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赠白马王彪》精品诗词解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赠白马王彪

曹植

黄初四年五月,白马王、任城王与余俱朝京师,会节气。到洛阳,任城王薨。至七月,与白马王还国。后有司以二王归藩,道路宜异宿止,意毒恨之。盖以大别在数日,是用自剖,与王辞焉。愤而成篇。

谒帝承明庐,逝将归旧疆。清晨发皇邑,日夕过首阳。伊洛广且深,欲济川无梁。泛舟越洪涛,怨彼东路长。顾瞻恋城阙,引领情内伤。太谷何寥廓,山树郁苍苍。霖雨泥我途,流潦浩纵横。中逵绝无轨,改辙登高岗。修坂造云日,我马玄以黄。

玄黄犹能进,我思郁以纡,郁纡将何念?亲爱在离居。本图相与偕,中更不克俱。鸱枭鸣衡扼,豺狼当路衢。苍蝇间白黑,谗巧令亲疏。欲还绝无蹊,揽辔止踟蹰。

踟蹰亦何留?相思无终极。秋风发微凉,寒蝉鸣我侧。原野何萧条,白日忽西匿。归鸟赴乔林,翩翩厉羽翼。孤兽走索群,衔草不遑食。感物伤我怀,抚心常太息。

太息将何为?天命与我违。奈何念同生,一往形不归。孤魂翔故域,灵柩寄京师。存者忽复过,亡没身自衰。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晞。年在桑榆间,影响不能追。自顾非金石,咄唶令心悲。

心悲动我神,弃置莫复陈。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恩爱苟不亏,在远分日亲。何必同衾懤,然后展殷勤?忧思成疾疢,无乃儿女仁。仓卒骨肉情,能不怀苦辛。

苦辛何虑思?天命信可疑。虚无求列仙,松子久吾欺。变故在斯须,百年谁能持?离别永无会,执手将何时?王其爱玉体,俱享黄发期。收泪即长路,援笔从此辞。

这首血泪交织的诗篇是曹植其后期诗代表作。写作背景具见诗序:魏文帝黄初四年(223)五月,曹植和胞兄任城王曹彰、异母弟白马王曹彪一起进京城洛阳参加“迎气”的例会。在京城期间,曹彰蹊跷地死了(据《世说新语》说是因为曹丕忌惮其骁勇而投毒的缘故)。七月朝会完毕,曹植本与白马王曹彪顺路同行,中途(李善注题一作《于圈城作》)命下,遂为监国使者灌均制止,曹植敢怒而不敢言,遂在分手时写了这首诗,与彪赠别。诗中抒发了身为亲王而实际遭受残酷的政治迫害,与兄弟死别生离的情况下的悲愤心情。

全诗大体章自为韵,逐章转意,章与章间以顶真的修辞蝉联,如此看来实为六章,除首章十八句,四章十四句,其馀各章均为十二句。旧本均作七章,许是因为首章较长,被分作了两章吧——然两二章同韵,同写旅途跋涉,反不蝉联,殊乖义例;又一章十句,二章八句,句数更见参差。因此改作六章。

一章(“谒帝承明庐”)写离别洛阳时的依恋之情,及旅途劳顿。“首阳”即首阳山,距洛阳区区二十里,却从清晨到日夕,整整走了一天,一路何得如此迁延?据《三国志·魏书·文帝纪》载“是月(六月)大雨,伊洛溢流,杀人民,坏庐宅。”知“伊洛广且深,欲济川无梁。泛舟越洪涛,怨彼东路长”,“霖雨泥我涂,流潦浩纵横”,皆纪实之笔。这样的天气行路,即非伤心之人,心情也会变坏,何况心绪本来就很坏呢。

二章(“玄黄犹能进”)写被迫将与白马王彪宿止异路的悲愤心情。清人吴淇说:“先是二王初出都,未有异宿止之命。出都后群臣希旨云云,中途命下,而灌均第始不许二人同路”(《六朝选诗定论》) ——故诗中说“本图相与偕,中更不克俱”,又以不详的鸱枭、凶残的豺狼和龌龊的苍蝇来比喻魏文帝周围的一群小人,骂他们“谗巧令亲疏”。然而“灌均等之不许同路,实出文帝意旨。”(吴淇)诗人是不敢接触到问题的实质了。

三章(“踟蹰亦何留”)写初秋原野萧条,触景伤心。音响凄切的寒蝉、气息奄奄的落日、振羽投林的飞鸟,衔草索群的孤兽,组成一幅交织着哀愁、凄厉、孤独、寂寞气氛的图景,达到了融情入景的境地。清人陈祚明说:“此首景中有情甚佳,凡言情至者须入景,方得动宕。若一于言情,但觉絮絮,反无味矣。”(《采菽堂古诗选》)

四章(“太息将何为”)写由任城王彰的暴死而引起的人生恐惧。“存者忽复过,亡没身自衰”二句,刘履认为句中“存者”与“亡没”应互掉,谓死者复过而存者亦衰,言之成理。

五章(“心悲动我神”)强作宽解之词,并安慰白马王彪。先作豪言壮语,正所谓强颜欢笑,并不能一破愁城。但它表现出诗人情感的挣扎,和挣扎的无益,所以末了仍忍不住说“仓卒骨肉情,能不怀苦辛?”(这里“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忧思成疾疢;”,无乃儿女仁”等语,为唐初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所祖)予夺之间有唱叹之妙。

六章(“苦辛何虑思”)进而怀疑神仙天命,归结到珍慎自保作结。虽说诗已告终,一股抑郁不平之气,回肠荡气,经久不息。

《赠白马王彪》篇幅宏肆,笔力非凡,直开杜甫《咏怀》、《北征》以及联章体五古(如前后《出塞》)之先河。方东树曰:“此诗气体高峻雄深,直书见事,直书目前,直书胸臆,沉郁顿挫,淋漓悲壮,遂开杜公之家。”(《昭味詹言》)细味全诗六章,本可相树独立成诗,诗人巧妙地用辘轳体的形式把它们组织起来,以前章的结尾做起下章的开头,这个唱叹式的开头,就取消了章的独立性,而使全诗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而又极饶唱叹之音。同时这种章法和句法也具有浓郁的民歌风味。三是虚实相间,情景交融。诗中叙事、写景、抒情相互穿插辉映,借景抒情,取得了兴发感动的艺术效果。再就是运用多种修辞手法如比喻、烘托、陪衬等手法,使全诗具有鲜明的形象性。全诗感情悲怆而笔力刚劲,颇具时代特色,称得上是建安诗中划时代的丰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