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桦·纪念一朵死去的小花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周广秀

我想起好多年前的冬天

有一朵孤零的小花

低着苍白消瘦的小脸

凄凉地摇曳在铺满荒草的废园

春风和雨水都不能使它丰满

它病了,而且离得那么远

温暖的阳光,乌儿的歌唱

无法来到它的身边

它感到困苦旅途的的艰难

无论哪一个季节哪一个夜晚

没有一个人知道它

没有一个人帮助它

它幼小的身子冰凉地沉睡

雪花覆盖了寂寞的摇篮

只有忧郁同它作伴

依然是那样的冬天,那样的寂然

我的诗歌也不能安慰它的泪眼

我回忆中的小花朵

悲伤的小妹妹

你随着枯叶轻轻飘落

在深深的愁绪中静静长眠

你那已经变成了水的感情

流着淡淡寒冷的清香

憔悴的泥土也轻声哀叹

呵!秘密孱弱的小花朵

被遗忘了的梦的女儿

在你死去的地方

已埋下我炽热纯洁的怀念

柏桦

这首诗共四节。第一节,从两个方面写小花的病弱孤苦。一方面写小花本身病弱:苍白消瘦的小脸;一方面写小花孤苦:在冬天,在铺满荒草的废园,春风雨水离得太远,温暖和歌声不能来到身边。第二节,写小花凄寂无助:不论什么时间,没有人知道它,帮助它,只有凄凉、寂寞、忧郁相伴,作者的诗也不能给小花任何安慰。第三节,写小花愁悒长眠:小花象枯叶一样飘落,带着深深的忧愁,静静地死去。它虽然死了,它感情的清香在冷风中流溢。第四节,写作者对小花的伤怀痛悼:小花是孱弱的,但并没有被遗忘,作者正把自己的怀念埋在小花死去的地方。

对一朵小花的枯死,人们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态度。有的人压根都没有想过一朵小花的死活的特殊意义;有的人也完全可以用优胜劣汰的理论认为这是自然规律的威力,竞争的结果,辩证法的胜利,天下病弱而逝者正多,未尝不值得庆贺。独作者对一朵小花深寄怀念之情,这正是商品经济日益发达的情况下所产生的寂寞感、孤独感的表现,也是受了现代派文学表现自我主张的影响的表现。

自古以来,人们大都认为诗歌风格的博大、高远、昂扬、壮烈、豪放是远胜于纤弱、低沉、细腻、柔密、婉约的。就心理来说,平和温柔应当是人的最基本的特性。就诗来说,纯粹婉约的作品不少,绝对豪放的作品就不多见。苏轼的“大江东去……”高入豪放的云天,但最终还是掉到婉约的深谷。所以应当承认,雷霆万钧固然能振聋发聩,细雨绵密也能滋润万物。这首诗以细腻的笔触描写小花的凄凉、寂寞、孤独、孱弱,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那寂寞地死去的形象,谁能不为之心动,为之低回徘徊。这就是悲惋低沉的诗作的力量。

这是一篇伤逝之作。逝去的是什么呢?一朵小花?一个一朵小花似的小妹妹?都是又都不是。因为这首诗句句写花,又句句拟人,写花似花,拟人象人,可以说花人不分,花人一体。花是柔弱的花,人是病态的人,不论是写花还是写人,作者都是在伤悼一种病弱之美的逝去。也不容否认,这首诗的调子太低沉了,令人悲不自胜,也不见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