有了更深的了解,对中国古典文学中描写田园隐逸的作品就会有更深刻的理解。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


东坡: 苏轼贬谪黄州时 , 在黄州城东亲自耕作 , 并将其地命名为 “ 东坡 ”, 自号东坡居士 。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


营营: 纷扰的样子 。


夜阑风静 縠 纹平。


縠(hú) 纹 : 细细的水波 。 鄃 , 绉纱 。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 大意 〕夜来在东坡痛饮,醉了又醒,醒了又醉,回到临皋大约已是三更时分。家童早已鼾声如雷,怎么敲门都没人答应,只好倚杖独立,静听江涛声。常常遗憾人生不能自主,什么时候能忘却缠身的俗事 ? 夜色已深,风平浪静。真希望乘一叶小舟飘然而逝,在无边的江海上寄托我有限的余生。


〔 点评 〕 元丰年间 , 苏轼因讽刺新法得罪 , 被贬谪黄州 ( 今湖北黄冈 )。 这首词表现了作者身处逆境而超脱旷达的人生态度 。 词的上片写其夜饮东坡复归临皋的情景 :“ 醒复醉 ” 三字 , 与其说是在表现豪饮的狂放 , 还不如说是在表现满腹块垒无法消释的痛苦 , 即李白所谓 “ 举杯消愁愁更愁 ”;“ 倚杖听江声 ”, 则接天波涛与作者内心奔腾激荡的心潮合而为一 , 不复能分 。 词的下片写作者听涛声中的思绪 , 感叹自己为名缰利锁所羁绊 , 无法掌握自身的命运 。 末两句表达其归隐江湖的愿望 , 试图将自己有限的生命融化在无限的大自然中 , 求得精神自由 。


为向东坡传语,人在玉堂深处。


东坡: 苏轼贬官黄州时在城东亲自耕作 , 将其地命名为 “ 东坡 ”, 并自号东坡居士 。


玉堂: 指翰林院 。


别后有谁来 ? 雪压小桥无路。


归去,归去,江上一犁春雨。


〔 大意 〕我在翰林院里,请代我传话给东坡:一别之后有谁来过 ? 积雪想必覆盖了桥面和小路。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江上又洒下了适合春耕的小雨。


〔 点评 〕 元丰年间 , 作者因为反对新法贬官黄州 ( 今湖北黄冈 ), 躬耕于东坡 。 元年间旧党执政 , 作者重回朝廷 , 担任了翰林学士 。 不过 , 重新被启用的喜悦很快就荡然无存 , 旧党内部的党派倾轧同样让清高刚直的苏轼失望 。 这首词就是苏轼在担任翰林学士期间怀念黄州东坡的一首作品 。 虽然当年在黄州过的是贬谪的生活 , 但 “ 雪压小桥无路 ” 的宁静 、“ 江上一犁春雨 ” 的清新自在 , 反而让身在朝廷的作者产生了 “ 归去 ” 的向往 。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


簌簌: 象声词 , 形容花落的声音 。


缲( sāo )车: 抽出蚕丝的工具 。 缲 , 同 “ 缫 ”。


牛衣古柳卖黄瓜。


牛衣: 用粗麻或草为牛编织的衣服 。 这里指蓑衣 。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漫: 颇 , 非常 。


敲门试问野人家。


野人家: 指农家 。


〔 大意 〕枣花纷纷落在衣服和头巾上,村子里到处回响着缲车的声音。披着蓑衣的老农在古柳下叫卖黄瓜。醉意蒙 眬 ,道路漫漫,人昏昏欲睡;太阳高照,口中干渴,敲门向农家借饮一杯清茶。


〔 点评 〕 这首词作于作者去徐州石潭谢雨的路上 。 天降大雨 , 旱情缓解 , 身为地方官 , 作者的心情无比愉快而闲适 。 这首词充分表现出作者对自然 、 美好的农村生活的热爱 , 体现了作者的心和感情是与百姓相通的 。


谪宦江城无屋买,残僧野寺相依。


江城: 指信州 , 治今江西上饶 。


“ 残僧 ” 句 : 语出杜甫 《 山寺 》:“ 野寺残僧少 。”


松间药臼竹间衣。


水穷行到处,云起坐看时。


“ 水穷 ” 两句 : 化用王维 《 终南别业 》 中诗句 :“ 行到水穷处 , 坐看云起时 。”


