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鬓云松令·枕函香》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鬓云松令

枕函香,花径漏。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

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词译

还可以回到从前的么?梨花一般的女子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幸福。

他,现在真的好吗?辗转反侧,不能成眠的时候,寂寞的女子总会遥望那弯月牙儿。

不知道他是否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偶尔抬抬头,感受一下温柔的月色。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评析

这首词是写月夜怀念所爱之人的痴情。

柔情婉转,语辞轻倩,似丽人姿容初展,风神微露。

上阕从痴情入忆的感受写起。“枕函香,花径漏。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起首四句写回忆里的室外情景:在花径泄露春光,枕头都留有余香的美好日子里,他与伊人在黄昏时见面,絮语温馨情意绵绵。清初满族进取有为的贵族子弟,每日晨昏定省弓马骑射,汉文满文蒙文都需温习。一天的功课安排颇紧,惟有黄昏时分才有空闲,这也是为什么容若词中屡屡出现黄昏夕阳的字眼,除了《采桑子》里有“月度银墙”之语,《落花时》又写:“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荑。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依依。”可知容若与伊人相会也多在晚间。

“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东风,彻夜梨花瘦。”接下写与伊人分别后,如今夜间的景况。在清寒的天气里,词人借酒消愁,沉醉不醒,而东风彻夜无息,无故吹落梨花满地。一夜过尽后再看满树梨花竟似瘦减不少。“彻夜梨花瘦”,明是写花,暗在写人,写经历风波后伊人的消瘦飘零。

“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下阕四句写别后词人相思成痴、痴情入幻的迷离之景。前两句写她在闺房里,寂寞地掩着屏风,青绿色的衣袖低低垂下,似是欲说还休。后两句,词人心魂则由彼处,倏然飞回此处,写这时候他依稀听到了她那脉脉传情的箫声,只是不知人在何处。“何处吹箫”,箫中含情;“脉脉情微逗”,情转温软醉人。

“肠断月明红豆蔻”,接下来一句则再由幻境回到现实。写如今夜色沉凉,月光照在院中的红豆蔻上,那红豆蔻无忧无虑开得正盛,让人触景伤情。“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于是又联想到曾与她同处在月下的情景,而如今月色依然,人却分离,她还依稀如旧么?月亮永恒,恋情却苦短,“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人,尤其是至情之人,又怎能经受住如此一问?在这月的孤独落寞中,昔日繁华凋零,容若反问这句清丽而沧桑的“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比起小山的“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更显情深、意浓,凄凄惨惨戚戚历历可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