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海兵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干海兵作品

身体里的故乡

我的身体里有山峦,有小河

有落日中的风铃

有一片十二岁的树叶,星光下

麦地依然金黄,随风而舞的

是万千条殊途同归的小路

我的身体里有逐渐坍塌的老屋

有躲乌云的雨,有发抖的闪电

有在内心之侧开放的坟墓

故乡之门,在血的汪洋中面容模糊

我的身体里有回乡的乌鸦

有镜子碰落的一根白发,有被鲜花割伤的

少女。我的身体里有小小的铜器

当风一次一次敲它

有如十二个月渐渐稀落的哀歌

选自《中国作家》2016年第11期

逝去的马帮

沿西线以西,马帮们驮着盐在静静的山脊赶路。

像赶了十二个春夏,也未走到近近的打箭炉。马帮们驮

着的

孩子,在雪风中妖娆地成长

沿西线以西,格桑花落满回家的道路

喊过几嗓子的人们就静坐在青稞酒的旁边,喊过几嗓子

的孩子

迎娶了姑咱最后的蚂蚱

十二月格桑花没有踪影,马帮们在乱云中穿行

十二月将有二十四个节气一字排开,像松耳石项链被绝

情人

抛向折多河不眠的黄昏

选自《边地》2016年第2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