一个幽禽缘底事,苦来醉耳边啼 ? 月斜西院愈声悲。


青山无限好,犹道不如归。


“ 青山 ” 两句 : 袭用范仲淹 《 越上闻子规 》 中诗句 :“ 青山无限好 , 犹道不如归 。” 按旧说 , 子规啼声似云 “ 不如归去 ”。


〔 大意 〕贬官来到这江边的小城,没有房子可买,只好来到野寺和山僧相伴相依。松木作药臼,竹叶作蓑衣。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方,看风起云飞。一只小鸟老是和我过不去,苦苦地缠住我的醉耳不住地哀鸣。月影西移,啼声更加悲凄。青山如此美好,它还是说:“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 点评 〕 这首词作于作者贬官信州 ( 治今江西上饶 ) 期间 , 仕途的挫折更容易勾起隐逸的念头 。 词的上片写谪居生活的凄凉 , 下片写自己归隐江湖的愿望 。 词中多化用前人诗句 , 而文气顺畅 , 了无痕迹 , 体现了作者高超的文字技巧 。


烟雨幂横塘,绀色涵清浅。


幂: 覆盖 。


绀( ɡàn )色: 天青色 。


谁把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江半。


“ 谁把 ” 句 : 化用杜甫 《 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 》 中诗句 :“ 焉得并州快剪刀 , 剪取吴淞半江水 。”


隐几岸乌巾,细葛含风软。


几( jī ): 几案 。


岸: 推起头巾 , 露出前额 。


不见柴桑避俗翁,心共孤云远。


柴桑避俗翁: 指东晋的陶渊明 。


〔 大意 〕烟雨覆盖着水面,天青水绿,迷蒙一片。是谁用并州快剪,剪来了江南半江春水 ? 斜倚几案,推开头巾露出额头,葛布衣服随风飘起。看不到当年避世的陶潜,心随着孤云飘到很远的地方。


〔 点评 〕 这是一首描写隐逸生活的作品 。 词的上片写景 , 景清人静 ; 下片正面描写隐士形象 : 乌巾 、 葛衣 , 一派仙风道骨 。 末句心逐云飞 , 更是神思高远 。《 词统 》 评价这首词 :“ 标致隽永 , 全无香泽 , 可称逸调 。”


见梅惊笑,问经年何处,收香藏白 ?


经年: 连年 。


似语如愁,却问我,何苦红尘久客 ?


客: 客居 。


观里栽桃,仙家种杏,到处成疏隔。


观里栽桃: 用刘禹锡 《 戏赠看花诸君子 》“ 玄都观里桃千树 , 尽是刘郎去后栽 ” 句意 。


仙家种杏: 葛洪 《 神仙传 》 记载董奉为人治病 , 凡病愈者种杏五株 , 其后郁然成林 , 多达十万余株 。


千林无伴,澹然独傲霜雪。


且与管领春回,孤标争肯接,雄蜂雌蝶。


争: 怎 。


岂是无情,知受了,多少凄凉风月。


寄驿人遥,和羹心在,忍使芳尘歇 ?


寄驿人遥: 陆凯赠范晔诗 :“ 折梅逢驿使 , 寄与陇头人 。”


和羹: 古人以盐 、 梅为调味品 , 并用以比喻宰相协理朝政 。


东风寂寞,可怜谁为攀折。


〔 大意 〕看见梅花,又惊又喜,问一年以来,你藏在哪里 ? 梅花含愁问我:何苦在红尘久久作客 ? 观中栽桃,仙家种杏,到处都与人间隔。林中没有人可以作伴,只有独傲霜雪。姑且领着春天回到这里,孤傲高标,怎肯与蜂蝶为伍。不是我无情,谁知我忍受了多少凄凉的岁月。折梅寄给朋友,可惜人已远去;盐、梅可以调羹,可惜徒有心在,怎忍心让梅花凋零 ? 独自寂寞在东风中,可怜无人为我攀折。


〔 点评 〕 这首词以人梅问答形式 , 表达作者身在魏阙心恋江湖之情 。 词的上片以梅问责其 “ 红尘久客 ”, 表现了作者内心的矛盾 ; 下片写梅的孤高标格 , 表现作者对江湖生活的向往 。 咏梅以明志 , 二者水乳交融 , 梅格即是人格 。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茅檐: 茅草屋的屋檐 。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吴音: 江南吴地方言 。


翁媪( ǎo ): 老公公和老婆婆 。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无赖: 这里指小孩调皮 、 淘气 。


〔 大意 〕茅草屋又低又小,溪边长满青青草。白发苍苍的一对老人吃醉了酒,吴音软语感情好。大儿子正在溪东锄豆田,二儿子正在编织鸡笼。最可爱的是小儿子调皮捣蛋,躺在溪头剥莲蓬。


