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夜放花千树 — 节令风俗诗词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个节日,就是一个民族风情文化的凝聚点;一系列节日,就可以组合成一条民族风情文化的艺术长廊。文学作品中有关节日的作品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民俗风习,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同时,独特的民族文化色彩也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宋词中较为常见的节日,有立春、元夕、清明、寒食、端午、七夕、中秋、重九、除夕等。宇文虚中的《迎春乐》所记叙的汴京立春的风习“宝幡彩胜堆金缕,双燕钗头舞”,完全可以和《东京梦华录》等笔记的记载相参证。有关元宵灯会的风习,辛弃疾的《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描绘出元宵灯会的繁盛。有关寒食节,周密的《曲游春》“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写杭州寒食游西湖,“午后尽入里湖,抵暮始出”的习俗。以上这些都特别富于民族文化特色。阅读这类作品,就好像沿着时光隧道回溯千年,去领略宋朝三百年的民族文化风情。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元夜: 正月十五元宵节的夜晚 。


花市: 夜晚的灯市 。 花 , 指花灯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约: 约会 。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 大意 〕去年的元宵之夜,花灯明亮如同白昼。一轮明月渐渐爬上柳树梢,悄悄窥视着倾吐衷情的人儿。今年的元宵之夜,月儿与灯光如去年一样。只是不见了去年约会的心上人,泪水湿透春衫的衣袖。


〔 点评 〕 这首词抒写在元宵夜观灯时引起的回忆和感想 。 通过主人公甜蜜温馨的回忆和凄凉孤寂的现实作强烈对比 , 表现出物是人非 、 旧情难续的感伤心情 。 词中描绘的元宵夜观灯的情景 , 表现出都市生活的繁华热闹 。 而 “ 月上柳梢头 , 人约黄昏后 ” 两句所创造的甜美幸福的情境 , 更使这首词成为广为传诵的名篇 。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 ? 把酒问青天。


把酒: 端着酒杯 。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


宫阙: 宫殿 。 阙 , 宫门前的望楼 。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琼楼玉宇: 指月宫 。


不胜: 禁受不住 。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朱阁: 朱红色的楼阁 。


绮户: 雕花的门窗 。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婵娟: 指月亮 。


〔 大意 〕明月是什么时候来到天上的 ? 我举杯遥问青天。不知天上的时光,现在是哪月哪年 ? 我想乘着长风回到天上,又怕忍受不了月中高处的严寒。月光下舞影凌乱,天上哪里比得上这人间美好呢 ? 月儿转过楼阁,进门窗,照见床上彻夜难眠的人儿。明月想来不应该有什么离别之恨,为什么它总是在人们离别的时候团团圆圆 ? 人生难免有悲欢离合,月亮也难免有阴晴圆缺。这种事情,从古至今都难以十全十美。但愿月下的人们长保平安,虽远隔千里,也能永远共赏这一轮明月。


〔 点评 〕 这首词作于神宗熙宁九年 (1076), 作者时任密州 穴 今山东诸城 雪 知州 。 中秋之夜 , 月下畅饮 , 怀念千里之外的弟弟 , 作者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名作 。 词的上片写望月 , 通过浪漫的想象追问宇宙的时空状态 , 以此表达其徘徊于天上 、 人间的矛盾心理 ; 下片怀人 , 通过无边的月色怀想千里之外久别的弟弟苏辙 , 词末出之以旷达 , 以宽解其满腹惆怅 。《 苕溪渔隐丛话 》 评价这首词说 :“ 中秋词 , 自东坡 《 水调歌头 》 一出 , 余词皆废 。”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


桂魄: 月光 。


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


玉宇琼楼: 指月亮 。


清凉国: 这里指广寒宫 。


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


“ 举杯 ” 两句 : 化用李白 《 月下独酌 》 中 “ 举杯邀明月 , 对影成三人 ” 诗意 。


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


便欲乘风,翩然归去,何用骑鹏翼。


翩然: 轻快的样子 。


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吹断横笛: 唐代李 謩 善吹笛 , 号为天下第一 。 曾月夜泛舟吹笛 , 遇一客借其笛以吹 , 所奏精妙 , 山石可裂 。 至入破 , 横笛应指粉


