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弦上说相思—情爱吟咏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前人有所谓“词为艳科”的说法,目的就是强调词作为一种抒情诗体,特别适于表达男欢女爱一类的题材。可以说,从词体诞生之初,爱情就成为词的主要内容。敦煌曲子词《菩萨蛮》穴枕前发尽千般愿雪、白居易《长相思》穴汴水流雪等,就是早期的爱情词。至花间、南唐,爱情之作更是盛极一时,所作或浓艳或疏宕或旖旎或感伤,无不情思婉转,缠绵动人。


北宋前期,以晏殊、欧阳修为代表的晏欧小令直接继承了花间、南唐风范,以小令的形式描写爱情。和前人相比,这一时期的作品更注重语言的流畅清丽、情韵的深婉含蕴,而且特别注重对人生哲理的思考。其情感的深化,使得爱情词达到了新的思想高度。


北宋中期的柳永、苏轼则在体制和题材上大大拓展了爱情词。柳永以慢词形式抒写爱情,使得爱情词的铺叙、倾诉得以酣畅淋漓。苏轼则往往在爱情词中注入身世之感,美人香草,无事不可言,无意不可入,爱情词的表现空间得以空前扩展。


南渡之后,爱情词不可避免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李清照的怀旧感伤、辛弃疾的比兴寄托都将爱情词带入了新的境界。后期姜夔、吴文英、史达祖的爱情词一反花间与南唐的艳丽,注重风雅比兴,爱情词一变而为含蕴深厚、清丽空灵。


从总体上讲,宋代的爱情词数量庞大,而且写作手法和艺术境界多种多样,堪称百花齐放,是一种高度成熟的艺术品类。


数声,又报芳菲歇。


(tíjué):杜鹃鸟,春末啼叫。


惜春更把残红折。


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永丰柳:唐代长安永丰坊的柳树。这里泛指柳树。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


幺弦:琵琶的第四弦。这里代指琴弦。


天不老,情难绝。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结:双关,字面写丝结,暗喻情思郁结。


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大意〕几声杜鹃的哀啼,又预示着春天过去了。惋惜春光的凋谢,把枝头残花轻折。雨弱风狂,正是梅子泛青的时节。永丰坊里的柳树,整日里飞絮如雪。用不着弹拨琴弦,满腹幽怨,空弦也能诉说。有情的上天终天不老,有情的人儿情思难绝。心儿好似双丝结成的丝网,其中有千千万万个丝结。又度过了一个漫漫长夜,东方未白,夜色冷凝了残月。


〔点评〕这是一首伤春怀人之作。词的上片通过杜鹃悲鸣、春光消歇、雨摧风打、柳絮飘雪等悲凉的暮暮残景,表现伤春情怀,感慨于青春易逝;下片寄语琴弦,矢志永不变心,极言怀人情深,感伤于情思郁结。“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两句,形象地表达了词人对爱情的执著与忠贞。末句一个“凝”字,凝固时空,超越时空,尤其富于情韵。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红笺:一种精美的笺纸。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鸿雁、鱼:古人有雁足传书、鲤鱼传书的说法,这里都指传递书信的信使。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


帘钩:窗帘的挂钩。


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大意〕粉红的信笺,密密的小字,倾吐着平生的情意。虽然有传递书信的信使在旁,满腹的惆怅却难以寄出。斜阳中孤独地倚着西楼,远山正和窗口相对。伊人的倩影不知在哪里,只有那楼前的绿水依旧东流。


〔点评〕这是一首怀人之作。词的上片叙事,讲事情的缘起:主人公收到了心上人的来信,信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向他倾吐着柔情蜜意,但面对信使,主人公却无法表述自己的深情;下片抒情,写主人公独倚西楼的满腹思绪,末两句化用唐代崔护《题都城南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诗意,写物是人非的岁月沧桑之感。词将眼中景、心中意娓娓道出,可谓言浅情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罗幕:丝罗做的帷幕。这里指室内。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谙(ān):了解,熟悉。


朱户:朱红色的门户,指富贵人家。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凋:萎谢。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选


彩笺:指题诗的诗笺。


尺素:指书信。


〔大意〕花园里的菊花笼罩在雾气中像满含哀愁,兰花也像在露中饮泣。堂前渐有微寒,燕子双双离巢飞去。明月不了解人心中的无限离恨,月光通宵达旦地斜穿过屋子照进室内。昨夜秋风吹落了碧绿的树叶,我独上高楼,望断归路。想寄上写满相思之情的诗笺和书信,可是山长水阔,不知道心中的人儿在何处。