〔 点评 〕 这首词写和平宁静的山居生活 。 低小的茅屋下 , 一对白发老人吴音软语 , 三个儿子锄豆田 、 织鸡笼 、 剥莲蓬 , 活画出一幅清新自然 、 温馨朴实的场景 , 充满了生活气息和欢乐恬淡之情 。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别枝: 横斜的树枝 。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听取: 听着 , 听到 。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社林: 土地庙边的树林 。


〔 大意 〕明亮的月光惊飞了栖在树枝上的鹊儿,清风送来半夜里的蝉鸣声。稻花飘香,稻田里蛙声一片,好像在歌唱着丰收的好年成。七八颗星星闪烁在远远的天边,两三颗雨点洒落在近近的山前。走过溪桥,转过弯曲的小路,在土地庙的树林旁边,又看见了熟悉的茅屋。


〔 点评 〕 这首词是作者闲居江西上饶时所作 。 词写农村夏夜的优美景色 , 表现了夜间野外勃勃的生机 。 全词笔调轻快灵动 , 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 , 数字的运用也非常巧妙 。


陌上柔桑破嫩?,东邻蚕种已生些。


陌: 田野上的小路 。


些: 一些 , 少许 。


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黄犊: 小黄牛 。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路横斜: 道路弯弯曲曲 , 相互交错 。


青旗: 即酒招 , 也称青帘 , 古代酒店用青布做的卖酒标志 。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荠菜: 一种野菜 。


〔 大意 〕田野上桑树枝头冒出了嫩?,东边邻居家的蚕种已经孵出一些小蚕来了。平坦的小山坡上,小黄牛吃着鲜嫩的小草,不时抬头鸣叫;夕阳照着略带寒意的树林,点点乌鸦正忙着投林归巢。越过远远近近的山坡,在那弯弯曲曲的小路旁有挑着青帘卖酒的人家。正当城中桃李花在寒风冷雨中凋零之时,田野溪边的荠菜花却盛开着白色的小花,使人感到春意盎然。


〔 点评 〕 这首词写初春时农村风光 , 歌颂江南农村的春天美景 。 词的上片写初春时农村一片生机勃勃 、 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 : 桑树抽出嫩? , 邻家孵出蚕种 , 黄犊吃草鸣叫 , 夕阳下乌鸦归巢 ; 下片写山乡有远远的山峰 、 清澈的溪流可供游览 , 有青旗招展的酒家可买酒喝 , 可谓景美人情也美 。 最后两句将溪边野生的荠菜花与城中的桃李花对比 , 反映了作者对农村生活的热爱 , 同时也表现了他脱俗不凡的美学情趣 , 是广为传诵的名句 。


玉林何有 ? 有一湾莲沼,数间茅宇。


玉林: 作者所居地名 。


断堑疏柳聊补葺,那得粉墙朱户 ?


补葺( qì ): 指修理 。


禾黍秋风,鸡豚晓日,活脱田家趣。


客来茶罢,自挑野菜同煮。


多少甲第连云,十眉环坐,人醉黄金坞。


甲第: 豪门贵族的宅第 。


十眉: 这里指众多的美人 。 唐玄宗曾令画工作 《 十眉图 》。


回首邯郸春梦破,零落珠歌翠舞。


邯郸春梦: 唐沈既济 《 枕中记 》 载 , 卢生在邯郸道上梦历数十年富贵荣华 。


得似衰翁,萧然陋巷,长作溪山主 ? 紫芝可采,更寻岩谷深处。


紫芝:《 乐府诗集 》 载汉商山四皓 《 采芝操 》:“ 晔晔紫芝 , 可以


疗饥。”


〔 大意 〕玉林有些什么 ? 有一湾长满莲花的池塘,有几间茅屋,有断断续续的沟堑,有疏疏落落的垂柳,就是没有粉墙朱户。乘着秋风收割庄稼,趁着清晨放出鸡和猪,充满了田家的乐趣。客人到家,递上一杯清茶,各自挑几把野菜一同烹煮。有多少豪门甲第,美人环坐,沉醉在黄金坞。蓦然回首,邯郸梦破,歌舞零落。怎比得上老汉我在这山乡陋巷,永当这溪山之主 ? 更去寻访岩谷深处,那里还有紫色灵芝可以采摘。


〔 点评 〕 这首词写隐逸生活的乐趣 。 词的上片写玉林蓬门荜户的清贫以及田家生活乐趣 ; 下片对照富贵荣华的不可久恃 , 以见 “ 长作溪山主 ” 的可贵 。 杨慎 《 词品 》 推崇这首词 “ 不惟有隐士出尘之想 , 兼如仙客御风之游 ”。 在历代隐逸词中 , 这首词以其清新素朴独树一帜 。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