碎。人疑其为蛟龙。


〔 大意 〕登高望远,长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的痕迹。月色清凉,冷清清长空如碧。月儿宛如天上的琼楼玉宇,仙人们驾鹤乘鸾,在这冰清玉洁的世界里来来去去。江山如画,一望之间,一草一木非常清晰。我已经酣然沉醉,拍手狂歌,举起酒杯邀请明月,与月下的身影共同成为宇宙间的三位狂客。翩然起舞在秋风秋露之下,不知此时此刻是何年何月。就此乘风翩然归去,何必骑上大鹏的羽翼。在这清明澄澈的水晶宫里,摧金裂帛,一声吹断横笛。


〔 点评 〕 苏轼有 《 水调歌头 》( 明月几时有 ) 一首咏中秋 , 前人以为中秋词自此词一出 ,“ 余词尽废 ”。 但苏轼本人又以此调咏中秋 , 同样化用李白诗意 , 境界与 《 水调歌头 》 不同 。《 水调歌头 》 徘徊于出入世之间 , 但最终以 “ 起舞弄清影 , 何似在人间 ” 一语放弃了琼楼玉宇 , 选择了报效君国 、 建功立业的人生道路 , 神宗皇帝曾为此称赞 “ 苏轼终是爱君 ”。 而这首词直欲乘风翩然归去 , 不再留恋人间 , 表现了作者历尽坎坷大彻大悟之后的解脱 。 全词清逸超迈 , 飘飘欲仙 , 充分体现了作者的旷达胸怀 。


暗柳啼鸦,单衣竚立,小帘朱户。


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


洒空阶、夜阑未休,故人剪烛西窗语。


“ 故人 ” 句 : 化用李商隐 《 夜雨寄北 》 中诗句 :“ 何当共剪西窗烛 , 却话巴山夜雨时 。”


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


迟暮,嬉游处,正店舍无烟,禁城百五。


禁城: 宫城 , 这里泛指北宋都城汴京 。


百五: 寒食节在冬至之后一百零五日 , 所以称寒食为 “ 百五 ”。


旗亭唤酒,付与高阳俦侣。


旗亭: 泛指酒楼 。


高阳俦侣: 指酒徒 。


想东园、桃李自春,小唇秀靥今在否?


小唇秀靥: 指美女 。


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


尊俎: 泛指食具 。


〔 大意 〕柳暗烟迷,暮鸦哀鸣,小帘朱户中伤心人单衣独立。半亩桐花,一庭凄风苦雨。深夜雨声不绝,苦无良朋共语,好似少年时作客楚江风雨中独宿的情景。如今人已衰老,羁留京城,又遇上寒食节。旗亭饮酒的风流韵事,都交给了那帮酒朋诗友。怀想故乡东园,此时的桃李树也应呈现出一片春意,不知当年的美女是否还在。等到我归去时,一定还有落花等着人携酒重聚。


〔 点评 〕 这是一首寒食思乡之作 。《 蓼园词选 》 分析这首词的结构 :“ 前写宦况凄清 , 后段起处点寒食 , 以下引到思家 。”


宝幡彩胜堆金缕,双燕钗头舞。


宝幡彩胜: 指绢花 。


双燕: 剪成双燕形状的戴在头上的装饰品 。


人间要识春来处,天际雁,江边树。故国莺花又谁主 ?


莺花: 黄莺 、 野花 , 代指春天的景物 。


念憔悴,几年羁旅。


把酒祝东风,吹取人归去。


〔 大意 〕立春这一天,妇女头戴着绢花、双燕庆祝春天的到来。北国的春天到哪里去寻找呢 ? 天边北归的大雁和江边发?的树木会带给人们春的消息。遥想故国,那群莺飞舞、野花遍地的大好春光不知有谁在欣赏。想想自己几年以来的羁旅生活,不由得举起酒杯,祈祷东风把自己吹回故国去。