〔点评〕这首词写闺中秋思,表现对爱情的执著与一往情深。词的上片用拟人化手法烘托秋日怀人的无限愁苦,将菊、兰、明月都赋予人的情感,营造了一种清丽而冷寂的境界;下片“昨夜西风”三句,写尽对恋人的寻觅、思念的深情,表现了对幸福的执著追求,受到普遍赞赏,王国维更推而广之,以为是人们成就大事业大学问的第一境界。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东坡的第一个妻子王弗卒于治平二年(1065),距写作这首词时正好十年。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千里孤坟:王弗死后葬于四川彭山,此时东坡在密州(今山东诸城),相去数千里。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轩窗:面向走廊所开的窗。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料得:料想。


短松冈:指王弗的墓地。


〔大意〕十年来死生永别,即使不去想,又何尝能够遗忘。孤坟远在千里之外,向谁去倾诉满腹的凄凉。此时此刻,即使相逢,想必你也认不出风尘满面、两鬓如霜的我。昨夜梦中忽然回到家乡,小窗前你正在对镜梳妆。相对默默无言,只有热泪流淌。料想年年岁岁,那明月临照长满短松的小山冈是我伤心断肠的地方。


〔点评〕熙宁八年(1075),苏轼知密州(今山东诸城),写下了这首流传千古的悼亡之词。词的上片写十年的风尘流离,十年的思念之情;下片写梦见亡妻的情境,“小轩窗,正梳妆”,温柔旖旎,反衬出“孤坟”“月夜”的孤凄与悲凉,更感人至深,令人肠断。全词纯用白描手法,语浅情深,是悼亡词的上乘之作。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


却来:再来,又来。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小:歌女名。


两重:暗示心心相印。


心字罗衣:绣有心字图案的绫罗衣裳。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彩云:古代常用于比喻美丽而薄命的女子。这里指小。


〔大意〕醉梦中醒来,高高的楼台紧紧锁闭,重重的帘幕已经沉沉低垂。去年的春愁春恨,此刻又来到心扉。落红满地,孤独的人儿茕茕孑立;细雨霏霏,幸福的燕子双栖双飞。记得当年,初见小,早已两心相许。琵琶弦上,她向我倾吐过相思的情意。当时的明月正如今夜这样皎洁,映照着她如彩云般飘然而去。


〔点评〕这首词是追念歌女小的一首怀旧之作。词的上片写别后的思念,表现作者对感情的执著;下片追忆当年的温馨,表现对往昔欢乐生活的怀念。由于作者将身世之感融入了词中,词作显得含蓄蕴藉、情思悠远。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


彩袖:这里指穿彩衣的歌女。


玉钟:酒杯的美称。


拚(pàn)却:甘愿,不惜。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剩把:尽把。


银(ɡānɡ):指灯。


〔大意〕当年你殷勤地捧上酒杯,我也心甘情愿地为你醉得满面飞红。你翩翩的舞姿送走了楼头明月,你悦耳的歌声唱尽了扇底清风。离别之后,总是想着相逢,不知有多少回与你梦魂相通。今晚点亮银灯将你细细打量,还担心这次相逢又在梦中。


〔点评〕这首词写情人的久别重逢。词的上片写当年欢聚的热闹场面,“舞低”一联工稳清丽;下片写别后的思念以及重逢的惊喜:多少次梦中相逢留下的只有失望,及至真的相逢却又怀疑是在梦中。情真意切,刻骨铭心。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银汉:银河。


迢迢:遥远的样子。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金风:秋风。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鹊桥:相传每年农历七月初七喜鹊在银河上排列成桥,让牛郎织女相会。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大意〕淡淡的云彩摆弄出巧妙的花样,飞驰的流星传递着重重离恨,牵牛织女在夜空中悄悄飞渡辽阔的银河。在秋风秋露里短暂地相聚,便胜过了人世间无数次的欢会。柔情脉脉好似盈盈的春水,相聚的日子如幻如梦,怎么忍心回头看那鹊桥归路?两情如果是天长地久,又何必朝朝暮暮相依相守。


〔点评〕这首词咏写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写景、抒情、议论融为一体。词中喜与哀交融,天上人间融而为一,表现了至纯至真的爱情。“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咏唱爱情的千古名句,它将全词的境界升华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明代沈际飞称之:“七夕以双星会少别多为恨,独谓情长不在朝暮,化腐朽为神奇。”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阊门:苏州城西门,为作者旧居。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梧桐半死:这里指夫妻一生一死。


原上草,露初。旧栖新垄两依依。


(xī):晒干。


旧栖:旧居。


新垄:新坟。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大意〕再次经过阊门,物是人非。


当年一同来到这里,如今为何不能同归?严霜摧残,梧桐半死;鸳鸯失去了伴侣,还在孤独地低飞。原野上青草的露珠已被晒干,旧日的住房和新砌的坟墓依依难舍。躺在空荡荡的床上,听着窗上雨点的滴滴答答声,还有谁深夜挑灯,为我缝补衣衫?


