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华:日暮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作者: 邵迎武

隔着遥遥的时空之距

凝视

目光交流用宇宙的语义

或许还该笑,唱支送别的歌

请灰天鹅做信徒衔起它

金色地融入夕光

或许该实现非分之想了

将那小船驶往黄金的岸

每天每天经历爱的潮汐

感情也变成大海

悲壮之美

静穆之美

别了,我的太阳

摇动晚霞斑斓的手帕

一路珍重,一路

珍重

牧歌唱晚

我叹息心中的宁静

逐关闭心扉步入恒夜的相思

谁耽于幻想而倦于守候

谁就不免错过

夜,只为缄默地等待而夜

不再吟咏月光,再不吟咏

那片容易进裂的薄薄的冰

从未相许的是我的太阳

永不失约的是我的太阳

马丽华

《日暮》的焦点意象是太阳。这颗太阳既遥远,又亲近;既悲壮,又静穆;既热烈,又深沉。它,是属于马丽华的。

诗一开头,便点出凝视“太阳”的方位(诗人与太阳之间隔着“遥遥的时空之距”),惟其有距离的阻隔,诗人才会产生缩短距离的强烈渴望。缘于此,诗人先是用“充满宇宙的语义”的目光与太阳交流,然后又沉浸于一种超现实的遐思:“唱支送别的歌/请灰天鹅做信使衔起它/金色地融入夕光”;“将那小船驶往黄金的岸。”——但这种遐思并不能消弭“我”与“太阳”间的距离,尽管诗人“每天每天经历爱的潮汐。”

第二节诗人改变了抒情视角,由遐思转为对太阳进行直接的审美观照。诗人从心底赞叹即将融入夜幕的太阳的“悲壮”和“静穆”,并情不自禁地给太阳奉上虔敬的祝祷,而由自己去领受“恒夜的相思”……

这种“相思”因了“缄默地等待、守候”而强化了感情的纯度和力度。诗人坚信:她心中的那颗燃烧着爱之火焰的太阳,一定会从她的企翘中冉冉升起。为此,诗人鄙夷月亮——“那片容易进裂的薄薄的冰”。

“从未相许的是我的太阳,永不失约的是我的太阳”,最后一节虽仅两句,却沉郁顿挫、掷地有声,它使全诗的美学意蕴获得了一个新的升华——诗人罄力以求的,不是那种浅薄庸俗、卿卿我我的爱,而是一种深沉、崇高、默默无望却又热烈执着的爱。正是这种带有悲剧色彩的爱,使诗人的“感情变成大海”并成为建构诗化人生的内驱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