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生查子(短焰剔残花)》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生查子(短焰剔残花)

短焰剔残花,夜久边声寂。倦舞却闻鸡,暗觉青绫湿。天水接冥濛,一角西南白。欲渡浣花溪,远梦轻无力。

【注释】

《生查子》:唐教坊曲。四十字,上下片各两仄韵,多抒发怨抑之情。残花:此谓灯花,烛火燃烧后结成的穗状物。蜡烛久燃之后,烛花渐高,火焰渐短,须把残存的烛花剔去,即所谓“剪烛”。

边声:本指边地特有的声音,亦泛指战场的声音。

倦舞却闻鸡:用东晋著名北伐将领祖逖、刘琨闻鸡起舞的故事,表达刻苦练武、报效国家的志向。

青绫被:青色薄布缝制而成的被子。冥濛:昏暗不明的样子。浣花溪:在四川成都杜甫草堂旁。

【评析】

康熙十二年(1673),康熙帝开始平定以吴三桂为首的三藩叛乱,时年二十岁的性德遂有请缨之志,未获批准。此词或为表达壮志未酬之失落情绪。词中有两个典故值得特别留意,其一是上片的“倦舞却闻鸡”,用东晋著名北伐将领祖逖、刘琨闻鸡起舞故事,表达自己刻苦练武、报效国家的志向。事实上,性德确实是自幼文武双修,骑射俱佳:“上马驰猎,拓弓作霹雳声,无不中。”然而一个“倦”字却又流露出词人空有百般武艺却报国无门的无奈情绪。其二是下片的“欲渡浣花溪”。浣花溪边即杜甫草堂。在古代诗人当中,杜甫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典范。性德或以四川成都浣花溪寄寓他对四川、陕西战场的密切关注。“欲渡浣花溪,远梦轻无力”则抒发了他不能驰马上战场的无奈、失望之情。对此,性德也曾写诗明志:“平生纵有英雄血,无由一溅荆江水。荆江日落振云低,横戈跃马今何时。”(《送荪友》)他认为自己的血管里流着的是八旗子弟的“英雄血”。“荆江”或代指东线湖南湖北的战场,他渴望到前线去“横戈跃马”,只可惜他的满腔热血没有机会抛洒到荆江的战场上。虽为表达同一题材,性德填词谨守婉约本色,抒情语气委婉含蓄,与“横戈跃马今何时”的激昂慷慨比起来,立显诗与词的不同审美风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