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吴宫》讽刺晚唐统治者骄奢淫逸诗赏析

作者:李商隐 来源:转载

李商隐:《吴宫》
龙槛沉沉水殿清,禁门深掩断人声。
吴王宴罢满宫醉,日暮水漂花出城!

这是一首咏史诗,借咏史讽谕现实。诗人李商隐生于晚唐,有感于“社稷将危,天下将倾”,乃以诗寄托感慨,警示当权。古人所作众多咏史诗,有不少是讽谕之作。如《隋宫》诗,写“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以炀帝在景华宫征萤火虫数斛,夜出游山,光照山谷,以享乐事,终至败亡。《齐宫》诗,写“永寿兵来夜不尽,金莲无复印中庭。”以南齐废帝东昏侯为徐妃,建金质莲花于地,使她行其上,而娱乐淫逸,抨击了齐帝的荒淫亡国。《览古》诗,写隋、吴、宋、齐的淫乐亡国,《景阳井》诗,写南朝陈后主之亡国。上述这些咏史诗,虽都是同一主题,但所述之事不同,手法不同。李商隐此诗,题目是《吴宫》,专写吴王夫差的荒淫亡国之事。吴宫在今之苏州,市内多水街,有东方威尼斯之称。

诗的第1、2句,“龙槛沉沉水殿清,禁门深掩断人声”:极写如今吴宫,空寂无人。“龙槛”指雕有龙凤图案的临水亭轩。“水殿”:指建筑在浅水上之宫殿(奢侈、淫逸、荒荡得出奇!)。“沉沉”:深邃沉寂,“清”写水之清澄沉静,此句写“龙槛”“水殿”是画文并举,言水边水上之宫殿、亭轩,都是那么深邃沉寂,周围的水域,又是那样清澄沉静。如此描写,突出了当前的吴宫,空寂无人,幽冷深沉。这是从观感来写吴宫。“禁门深掩断人声”是写眼前的宫门之内,悄无人声,这是从听感上来谈。“禁门”指宫门。“深掩”二字,描绘了宫门现在已经无人出入之状。开章两句,留下悬念,为什么宫殿内一片空寂无人?是喻铜驼之悲,确有寄托!

第3句“吴王宴罢满宫醉”,揭示了上面的悬念。前面所写宫廷空寂无人,原来是因“满宫醉”,宫中的人们,皆醉入梦乡,无人再在宫殿御花园歌舞喧笑、宴饮作乐。这“满宫醉”不仅是前面所写宫庭空寂无人的因,而且又可由“满宫醉”中,想象到“醉”前、从前那些狂欢极乐的情状,因此“满宫醉”,揭示了诗的主旨,表达了诗人对帝王淫逸享乐、醉生梦死的批判。“满宫醉”三字,不仅写帝王醉生梦死之状,而且联系吴王夫差拒伍子胥进取之谏,反而信馋言、纳美女、图安乐,迫害忠良,杀伍子胥,终于导致亡国之事,更有淫逸亡国的警世之意。

第4句“日暮水漂花出城”,以日落西山,气息奄奄,御水沟内,残花漂流的景象,暗写了吴之亡国。清人姚培谦点评曰:“花开花落,便是兴亡气象。”(《李义山诗集笺注》)这景象凄凉黯淡,与前两句所写的宫殿内空寂无声,相呼应,画出了一幅“亡国图”,而亡国之因则是“满宫醉”所致。“满宫醉”三字,含多少沉痛于其中,它是警戒现实之语,蕴含着诗人多少忧国之情。这种情感,在《曲江》诗中,亦借典故咏道:“死忆华亭闻唳鹤,老忧王室泣铜驼。”而深深地哀叹。清代屈复曰:“写其醉生梦死,荒淫亡国,借古慨今也!”(引自《玉溪生诗意》)

正是:
醉生者必遭梦死,
梦死者不能复生。
千万要做个好人,
顺天理持守良心。
“满宫醉”丧亡殆尽,
“地平线”朝霞新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