〔 点评 〕 宇文虚中作为宋朝的大臣出使金国 , 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而不得不羁留在金国 , 但作者时时刻刻都在盼望着回到祖国的怀抱 。 词中对春天的向往 , 就象征着作者对故国的思念以及对自由的渴望 。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永昼: 漫长的白天 。


瑞脑: 即冰片 。


金兽: 兽形铜香炉 。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纱厨: 纱帐 。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东篱: 这里指种菊的地方 。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消魂: 失魂落魄的样子 。


黄花: 菊花 。


〔 大意 〕薄雾浓云,白昼漫长,名贵的香料焚烧后已化为炉中的灰烬。又到了重阳佳节,半夜醒来,帷帐中卧具都浸透了凉气。黄昏后在东篱把酒赏菊,有淡淡的香气充盈衣袖。不要以为此情此景不让人失魂落魄,西风卷动珠帘,人儿比菊花还要消瘦。


〔 点评 〕 这是作者早年的作品 , 词写闺中少妇的秋思 。


词的上片写秋日气候的恼人,下片写赏菊之际的遐想。


“ 莫道不消魂 , 帘卷西风 , 人比黄花瘦 ” 三句为千古名句 。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


蛩: 蟋蟀 。


云阶月地,关锁千重。


云阶月地: 这里指天宫 。


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浮槎( chá ): 银河里的木筏 。 相传有人驾着木筏沿河而上 , 到达银河 , 并见到了牛郎织女 。


星桥鹊架,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


牵牛织女,莫是离中 ?


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


霎儿: 一会儿 。


〔 大意 〕草地里蟋蟀不停地哀鸣,惊落了梧桐叶,天上人间愁意正浓。天上的琼楼玉阙层层锁闭,即使划着船儿来,划着船儿去,也难以相逢。喜鹊架起长桥,整整一年才能见面,想必离情别恨无穷无尽。牛郎和织女,此刻莫非还在难舍难分之中 ? 否则,为什么天一会儿变晴,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又刮风 ?


〔 点评 〕 这首词写牛郎织女七月初七鹊桥相会 。 词的上片设想天上人间的分隔 , 下片设想鹊桥相会的缠绵 。“ 霎儿晴 , 霎儿雨 , 霎儿风 ”, 将牛郎织女悲喜交集的神态描摹得淋漓尽致 。


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


双星: 指牛郎星 、 织女星 。


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无奈风姨吹雨。


颦( pín ): 皱着眉头 。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


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 大意 〕鹊桥相会的七月初七,牛郎织女早已无心耕织,天上的群仙也会忌妒他们。美丽的嫦娥紧锁愁眉,风姨也不停地催风吹雨。草草相逢,倒不如不见,免得再次搅乱离情别绪。短暂相逢的欢乐本来就抵消不了无穷无尽的离愁,这回反倒增添了新愁归去。


〔 点评 〕 这是一首描写七夕之夜牛郎织女相会的作品 。


作品选择的时间,是在七夕这天鹊桥飞架之前。等待了一年的男女主人公就要相见了,相见之前的期待,往往特别的温馨,这是同类作品常用的视角。这首词却与众不同,让主人公提前想到了相逢之后的再次别离。“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这悲喜交集的情感冲突让这首词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花、星: 均指花灯 。


宝马雕车香满路。


雕车: 车身雕刻有图案的马车 。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玉壶: 用白玉制成的花灯 。


鱼龙舞: 一种大型百戏 。 这里指变幻无常的彩灯 。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蛾儿、雪柳、黄金缕: 都是妇女佩戴的头饰 。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 猛然 , 突然 。


阑珊: 零落 , 这里指稀少 。


〔 大意 〕春风一夜催开千树繁花,更吹落满天繁星,洒落如雨。车水马龙,香气充满道路。笙箫鼓乐齐奏,彩灯闪亮飞转,通宵达旦,变化无穷。妇女们佩戴着光彩夺目的首饰,笑语盈盈,伴随着阵阵幽香来来去去。在人丛中寻找了千百次,猛然回头,要找的人儿却在灯火稀疏的地方。


