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南歌子·古戍》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南歌子

古戍

古戍饥乌集,荒城野雉飞。何年劫火剩残灰,试看英雄碧血,满龙堆。

玉帐空分垒,金笳已罢吹。东风回首尽成非,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

词译

戍守的人已归了。留下,边地的残堡。一千八百年的草原,如今,是沙丘一片……

百年前英雄系马的地方,百年前壮士磨剑的地方,这儿你黯然地卸了鞍。一切都老了,一切都抹上风沙的锈。

撩起沉重的黄昏,唤来守更的雁。趁着月色,做一个铿锵的梦。谁自人生来,要回人生去?古今成败,原是过眼云烟,创痛与悲戚最永恒。

评析

这首边塞词,不啻是一篇吊古战场文,悲凉慷慨。

首句即吸收李白《战城南》“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和沈佺期《被试出塞》“饥乌啼旧垒,疲马恋空城”的诗意,表现了萧萧古戍、饥乌群集的惨切之景。次句,“荒城野雉飞”,是化用刘禹锡“麦秀空城野雉飞”句意,把古战场阴森怖栗的情景写得活灵活现。接下“何年”三句,颇有唐朝边塞诗的味道,但容若毕竟又不是岑参那类边塞诗人,唐时的边塞诗是荒凉中透出豪迈,容若却是豪迈转向了凄凉。“何年劫火剩残灰”,是哪一年的战乱造就了如今一切的皆似残灰?惨淡的历史已遥不可考,如今只有看英雄们当日的碧血,化作了这蛮荒的土色。“试看英雄碧血,满龙堆”,“碧血”,典出《庄子·外物》:“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起血三年,而化为碧。”后来就把忠臣志士所流之血称为“碧血”。容若此处谓,君不见那些忠魂碧血,不管何方埋骨,到头来不都是付与这无边瀚海了吗?上阕,古戍、荒城、劫灰、碧血……组成的是一幅凄惨悲凉的大漠边城之景,奏响的是一曲旧堡败垒的苍凉沉郁悲歌。

下阕前两句承接上阕,继续铺写古战场萧然之景。“玉帐空分垒,金笳已罢吹”,军中将帅的军帐再也不能分开营垒,悲咽的金笳也已永远停吹了。“空分”“已罢”,四字写出昔景的黯然难以淹留。既然古战场遗下了残灰,遗下了英雄的战骨,玉帐成空,金笳已罢,那就说明厮杀斗争,恩仇荣辱,一切都成过去,于是,词人不禁废然道:“东风回首尽成非,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东风回首”,出自李煜《虞美人》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此处是说如今回首前朝往事,但觉物是人非,事事皆休。所以,词人最终感言,兴亡之理,不在人为,而在乎天命,遂见纳兰词哀伤风骨。——在那片八旗子弟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场上,容若既不缅怀“开国英雄”的功烈,更不悲歌慷慨,从中吸取振奋精神的力量,却在那里冷冷清清忧忧戚戚地寻寻觅觅。这种行径,还真颇有点“不肖子孙”的意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