〔点评〕这首词是作者为悼念妻子赵氏而作。词的上片写旧地重游,物是人非,以两则比喻抒发丧妻之痛;下片写思念之情,“两依依”,缠绵悱恻。“谁复挑灯夜补衣”,将夫妻一生贫贱相守的温馨旖旎,凝结在这至为普遍、至为质朴的细节上,情景宛然,感人至深,催人泪下。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凌波:形容女子轻盈的脚步。


横塘:地名,在苏州城外十余里,贺铸有别墅在此。


锦瑟华年谁与度?


锦瑟华年:这里指美好的青春年华。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琐窗:雕有连环形花纹的窗户。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冉冉:形容缓慢飘动的样子。


蘅皋:长满香草的河岸。


若问闲情都几许?


都:总共。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一川:满地一片。


梅子黄时雨:梅子黄熟时节所下的雨,指梅雨。



〔大意〕伊人轻盈的脚步没有来到横塘,我只好目送她翩翩而去。正值青春年华,她会与谁共度时光?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光知道她的去处。暮云渐渐笼罩了江岸,抽笔题下这断肠的诗句。如果要问我此刻有多少闲愁,那满地的烟波蔓草,弥漫全城的柳絮,还有那绵绵无尽的梅雨—数数它们有多少,我的愁与恨就有多少。


〔点评〕这是一首伤春怀人之作。词的上片写惊鸿一瞥的场景,下片写别后的思念。末三句形容相思闲愁的无所不在、永无穷尽,比喻工巧,韵味缠绵,当时曾流传遐迩,作者也由此得名“贺梅子”。黄庭坚曾赞道:“解道江南断肠句,只今惟有贺方回。”


泪湿阑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阑干:纵横交错的样子。


此恨平分取,更无言语空相觑。


相觑(qù):相看。


断雨残云无意绪,寂寞朝朝暮暮。


今夜山深处,断魂分付潮回去。


〔大意〕珠泪纵横,好像带露的花朵;眉峰紧锁,好像碧云凝聚。此情此恨我们二人分担,不再有半句多余的言语,只有无言地默默相对。零落的小雨让人了无情绪,就这样朝朝暮暮享受孤独。今夜此时,乱山深处,只有让我的一缕断魂,陪伴你跟着潮头回去。


〔点评〕这是一首送别词。词的上片写临别之前两人相对无言的凄凉,“更无言语空相觑”,描摹形象细致入微;下片写临别之际的恋恋不舍,“断魂分付潮回去”,柔情万种,缠绵悱恻。《清波杂志》认为毛滂因这首词受知于苏轼,虽然未必准确,但这首词在当时流传很广,是可以肯定的。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


并刀:锋利的刀,山西刀剪以锋利著称。并,地名,今山西太原地区。吴盐:细盐。吴,地名,今浙江地区,其地盛产海盐。按:用盐水浸泡水果,可以去掉酸涩味。


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锦幄:华美的帷幕,这里指女子的闺房。


兽香:香炉中的香烟。兽,铸造为兽形的香炉。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谁行(hánɡ):哪边,什么地方。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去:离开。


直:反正。宋代俗语。


〔大意〕快刀清亮如水,吴盐细细胜雪,纤纤玉指划破了新摘的香橙。兽炉边香气萦绕,闺房里刚刚加温,面对面坐下,调一调久违的琴笙。低声问道:已经过了三更,去哪里住宿?霜意浓,路湿马滑,不如不要离去,反正大路上已经少有行人。


〔点评〕这是一首艳情词。词的上片描绘了闺房之中温馨的场景,下片借女子之口表现依恋难舍之情。词写男女之情,极尽缠绵之致,而无狎亵之态。谭献《词辨》认为它“丽极而清,清极而婉”。


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阑,辘轳牵金井。


皎:洁白。


金井:有雕饰的井栏。


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


炯炯:明亮的样子。


红绵:指枕心。


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


徊徨:彷徨。


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


阑干:横斜的样子。


斗(dǒu)柄:北斗七星中的五至七三颗星,形似斗柄。


〔大意〕月光皎洁,乌鸦误以为天亮栖息不定;五更天快要过了,井台上传来辘轳的汲水声。伊人的双眸亮晶晶的,成串的泪珠打湿了红绵枕。手握着手,秋风吹动着鬓边的头发,依依不舍,多少离别的话因心情愁苦而听不下去。小楼角上,北斗星已经横斜,露重天寒,行人远去,只有远近的晨鸡在相互啼鸣。


〔点评〕这首词写秋天的早晨送别爱人。词的上片写离人枕上所闻,乌啼、残漏、辘轳声将离人惊醒,“唤起”两句极写缠绵之情;下片写离别的凄楚,执手话别,人儿远去,只有鸡声相应。词中情景交融,描写精细入微。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


藤床:藤制的凉床。


纸帐:用藤皮茧纸做成的帐子。


沉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游春意。


三弄:抚弄三曲。这里指笛曲《梅花三弄》。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


疏雨:稀疏的小雨。


萧萧:象声词。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


吹箫人:这里代指丈夫赵明诚。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大意〕清晨一觉醒来,只是了无心绪。玉炉香断,情怀淡如水。何处传来笛声,惊破了游春的兴趣。微风萧萧,细雨飘飘,又催下了多少行泪珠。吹箫人去,肝肠寸断,如今与谁同倚玉楼?纵然折得江南梅花,又有谁可以远寄?