〔 点评 〕 这首词写元宵节 。 词的上片写元宵之夜灯会的繁盛 , 下片写灯会上男男女女呼朋唤侣的热闹 , 但词人之意不在于此 , 词人所欲寻找的是灯火稀疏处的佳人 。“ 蓦然回首 , 那人却在 , 灯火阑珊处 ”, 境界卓异不凡 , 梁启超认为是 “ 自怜幽独 , 伤心人别有怀抱 ”。


巷陌风光纵赏时,笼纱未出马先嘶。


巷陌: 街道 。


纵赏: 纵情游赏 。


笼纱: 纱笼 , 用纱制的灯笼 。


白头居士无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随。


白头居士: 作者自称 , 此时姜夔年已四十三岁 。


呵殿: 前呵后殿 , 即前呼后拥之意 , 指豪贵身边的随从 。


乘肩: 指小孩坐在大人的肩上 。


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


花满市: 花灯布满都市 。


少年情事: 指作者的爱情悲剧 。 姜夔二十多岁时在合肥曾结识了一位红颜知己 , 后来分手了 , 他一直对她眷念不已 。


沙河塘上春寒浅,看了游人缓缓归。


沙河塘: 地名 , 在南宋都城临安 ( 今浙江杭州 )。


〔 大意 〕正是人们纵情游赏街市风光之时,纱笼未出马儿已先嘶叫。年老的我没有人前呼后拥,只有小女儿相随作伴。花灯满市,月色照人,想起年少时的灯夜游乐,禁不住悲从中来。沙河塘上春寒料峭,看完灯后我缓缓归来。


〔 点评 〕 这首词作于宋宁宗庆元三年 (1197)。 作者借写元宵前预赏花灯的欢乐 , 进而抒发身世感慨 。 词的上片描写元宵前预赏花灯的盛况及作者的寥落之感 ; 下片触景生情 , 追忆少年灯夜游乐之事 , 倍感今日之凄凉 。 以乐景反衬哀情 , 通过对比与反衬 , 更见其感情真挚动人 。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


剪红、裁绿: 古代风俗 , 立春这一天 , 人们用绢剪制红花绿叶 , 戴在头上 , 以应节令 。


花信: 花信风 , 随着花期到来的风 。


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


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侵晓: 到天明 。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


尊俎: 古代盛酒肉的器皿 。 这里指代宴席 。


玉纤: 美女的手 。 这里指作者的心上人 。


幽素: 幽情素心 。


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


镜中路: 指思妇想象中的游子的归路 。 镜 , 代指思妇 。


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吴霜: 白发 。


〔 大意 〕人们剪制红花绿叶戴在头上,好像春风吹开了满头花朵。夕阳在风中徘徊,似乎舍不得让旧的一年过去。夜色渐深,人们剪烛守岁,笑声迎来了新年的莺声。回想去年除夕守岁宴饮,她那纤纤玉手擘开黄柑,黄柑的柔香交织着两情相悦的温馨至今让人回味。梦中重回旧地,却迷失了回去的路。归梦成空,只好独自对着落梅悲叹岁月的流逝。


〔 点评 〕 这是一首除夕之夜怀人的词 。 词的上片极力渲染别人除夕守岁的欢乐 , 下片追忆昔日的欢乐 , 用他人的欢乐反衬自己的哀愁 , 用往日的温馨对比现在的凄凉 , 更见作者此刻心境的悲苦 。


