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浪淘沙·紫玉拨寒灰》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浪淘沙

紫玉拨寒灰,心字全非。疏帘犹是隔年垂,半卷夕阳红雨入,燕子来时。

回首碧云西,多少心期。短长亭外短长堤。百尺游丝千里梦,无限凄迷。

词译

深夜时分,你径自取来一段红烛,红如牵绊人一生的缱绻缠绵。你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一笔一划地刻上缘字。缘,铭刻在三生石映照的前世今生中,被时光风干成绮丽的传说,嵌在他的灵魂。很美,不是么?

你刻意地把那缘字对向他,点燃。等它化作一池红泪,等缘,四散成空。即便缘灭,你依旧执拗地,不想放手。可心呢?非要等到死,才是罢休么。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天涯路,已望断。他仍未归来。熏香里那一个心字,早已全非。留不住,真的留不住。才发现所有的心愿,全都枉费。成灰。

评析

本篇采用从对方落笔的手法,写春怨,写闺中少妇寂寞无聊,伤春伤情的情状。

上阕写她在室内百无聊赖的情景。“紫玉拨寒灰,心字全非”,“紫玉”即紫玉钗,“寒灰”即心字香烧完之后的冷灰,亦可喻指心如死灰。“心字”就是心字香烧完之后灰烬落在地上构成心字的形状。此句谓只见她拿着紫玉钗拨弄心香的灰烬,把原本那好端端的一个心字模样全都拨弄乱了。

“疏帘犹是隔年垂”,再看那竹帘,自从去年垂下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隔年”,一般用作“下一年”“明年”之义,但也可用作“去年”,比如贺铸《定风波》“露萼鲜浓妆脸靓。相映。隔年情事此门中,粉面不知何处在。无奈,武陵流水卷春空”。联系上下文,便知此处“隔年”当是去年之意。

“半卷夕阳红雨入,燕子来时”,红雨并非红色的雨,而是纷飞的落花,如果用动词来表达,就是“落红如雨”。“半卷夕阳”,“半卷”是承接上一句“疏帘犹是隔年垂”而来,是说这位女子把那垂了很久的帘子半卷了起来,马上便透进了夕阳,也飘进了纷纷的落花。“燕子来时”作为上阕的结语非常巧妙,似乎平淡无奇,但一经思虑,却别有一番滋味,似言燕子来了人却没来,似是在思念着谁。

“回首碧云西,多少心期”,下阕起头,开始转写她所见的室外景象。“心期”即心愿,从上阕看到燕子飞来,转而“回首碧云西”,以“碧云西”来感叹“心期”,自见几分渺茫和惆怅。心期或许在盼着那人能与燕子一同归来,却望断碧云,渺茫无极。

“短长亭外短长堤”,“短长亭外”,为诗词语言,盖为两义:一是送别,二是思归。容若这句是化自宋谭宣子《江城子》“短长亭外短长桥”,只把“桥”字换成了“堤”,大约是押韵之故。

末句“百尺游丝千里梦,无限凄迷”,“游丝”是飘荡的蛛丝,比喻意象就是心思,比如李商隐“几时心绪浑无事,得及游丝百尺长”。游丝长,就是心绪无聊;游丝乱,就是心绪乱。那么在此,心绪的无聊纷乱,又是何为?答案就在“千里梦”里——思念远人。思而不得,无限凄迷。结句“无限凄迷”与发端之“心字全非”相呼应,通篇情景浑融,凄迷动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