〔点评〕作者这首词托言咏梅,实际上是悼念丈夫赵明诚。词的上片写其疏懒之态,下片写其肠断之情。梅花三弄,惊破春情;梅花堪折,无处可寄。诗人的“无佳思”“情怀如水”,原因即在于此。


红酥手,黄鄊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黄鄊(ténɡ)酒:黄封酒,为当时的宫酒。


宫墙:指绍兴沈园的围墙。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离索:离散。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


(yì):沾湿。


鲛绡(jiāoxiāo):薄纱。这里指手帕。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锦书:书信。


莫:罢了。



〔大意〕红润白嫩的双手捧上黄纸封口的美酒,矮墙边的柳树染得满城春色浓。可叹东风作恶,吹得这欢情离散。几年别离只留下满腹忧愁。是谁酿成了这样的错选春色依旧,人已憔悴消瘦,泪水湿透了手帕,伤心又有何用。桃花飘落,池阁冷落。纵然有山盟海誓在心中,也难以写信诉说选


〔点评〕陆游娶妻唐琬,夫妻恩爱,后被母亲逼迫分手。一次春游沈园时,陆游与唐琬相遇,此时二人已各自成家。陆游题此词于沈园壁上,唐琬读后和词一首,不久以后即郁郁亡故。陆游的这首词上片忆旧,下片抚今,将过去爱情生活的甜美和现在生离的悲苦对应起来表现,“错,错,错”“莫,莫,莫”表现了美满爱情遭到破坏后的痛苦与愤恨以及往事不堪回首的无奈与绝望。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


宝钗分:古代男女分别时将宝钗分为两股,各留一半以作纪念。


桃叶:晋代王献之的爱妾。


南浦:地名。这里泛指送别之地。


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


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更谁劝啼莺声住?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


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


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


却不解带将愁去。


〔大意〕宝钗已经分开,桃叶已经离去,只剩下南浦烟柳迷离。从此以后怕上高楼,怕对那绵绵不绝的风风雨雨。那令人断肠的片片落花,有谁去管?那声声哀啼的黄莺,又有谁去劝它稍稍停歇?看一眼鬓角的花朵,摘下花瓣卜算归期,才簪上,又重数。绫罗帐里,灯光昏暗,睡梦中哽咽低诉:都怨春光带来春愁,春天现在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把春愁一起带去?


〔点评〕据张端义《贵耳集》记载,这首词是作者送别去妾吕氏所作。词借晚春之景,备述相思愁情。词的上片写男子别后的惆怅,下片写女子别后的相思。沈谦《填词杂说》认为它“昵狎温柔,魂销意尽”。有人以为这首词“借闺怨以抒其志”(《蓼园诗选》),也可备一说。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


肥水:源出合肥西南,其东支经合肥入巢湖,其西支经寿县入淮河。


这里指东支。


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红莲夜:指元宵节。红莲,花灯。


〔大意〕肥水东流无穷无尽,在这里种下的相思之恨又何尝不是如此。梦中的倩影还不如画像清晰,鸟啼声又打断了梦里的情景。春风还没有吹绿原野,鬓角却早已布满了丝丝白发。离别得太久,刻骨的哀痛已变得麻木呆痴。年年岁岁的元宵灯夜,两处相思之情只有各自心知。


〔点评〕作者年轻时在合肥有过一段艳遇,二十多年之后的一个元宵之夜,他在梦中再次见到了昔日的情人,可惜伊人的倩影已经相当模糊了。事隔多年,只有两地的相思之情无穷无尽,正如东流的肥水一样。“不成悲”三字写哀痛的深沉,较之少男少女们的卿卿我我,更为哀怨。


门隔花深梦旧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


玉纤:美人的手。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


落絮:飘落的柳絮。


东风临夜冷于秋。


〔大意〕在梦中,回到了曾经难分难舍的地方,夕阳默默无语地照着庭院中狭长的花径,归巢的燕子也在为离别发愁。她轻轻地掀开门帘,送别情人。飘落的柳絮像春天的泪水,月亮躲在云朵后面伤心。春风吹拂的夜晚,凄寒更胜过秋天。


〔点评〕这是一首怀人感梦的词。全词的重点是写离情,但落笔则全在景物描写上。用景物寓写感情,因此这首词显得含蓄,耐人寻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