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宏道《听朱生说水浒传》精品诗词解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听朱生说水浒传

袁宏道

少年工谐谑,颇溺滑稽传。后来读水浒,文字亦奇变。六经非至文,马迁失组练。一雨快西风,听君酣舌战。

明代万历年间,由于商业经济的繁荣,市民阶层的兴起,小说、戏曲等原来不登大雅之堂的通俗文学,得到蓬勃发展,一些思想比较解放的文人,开始对它们刮目相看,传统的诗文为主的正统文学观念发生了动摇,“公安派”领袖袁宏道的这首诗就大胆地发表了异端的见解。仅从其题材、思想内容非唐宋能有这点而言,此诗就值得一选。

“公安派”的文学主张是反对复古,主张“独抒性灵,不拘格套”。此诗一开端就标榜与众不同的读书兴趣和个人情性:“少年工谐谑,颇溺滑稽传”。“滑稽传”即《史记·滑稽列传》,司马迁的史传本来就有浓厚的文学色彩,而为什么特别喜欢“滑稽传”呢?不仅因为作者本人生就诙谐好谑的天性,而且因为“滑稽传”是古代宫廷演员的传记。为写朱生伏笔。就小说史角度而言,《滑稽列传》只具小说雏型。到当时成书的《水浒传》,其间进步不可以道里计。《水浒传》是成熟的优秀的长篇小说。所以诗人给以更高的评价:“后来读水浒,文字亦奇变。”文字奇变是指《水浒传》相对于《滑稽列传》的进步吗?否。这是连上“少年工谐谑”而来,言个人受《水浒传》的影响,在文学上,文笔上有奇妙的长进。直言不讳地宣布自己受一本小说的影响如此之大,这是很有勇气的。更为惊人之谈的在后面:“六经非至文,马迁失组练。”“六经”本指《诗》、《书》、《礼》、《易》、《乐》(已佚)、《春秋》,此泛指儒家经典。“马迁”即司马迁,此指《史记》。“组练”系借精锐部伍喻精彩文章。把小说《水浒传》抬举到经史典籍之上,简直是离经叛道的语言。但把这种议论与李卓吾,金圣叹等人的文学批评联系起来,就可以看到它反映了一个新的文学思潮。即小说这种重要的文学体裁终于以其实绩,后来居上,将执众文体之牛耳。

这首诗题为听说话人朱某说《水浒传》,却用了六句来高度评价《水浒传》,表现个人对此奇书的特殊爱好、特殊感情,这并不是离题。相反,由于酝酿的充分,最后两句点题水到渠成,且有画龙点睛之妙。“一雨快西风,听君酣舌战。”写尽听评书的快感,评书是一种花钱少收效大的艺术。全凭说话人一张嘴,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外加惊堂木。一说起来,千军万马也可以调动,风风雨雨呼唤就来,有的情节是原作底本根本没有的,任凭说话人添盐加酱。岂不见南京柳麻子(敬亭)“说景阳岗武松打虎白文,与本传大异,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干净,并不唠叨,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蓦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闲中著色,细微至此”,这首诗的“一雨快西风,听君酣舌战”就写活了一个说书人和一个书迷,令人称艳。而朱生和柳麻子一样,都是可以进入《滑稽列传》的人物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