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伟《驻足丝路上的酒泉》

作者:韩伟 来源:原创

飞云湖百丈飞瀑

第一次见你

飞云湖百丈飞瀑,

感觉你就是那海龙王的发簪;

不用"遥看",

只听声响,

便知道你是毫不犹豫地扑身而下。

有了你,这里便没有了天涯海角鹿回头的想往,

你想"挂"都是挂不住的,

除非画家用笔将你挂在墙上……

飞流直下三千尺,

你的勇敢,惊得大地和诗人李白都轰轰然、昏昏然,

还有谁再言犹犹豫豫,推三阻四呢,

若即若离的请趁早走开,

不要让跃起的鲤鱼都低看!

粉身碎骨一次又何妨,

义无反顾的归处总是祖国的东方;

你不仅能够早迎日出,

而且自会有那去见海龙王的东海小龙王

欣喜而自豪地将你顶在脑门上!

丝路金秋的胡杨叶

这么远的路

我乘联想电脑显示屏上的光标

从伯温故里

浙江文成的百年红枫古道赶来酒泉

看你

丝路金秋的胡杨叶啊,你真是堪比文成枫叶

果真耐看

简直就是燃烧祖国西部荒凉大漠的火焰

颤抖的火焰 闪闪烁烁

阳光下,只见一群枣红马挤跑在丝路的戈壁山坡

喧嚣的声浪席卷惊天的雷鸣

欢欣的心跳标点西部屯垦的进步

我仿佛再次听到从浙江伯温故里飘来的

传承中华文化血脉之歌……

托克逊的风

托克逊,号称"风城",距达坂城五六十公里,生产新疆名酒白粮液……

--作者题记

一出葡萄城--吐鲁番,

车便被风推送着俯冲向托克逊这个风城,

司机嬉笑着:

嘿!连车都急着要喝白粮液!

托克逊这个地方哟!

一切都是风在演变。

托克逊人习以为常没有了感觉,

其实风已 经他们 塑造多年,

当第一阵风没法用尘土掩埋他们的顽强,

他们便从此将风踩踏在脚板,

成了不踏风火轮的哪吒,

马路上,舞厅里,多少交错的脚步,

踏出了风城人特有的思想,

风,从此服了托克逊,

于是,四面八方的风,

汇集托克逊逗留回转,

有带着葡萄花粉甜味的风,

有带着哈密瓜汁香气的风,

有南来的风,

有北往的风,

各种风在这里凝固升华

风城人便采收风里溶着的葡萄花粉的甜,

流着的哈密瓜汁的香,

酿造出白粮液酒的香醇琼浆!

在这风的故乡哟,

自由和创新的欢望正如飞鸟起航!

眼睛被风引领,

生活便走向高远。

在树被风吹弯成风向标的箭头下,

我看见一小女孩正在伸出两手演示

小鸟奋飞的翅膀。

她的裙摆正驾驭着鼓鼓的风,

可以想象,托克逊的风在她刚会走路时,

就一定驮起过她奋飞的向往。

托克逊的风是不用花钱买的动力,

失去了想象力的人都应该来托克逊啊,

喝一口风城之风酿造的白粮特,

胸中便涌出战胜一切的顽强!

被风洗过的风城姑娘的眸子亮哟!

闪烁着风向标一样的光芒。

当年,西部歌王想必没来过托克逊,

否则,他一定会谱一首"托克逊姑娘",

达坂城的姑娘只是辫子飘逸耐看,

托克逊的姑娘才真正沉鱼落雁。

这丝路古道大漠风养育的女儿哟,

竟有如大漠中的海市蜃楼一般的容颜。

来风城托克逊吧,朋友!

托克逊的风正把你期盼。

畅饮过托克逊的风,

你便会真正明白:

即便脚下是大漠荒滩,

拓荒者也一样畅饮生活的甘、蜜、香、甜!

我向你致敬,沙漠中的胡杨

深入新疆南疆的沙漠地带,在塔里木河灌溉不到的地方,常常能发现成片成片的死了的胡杨林。有一天,发现了一片挺立在那死了的胡杨林。维吾尔向导说:看到这景观,你得赶快离开,因为最顽强的生命在这里都被扼杀了……而我面对这死了的胡杨,感到的却是一种心灵的震撼。

题记

在祖国的边防,在塔里木河都被沙漠

吞噬掉的旧河道旁,

我发现了一片枯死的胡杨。

考古学家说:它们已死去百年,

然而几百年的狂风都没使之倒下,

它们仍手挽手地挺立着,

为祖国,为绿洲,

站成一排阻挡风沙的屏障。

啊,沙漠中的胡杨,我向你致敬,

你是边防战卒不屈的灵魂啊,

你是拓荒猛勇长年的守望!

当年一定是这样的:当祖国需要守卫,

你便扎根在了边疆,

没有食粮,只有把根扎得很深很深,

才能吸收到塔河母亲从地下传输的给养。

每天相伴的除了酷热、严寒,便是风沙,

甚至听不到一句小鸟的歌唱。

然而你却并不难过,常常摆动着自己的

叶为生命歌唱,

哪里最贫瘠,

我便到哪里生长;

哪里是边疆,

我便在哪里守防。

后来塔河改道了,你的根再深扎十寸,

也吸不到生命的琼浆,

于是你枯死了,风沙咆哮着想越过你,

而你却象那牧羊贝加尔湖畔的苏武,

生活在人们都不相信还会有生命存在的地方,

哪怕被划入死亡花名册了,也要握着

使节鞭挺立在自己的岗位和土地上,

站成一组让敌人望之胆寒,攻之却步的

守卫者的群像。

如今,大批的石油大军开到了这里,

人们和我一样在你面前伫立了,

他们钦佩你比人类早几个世纪

对地下油田的勘现和守望

更愿把你作为最有使命感的战士塑像树立心间,

激发开拓和向上。

现在这里巳没有谁再看到你便想起危机和恐怖,

人们都说:最有价值的守望莫过于沙漠中的胡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