盘丝系腕,巧篆垂簪,玉隐绀纱睡觉。


盘丝系腕: 手腕上系着五色丝线 。


巧篆垂簪: 发簪上插着精巧的首饰 。


玉: 玉人 , 指作者的恋人 。


绀( ɡàn )纱: 天青色的纱帐 。


银瓶露井,彩 諲 云窗,往事少年依约。


银瓶: 指酒器 。 这里代指酒宴 。


彩 諲 ( shà ): 彩扇 。 这里代指歌舞 。


为当时曾写榴裙,伤心红绡褪萼。


黍梦光阴,渐老汀洲烟。


黍梦: 黄粱梦 。 指人生如梦 , 转眼即逝 。


汀洲: 水边平地 。


烟( ruò ): 柔弱的香蒲 。


莫唱江南古调,怨抑难招,楚江沉魄。


楚江沉魄: 指战国时屈原自沉汨罗江 。


薰风燕乳,暗雨梅黄,午镜澡兰帘幕。


薰风: 夏天的风 。


燕乳: 燕子生下小燕 , 指初夏时节 。


午镜: 指水清如镜 。


澡兰: 民间风俗 , 端午节用兰草烧水洗浴 。


念秦楼也拟人归,应剪菖蒲自酌。


秦楼: 指女子居住的地方 。


但怅望、一缕新蟾,随人天角。


新蟾: 新月 。


〔 大意 〕隐隐约约记得少年时与心上人一起度过端午节的情景:她的手腕上系着五彩丝带,发簪上插着精巧的首饰,在天青色的纱帐中午睡。花前树下,两人饮酒歌舞,更难忘自己在她美丽的石榴裙上写字题诗的风流韵事。如今又是端午节,时光飞逝,汀洲香蒲渐老,看着凋谢的石榴花,更加怀念心上人。不要再唱哀怨抑郁的招魂曲,自己的心上人也如沉入江底的屈原,无论怎样千呼万唤,也不会来到自己身边。暖风阵阵,梅雨阵阵,家家帘幕低垂,大约人们都在用兰汤沐浴。自己的心上人一定也在忧伤地饮着菖蒲酒,惆怅地望着天边的弯月,计算着游子的归期吧。


〔 点评 〕 这首词是写作者端午节时忆旧怀归之情 。 全词把相思怀人与端午的自然景观 、 人文风俗以及有关端午节的古老传说交织着写 , 给人以迷离凄艳的感觉 。


禁烟湖上薄游,施中山赋词甚佳,余因次其韵。盖平时游舫,至午后则尽入里湖,抵暮始出,断桥小驻而归,非习于游者不知也。故中山极击节余“闲却半湖春色”之句,谓能道人之所未云。


禁苑东风外,飏暖丝晴絮,春思如织。


禁苑: 皇宫园林 。 南宋的都城在临安 , 因此西湖一带被称为禁苑 。


燕约莺期,恼芳情偏在,翠深红隙。


恼: 惹起 。


翠深红隙: 花叶深处 。


漠漠香尘隔。沸十里乱弦丛笛。


香尘: 形容游人众多的景象 。


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色。


西泠( línɡ ): 桥名 , 在西湖 。


柳陌。新烟凝碧。


映帘底宫眉,堤上游勒。


帘底宫眉: 楼中的美人 。


游勒: 乘马的游人 。


轻暝笼寒,怕梨云梦冷,杏香愁幂。


梨云: 梨花 。


愁幂: 愁浓 。


歌管酬寒食。奈蝶怨良宵岑寂。


酬: 报答 。


岑寂: 静寂 。


正满湖碎月摇花,怎生去得选


碎月摇花: 湖水荡碎了月光 , 波光粼粼的样子 。


〔 大意 〕 春风吹拂着西湖的柳絮 , 莺燕相邀相约着寻春 。 踏春的游人众多 , 笙歌箫鼓的声音震动远近 。 一只只的游船驶过西泠桥 , 闲静下来的外西湖独自展示着春的魅力 。 柳树成荫 , 轻轻的雾气萦绕着碧绿的杨柳 , 烟笼雾绕的碧柳映衬着楼中的佳人 、 堤上的游人 。 寒气上升 , 歌管声中送走了寒食节 。 白色如云的梨花 、 幽香四溢的杏花 、 白天飞绕花丛的蝴蝶对变得冷清的夜色满含怨愁 。 那满湖湖水荡碎了月光 , 波光粼粼的湖水却让人难以离去 。


〔 点评 〕 这首词写寒食节西湖游春的盛景 。 据记载 , 西湖游春的次序是先南后北 , 到中午 , 所有游船都驶入西泠桥里湖 , 而外湖差不多一只船也没有 。“ 闲却半湖春色 ” 极其传神地描绘了这一实景 , 展现出作者敏锐独到的艺术观察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 。 全词意境清丽 , 语言工炼 。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