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白马篇》原文鉴赏,抒发报国激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曹植

作者简介

曹植(192—232),字子建,沛国谯(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三国曹魏著名文学家,建安文学代表人物。魏武帝曹操之子,魏文帝曹丕之弟,生前曾为陈王,去世后谥号“思”,因此又称陈思王。后人因他文学上的造诣而将他与曹操、曹丕合称为“三曹”,南朝宋文学家谢灵运评价他“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

题解

这首诗写于曹植的早期阶段,即曹丕被封为太子进而继承王位之前。这一时期,曹植在政治上抱负远大,还没有经历打击和迫害,所以这个阶段的作品,以慷慨激昂、“任气”、“使才”为主。

从汉献帝建安到魏文帝黄初年间,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由于曹氏父子的提倡,汉乐府诗“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现实主义精神得到了继承和发扬。一批身经乱离,目击苦难而又肯正视现实的诗人,不但把社会真相摄入笔底,而且注入自己的真切感情。《白马篇》塑造了一位武艺精绝、忠心报国的白马英雄的形象,抒发了渴望为国家建功立业的理想抱负。

句解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驾驭着白马向西北驰去,马上佩带着金色的马具。有人问他是谁家的孩子,边塞的好男儿游侠骑士。“羁”,马络头。“连翩”,意为飞跑不停的样子。“幽并”指幽州和并州,即今河北、山西和陕西诸省的一部分地区。“游侠儿”指重义轻生的青年男子。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年纪轻轻就离别了家乡,到边塞显身手建立功勋。楛木箭和强弓从不离身,下苦功练就了一身武艺。“垂”指边疆。“宿昔”,昔时,往日。“秉”,持。“楛(hù户)矢”,用楛木做箭杆的箭。“何”意为多么。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拉开弓如满月左右射击,一箭箭中靶心不差毫厘。飞骑射中了“长臂猿”,转身又去射“箭靶”。“控”,引,拉开。“左的”指左方的射击目标。“摧”,毁坏。与下文的“散”(破裂),都有穿透之意。“月支”与“马蹄”都是射贴(箭靶)的名称。“猱”(náo),指猿类,善攀缘,上下如飞。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灵巧敏捷赛猿猴,勇猛剽悍如豹螭。听说边境军情急,侵略者一次次进犯内地。“剽”,行动轻捷。“螭”(chī),是指传说中的猛兽,如龙而黄。“虏”即胡虏,古时对北方少数民族的蔑称。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告急信从北方频频传来,游侠儿催战马跃上高堤。随大军平匈奴直捣敌巢,再回师扫鲜卑驱逐敌骑。“羽檄”,檄是军事方面用于征召的文书,插上羽毛表示军情紧急,所以叫羽檄。“厉马”,奋马、策马的意思。“蹈”,奔赴。“陵”,陵蹈,以武临之。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上战场面对着刀剑的利刃,从不将安和危放在心里。连父母也不能孝顺服侍,更不能顾念那儿女妻子。“怀”是顾惜的意思。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名和姓既列上战士名册,早已经忘掉了个人私利。为国家解危难奋勇献身,看死亡就好像回归故里。“中”,心中。“顾”,念。

评解

在这首诗中,曹植以浓墨重彩描绘了一位武艺高超、渴望为国立功甚至不惜牺牲生命的少年游侠形象,借以抒发自己的报国激情。诗歌的风格雄放,气氛热烈,语言精美,称得上是情调兼胜。

诗歌的起首即用“连翩西北驰”的画面,形象地传达出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接下去写出“幽并游侠儿”的飒爽英姿和高超的武艺,笔墨之间沸腾着一股激越高亢的情绪。

诗人不仅以激情的笔调写出了白马少年的英雄行为,而且以精湛的语言揭示了人物的爱国精神。诗歌的最后几句,道出了白马少年的思想底蕴和壮烈情怀,音哀气壮,声沉调远,大有易水悲歌的遗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