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祭天神(叹笑筵歌席轻抛亸)》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祭天神(叹笑筵歌席轻抛亸)

叹笑筵歌席轻抛亸。背孤城、几舍烟村停画舸。更深钓叟归来,数点残灯火。被连绵宿酒醺醺,愁无那。寂寞拥、重衾卧。又闻得、行客扁舟过。篷窗近,兰棹急,好梦还惊破。念平生、单栖踪迹,多感情怀,到此厌厌,向晓披衣坐。

【注释】

《祭天神》:柳永自制曲,《乐章集》注中吕调。观其“篷窗”数句,决非官场场面,当为少年远游之第二年即景德元年(1004)春离杭州赴湖北时作。抛亸:犹抛躲,抛闪。亸,同躲。背孤城:离开城市。孤城,谓边远之城。“几舍”句:在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山村停下船来。更深,夜深。“被连绵”句:谓接连不断喝得醉醺醺的,总是经宿尚未醒。连绵,接连不断。宿酒,宿醉,经宿不醒。无那:无奈。“篷窗”三句:意谓自己将船停在岸边,以船为家,暂作休息,谁知却被夜行船的桨声惊破好梦。篷窗,船窗。兰棹,棹的美称。向晓:到晓。

【评析】

词用情景结合手法。首三句写远离汴京,行役留宿于山野偏僻之境。“更深”二句写深夜晚景。“被连绵”四句写客中无聊,愁寂而眠。下片首四句写客宿江边,以船为舍,行舟惊梦,情景如画。“念平生”四句感慨孤独,终宵不眠。柳词善于写景,惟发抒感慨时,容易限于一己之私情,限制了读者的想象,引起读者之共鸣程度亦因此而受到限制,此乃其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