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浣溪沙·欲寄愁心朔雁边》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浣溪沙

欲寄愁心朔雁边,西风浊酒惨离颜。黄花时节碧云天。古戍烽烟迷斥堠,夕阳村落解鞍鞯。不知征战几人还。

词译

在边塞送客。寒秋苍茫,大地苍茫,你的别情苍茫。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在离别的筵席上,你始终无法做到红尘一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因为,这里的天,是碧云天。这里的地,是黄花地。因为,这里,温一壶离愁,就能将心中的悲伤喝个够。孤帆远影碧空尽。

终于,故人走了。留下一股烽烟,一片夕阳,一座城楼,一件马鞍。有人说,守着它们一生的人,不知道有几个可以生还。

评析

纳兰词多偏婉约一脉,很多词读来忧伤默默,哀婉不尽。然而偏偏他也有几首偏向豪放的词,这首《浣溪沙》就是其中之一。下阕中“古戍烽烟迷斥堠,夕阳村落解鞍鞯”还颇有唐朝边塞诗的味道。然而纳兰毕竟不是岑参那类边塞诗人,唐时的边塞诗是荒凉中透出豪迈,纳兰词却是豪迈转向了凄凉。

这首词写词人使至塞上,又于客中送客,由此联想到长年戍守边关的将士,遂不胜悲悯和伤怀之感。

上阕写客中送客。首句借用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李白这首诗是他听说王昌龄被贬谪为龙标尉后所作,其将自己的“愁心”寄与明月,不仅表现出李王二人的心灵都如明月般纯洁、光明,而且也意喻了只要明月还在,他们二人的友谊就会像皓月一样永远长久。词人引用李白诗句,自然道出了他对友人的一片深情:我将对你的一片情思寄与朔雁,希望它带着我的思念伴你至朔方,聊慰你孤寂的身影。“西风浊酒惨离颜,黄花时节碧云天”两句描述了秋日边地惆怅的离别场景。“西风”句谓秋风中,浊酒一杯,为君饯行,离别的筵宴,不胜忧愁凄苦。“黄花时节碧云天”一句从高低两个角度描绘出寥廓苍茫、萧飒零落的秋景,渲染了离别的苦况,不禁叫人想起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和王实甫《西厢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下阕写边关苍茫凄清之景。由于是塞外送客,且友人也是前往边地,所以别筵罢后,词人不禁想到边地戍守情形。“古戍烽烟迷斥堠,夕阳村落解鞍鞯”即是言此。古戍苍苍,烽火已燃,硝烟顿起,戍卒登楼眺望;残阳西落,军卒夕归,卸去行装,驻扎安营。此二句颇能见出纳兰边塞词的雄浑苍凉。结句“不知征战几人还”,袭用王翰《凉州词》“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表达了对边地士兵的悲悯之情,引人思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