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都刺《宫词》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宫词

深夜宫车出建章,紫衣小队两三行。

石栏干畔银镫过,照见芙蓉叶上霜。

这首诗写宫车夜出的场面。后妃宫嫔出宫,照例应是轰轰烈烈,警跸满道,看过《红楼梦》的人,都对元妃省亲那一段大场面留下难忘的印象。但萨都刺在这儿却偏偏选了一个夜深人静的时间进行想像描绘,令人神往。夜深了,万物归于寂阒,也许只有那风吹着树叶的刷刷声与风檐下铁马的叮踏声,给夜添上一些声响。但就在这静寂中,一辆宫车从宫中悄悄地推了出来,伴从着宫车的是两三行宫女,穿着紫色宫装,高雅而又肃穆。宫车缓缓而行,经过了大内的池沼石桥,宫女手中的银灯闪烁着,那水中的荷花已凝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在灯光中泛出一片银白色。诗写得清淡简捷,通过出宫、灯火两个细节,呈现了一幅宫廷生活的画图。全诗还注重色彩的对比。夜是漆黑的,宫衣是深紫色;而灯是银色的,霜是洁白的,两者闲闲相对。诗成功地摹写了夜色,两三行宫女,银灯,芙蓉叶上霜,均从各个侧面表现了深夜的冷寂。同时,宫廷生活是何等富丽,但诗中毫无金玉珠玑之类的描写,却自然给人以富贵华丽的印象。宫车夜出,万物不惊,皇宫警卫的训练有素,读者自能想到;然而宫车为什么夜出,却给人们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想像空间。

中国的古代宫词,最初只是咏怀一类的诗,大致上写的是宫怨,借古代宫廷女子的遭遇以抒发自己的怀抱。如唐王昌龄著名的《长信秋词》,即是对宫廷女子的可悲生活表示同情。一直到了唐王建,作《宫词》一百首,在广阔的范围内描写宫廷内幕,从此这种以七言绝句组诗的形式,全面吟咏帝王后妃富贵淫逸生活的宫词成为定格,为后世模仿,王建也被奉为最有成就的宫词作家。元杨维桢的《竹枝词序》,说萨都剌诗风流俊爽,修本朝家范,宫词及《芙蓉曲》虽王建、张籍无以过之。杨维桢自己的诗也写得风流俊爽,同好相引,不免抬高了一些。王建《宫词》中所写是闻之于当时权势很大的宦官王守澄,宋计有功《唐诗纪事》载王建因《宫词》暴露了宫廷中不欲人知的细事,几乎被问罪;而萨都剌没有宫廷生活经验与消息来源,与王建相比,首先在真实性上差了一截。萨都剌的宫词常常是官怨的成份多一些,且往往以己意出之,因此遭人责难。杨璃《山居新语》就说萨都刺这首诗失实,因为北方没有芙蓉;宫中没有石栏杆;宫人所穿紫衣只有大朝贺才到侍仪司法物库领用,平时不可穿;而宫车夜出,也没有这个道理。杨璃的责难虽不完全对,如皇宫大内太液池多芙蓉,屡见《辍耕录》、《元掖庭记》等书;但其他所驳,大致言之有理。清《四库全书总目题要》也据此以为萨都刺不谙国制。因此,严格地说,萨都剌的宫词只能算拟宫词罢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