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梈《王氏能远楼》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范梈(1272-1330)元代诗人‍‌‍‍‌‍‌‍‍‍‌‍‍‌‍‍‍‌‍‍‌‍‍‍‌‍‍‍‍‌‍‌‍‌‍‌‍‍‌‍‍‍‍‍‍‍‍‍‌‍‍‌‍‍‌‍‌‍‌‍。字亨父,一字德机‍‌‍‍‌‍‌‍‍‍‌‍‍‌‍‍‍‌‍‍‌‍‍‍‌‍‍‍‍‌‍‌‍‌‍‌‍‍‌‍‍‍‍‍‍‍‍‍‌‍‍‌‍‍‌‍‌‍‌‍。临江清江(今属江西)人‍‌‍‍‌‍‌‍‍‍‌‍‍‌‍‍‍‌‍‍‌‍‍‍‌‍‍‍‍‌‍‌‍‌‍‌‍‍‌‍‍‍‍‍‍‍‍‍‌‍‍‌‍‍‌‍‌‍‌‍。

王氏能远楼

游莫羡天池鹏,归莫间辽东鹤。

人生万事须自为,跬步江山即寥廓。

请君得酒勿少留,为我痛酌

王家能远之高楼。醉捧勾吴匣中剑,

斫断千秋万古愁。沧溟朝旭射燕甸,

桑枝正搭虚窗面。昆仑池上碧桃花,

舞尽东风千万片。千万片,落谁家?

愿倾海水溢流霞。寄谢尊前望乡客,

底须惆怅惜天涯。

此诗本事已不可考,从诗意上看,大约是诗人与友人高楼畅饮,酒后创作的。写意而不写事,是本诗重要特点。把诗人平生豪情,人间乐趣,一气挥写出来。结构营造上颇见匠心:全诗十六句,每四句为一意,一意一韵,平仄交错,蝉联而下,一气呵成,总体上给人以精心构思、精于安排的整体感和寓巧于拙、错落有致的和谐感。开篇第一意,落笔恍从天外来。天池鹏,乃南海大鹏鸟,语出《庄子·逍遥游》,据说它能击水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辽东鹤,指辽东人丁令威,传说他学仙得道,千年始归。二鸟所为,皆神仙举动,非常人所能为。所以诗人说,不必羡慕它们,人生万事都须自作自为,那么每往前迈出哪怕只有半步,即可见出江山寥廓,风光无限。“跬步江山即寥廓”,强调的是胸怀和志趣,是精神的自为,而并不是实际生活中的所获所得。反过来,如果汲汲于功名利禄,拘泥于琐碎小事,即便是跨步江山,漫游江海,也终将感蓟拘谨和局促。“游”、“归”云云,互文见意。以六言句起篇,兔起鹘落,不同凡响,给人以突兀、雄奇之感,一下子揭起全诗。第二层乃收笔眼前,写痛饮王氏能远楼。勾吴匣中剑,指吴地制造的利剑。古以吴剑最为著名,李贺有“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南园(其五)》)著名诗句。这里的“勾”置“吴”前,是发声词,无实际意义,这在歌行体中经常见到。以有形之剑断无形之愁,出语新奇,使诗人消愁的强烈愿望、动作具象化、形象化,鲜明突现出来;“醉捧”二字尤妙,既点出诗人“得酒勿少留”、能远楼“痛酌”的形象,又维妙维肖刻画出诗人捐弃世俗、孤高傲世的品格。此二句实从李白“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宣州谢跳楼饯别校书叔云》)句意脱化而来。不过,李诗“抽刀”与“消愁”之间,只有暗示、暗喻关系,从人们的联想功能当中获得象征意义,而且其结果是“消愁愁更愁”,徒宥无可奈何之叹;范诗则将二意糅为一体,直截了当,语气上斩钉截铁,要“斫断千秋万古愁”,立意较为积极。所以,这里用语用意上均有创新,见出诗人擅长点化古诗的功夫。第三层与第四层意思紧密相联,先将诗意荡漾开去,转而写景,最后结入抒情。“沧溟”句,谓大海上朝阳升起,光照大地;“桑枝”句写阳光普照,窗棂为之生辉,此句还暗用日出扶桑的神话传说,写实景,已藏虚笔。“昆仑”二句,则直写虚幻、悬想之景,景象由实转虚。昆仑池传说是西王母的居所,池上种有碧桃,三千年开花,兰千年结果,吃了可以长生不老。诗人这里的意思是:昆仑池上的碧桃,花开花落,舞尽东风,千年来万年去,可是那千千万万片桃花,究竟有哪一片落到了人间寻常百姓之家?有谁可以沾其仙气长生不老呢?此意乃与开篇“游莫羡天池鹏,归莫问辽东鹤”二句相呼应,仍归为“人生万事须自为”上来。所以诗人大呼“愿倾海水溢流霞”!流霞是神话传说中的仙酒,这里代指美酒。什么天池鹏、辽东鹤,什么西王母、碧桃花,一切都是那么虚无飘渺不可指望,只求樽前常有酒,但愿长醉不愿醒。惟其如此,诗人才希望把那滔滔海水都化作美酒,才能痛饮痛醉,喝个尽兴。结句即以此意寄语思乡的朋友,何必乡愁百结、惆怅无涯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