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踏莎行·寄见阳》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踏莎行

寄见阳

倚柳题笺,当花侧帽,赏心应比驱驰好。错教双鬓受东风,看吹绿影成丝早。

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小楼明月镇长闲,人生何事缁尘老。

词译

出门七步是红尘,多少人在熙熙攘攘、尔虞我诈中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我,从心底渴求回归自然,回归宁静悠闲的生活。然而从古至今,又有几个人能真正遂了心愿?

晋陶潜,葛巾漉酒,是何等的放荡不羁。宋林逋,梅妻鹤子,是何等的潇然洒脱。明唐寅,闲卖青山,又是何等的风流倜傥。更有诗云:“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人人都知道“赏心应比驱驰好”的道理,可更多的人仍在生活的旋涡中身不由己地苦苦挣扎着。你这位千古伤心人便是这众多不如意之人中的一个……

评析

这是一篇寄给友人张见阳的寄赠之作。词中表达了作者对侍卫护从生涯的厌倦,对安闲自适生活的渴望。

“倚柳题笺,当花侧帽。”起首两句写词人风流自赏。“倚柳题笺”,表面上谓斜倚着垂柳题作诗填词,实际上出自南宋刘过《沁园春》中的“傍柳题诗,穿花劝酒”,这是古代文人清水映兰式的风雅。“当花侧帽”,表面是说在花丛中斜戴着帽子行走,实际上也是有行文出处的。

“侧帽”一词,语出北史独孤信传:“因猎日暮,驰马入城,其帽微侧。诘旦而吏人有戴帽者,咸慕信而侧帽焉。”译成现代文就是是:北周独孤信,形貌清丽,为当时美男子,所以常有人以他为模仿的对象。某天,他出城打猎,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而他要赶在宵禁之前抵家,所以加鞭策马。由于马骑太快,头上的帽子被吹歪了,也来不及扶正。不明就里之人目睹此状,大感惊艳,觉得他潇洒异常。于是第二天起,满街都是模仿独孤信侧帽而行的男人。容若此处,在“侧帽”一词前添上“当花”二字,其风流倜傥之处,比之北周独孤信,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赏心应比驱驰好。”此句一出,当知词人前二句渲染自己风流自赏的意图何在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说自己“倚柳题笺”也好,“当花侧帽”也罢,其实都是为了与鞍马驱驰的索然寡味相对比,是为了强调“驱驰”生涯使他辜负了赏心悦目的美好时光。所以接下两句,词人会说自己无奈地坠入滚滚红尘之中,身不由己,满头黑发早早地被生活所累,染上了白霜。“错教双鬓受东风,看吹绿影成丝早。”“错教”,即不该教,亦即说明选择天涯漂泊的生涯,选择金阶侍立的职务,都是个错误。然而他有选择的权利吗,他能摆脱“天已早、安排就”的一切吗?

“金殿寒鸦,玉阶春草,就中冷暖和谁道。”所以,在下阕里,他把自己比拟为殿上的寒鸦和殿阶的春草,只能整天枯寂地在一旁兀立,没有人知道他的冷暖,而他也辜负了闺中的少妇,让她只能夜夜空对露头明月。终言之,他觉得侍卫官的生活,百无一是。在给友人张见阳,也就是本篇《踏莎行》所赠之人的信中,他曾不加遮挡地写出了自己对仕宦生涯的无奈和幽愤:“弟比来从事鞍马间,益觉疲顿,发己种种,而执行芟如昔,从前壮志,都已隳尽。”

“人生何事缁尘老”,词作最后一句诘问,力透纸背:这世间,到底有多少风尘琐事让我在无奈中悄悄老去啊?!“人生何事缁尘老”,一声感叹,重如千钧,苍茫冷落,充满了对人生的困惑和现实生活中种种不如意的苦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