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波特莱尔:忧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徐剑

当低沉的天空象一个大盖

罩住被无穷的烦扰折磨而幽咽的心灵,

当环抱万物的天际

向我们喷出比夜还要凄冷的黑影;

当大地变成一间阴湿的牢房,

那里希望象蝙蝠在低翔,

双翅胆怯地拍打着四壁,

脑袋与腐朽的房顶相撞;

当大雨倾泻如注,

就象大牢狱的铁栅栏一样,

一群无声、肮脏的蜘蛛爬过来

在我们的脑中结网,

突然间,几口大钟狂怒地跃起

向天穹发出可怖的轰鸣,

如同没有祖国的游魂

在顽强、固执地哀吟。

——几列长长的柩车,鼓乐全无,

缓慢地驶过我的心灵;希望

被击败;正在哭泣,而残忍暴戾的愁苦

在我低垂的头上竖起了黑旌。

(刘楠祺译)

(法国)波特莱尔

这首诗揭露了1848年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社会的黑暗现实,描写了作者对大革命寄予的深切希望破灭后的忧郁心情。

开篇,作者便为我们勾画了一个色调灰暗的世界。

“当低沉的天空象一个大盖,罩住被无穷的烦扰折磨而幽咽的心灵……”使人读起来有一种受压抑的、心绪阻塞的感觉,而这种压迫感正是和当时法国黑暗的社会现实下,普通劳动人民的感受相通的。作者运用洗炼的语言,寥寥数笔,即将一种复杂的难以言述的感受表达出来,同时又创造了一种氛围,使读者的心情随着作者笔端的走动而起伏变化。

接着作者运用了隐喻的手法,将大地比作牢房,“当大地变成一间阴湿的牢房,那里,希望象蝙蝠在低翔……”在这里,大地和上文中的“天空”以及“环抱万物的天际”一样,实际上指的都是反动统治下的法国。作者在这里使用更进一步的比喻,道出了自己的心灵被烦扰折磨而幽咽的原因,起到了前呼后应的效果。同时,更加深刻地揭露了法国社会的黑暗。所以,在这种深受压迫的社会里,“希望”只能是“希望”,只能是软弱无力的反抗。因而诗人生动形象地写道:“那里,希望象蝙蝠在低翔,双翅胆怯地拍打着四壁……”。然而,统治者绝不会让人们有任何幻想,他们“象一群无声的肮脏的蜘蛛在我们脑中结网”,作者将一个反动腐朽的法国完全暴露在我们面前。

至此,诗歌的色调都比较冷暗。

“突然间,几口大钟狂怒地跃起,向天穹发出可怖的轰鸣,如同没有祖国的游魂,在顽强、固执地哀吟。”这时诗歌达到了高潮,形成了一个突然的转变。诗人运用象征手法,描写了大革命的爆发和人民的反抗,为整个诗歌增添了一点亮色,诗歌也有了起伏变化。但是,“几列长长的柩车,鼓乐全无,缓慢地驶过我的心灵”,使诗歌马上从高潮落到低谷。形成又一个突然的转变。鼓乐全无的柩车,装殓着革命者的遗体,沉重而缓慢地驶过作者的心灵。这暗示了革命的失败。希望被击败,正在哭泣,实际上是作者的心在哭泣,而给予人民以愁苦的残忍暴戾的统治阶级则竖起了胜利的黑旌。

波特莱尔在这篇诗歌里运用了生动形象的比喻和象征手法。诗歌虽然不长,但跌宕起伏,高低变化。洗炼的语言,工整的文句,铿锵的韵律,赋予了诗歌古典主义的美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