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武林《秋天的蚊子》

作者: 来源:

秋天的蚊子,有毒。

有生活常识和经验的人,都那么说。

蚊子是个讨厌的东西,讨厌到我都不想去了解和研究它的生活习性和生活规律。

蚊子,苍蝇,老鼠,都为人类所憎恶。

犹记小时候,在乡村,蚊子是个偷袭者,总是趁人昏昏欲睡之时,嘤嘤嗡嗡来袭扰,无论是白天,还是深夜。就像战争片中的敌机一样,趁我毫无防备之时偷袭,狂轰滥炸。一般情况下,它总是能得逞,得意地唱着歌儿凯旋而归。

那时候的蚊子,个头小,灵巧,视力稍有不济,便无从发现,只能闻其声,而难见其影。

蚊子似乎是个鬼精灵,知道人的薄弱环节在何处。比如鼻尖,比如脸蛋,比如脚尖,比如手背。当你感觉到皮肤上有针尖扎一样的疼痛时,蚊子早已有所察觉。你的手拍自己的鼻子,拍自己的脸蛋之时,蚊子早已逃之夭夭。

鼻子被拍酸了,眼睛被拍花了,脸蛋被拍疼了。可惜,蚊子毫发未损。余下的,就是自己的愤怒、沮丧、尴尬、生气、可笑了。

蚊子似乎是一个高明的导演,专拍人自己打自己的镜头。

印象中,儿时的蚊子,不仅个头小,灵巧,机敏,而且也不贪心。美滋滋地吸上你几口血,赶紧另换一个地方下嘴。犹如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一样。所以,它们丧命的机会很少。

但是,现在花园里的蚊子,好像升级换代了一样,个头大,黑色,身上还带着白点,尤其是腿,比原来的蚊子要长一倍都不止。

秋天以后,草地上,花园里,蚊子几乎都是成群结队的。人血是它们的美餐。它们和人一样,对美食也是一往情深的。

我在园子里干活的时候,蚊子成群结队,蜂拥而至。胳膊上,腿上,少则几只,多则十几只,黑压压一大片。一巴掌拍下去准能拍死好几只,鲜血淋淋的。

这些蚊子非常贪心,只要它叮住你的皮肤,绝对不会松口的。只要它没吃饱喝足,绝对不会逃跑的。

所以,它们也是短命的。

我小时候遇到的蚊子,可以算是战斗机,被蚊子叮一口,有尖锐的疼痛感。秋天花园里的蚊子,很像二战时候的轰炸机,叮人一口,倒有点小小的麻木感,但毒性大,很快,皮肤上便会出现一个大包。

秋天的蚊子,是秋天花园的特产。它们像是花园的主人一样,拒绝他人侵入。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奇妙,美好总是与丑陋相伴的。只不过我们喜欢谈论花朵的芬芳,不愿意谈蚊子的丑陋罢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