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庶《徐庶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年关

一场雪的初恋被挡在关外

掌心的火焰燃烧成一朵腊梅

有些东西掩饰不住叫出声来

日历上的12月雪花掩门

跨过去,化作一只燕子

有时候,被衔住是幸福的

虫子春心荡漾

这一关,咬住半生葫芦

褪掉这身外表冰冷的狼皮

我不上早朝,不占梁山

只做酒匪饮尽万亩泊水

时间

看到芙蓉,我才明白已是深秋

捎点什么给你呢

今冬北京飘下的第一片雪花你得接住

你若打开

便可听到我砰砰的心跳

花朵的微笑是给众人的

每一个酒窝都格外妖艳

喜鹊给人的鸣唱也都一个样

那就折叠一盒时间捎给你吧

雪花院子里簌簌飘落

看它们一片一片内疚死去,直至泪眼模糊

杏雨飞扬

一片一片,杏雨飞扬

每扔一片,就有一次叫人心碎的等待

深秋,它一定是在数着秒针咬牙

咬一口,磕掉一颗,落黄一片

也就揪心一次

如此醉心的等,醉心的望

直至,忧虑粉身碎骨

没人去捡拾那些永不闭眼的思念

没人愿意去惊动那些永不结果的云雨

清晨,有鸟轻轻惊飞

思雨

一场雨落在江南,落在姗姗的雪花中

我在江北眺水,浑身被淋湿

我在江北的脚板被淋湿

我丢在江南的思念被淋湿

我知道,我丢的雨水兜在你灿烂的酒窝里

你“扑哧”一声

便会飞出一群鲜艳的杜鹃

杜鹃认得来路,傍晚遍地春风醒来

我听到了浪花席卷般的叩门声

重庆

我霸占了朝天门,并非霸占了重庆

我不要两条绝情而去的苍龙

我只渴望一锅热情似火的红油

我霸占了重庆,并非霸占了你

麻有麻的好,辣有辣的妙

舌尖上的毛肚,需要燃烧的火球

我霸占了你,并非霸占了爱情

叶落飘飞,满城黄金

对于车水马龙,粒粒皆是过客

我霸占了爱情,并非霸占了拥有

长江嘉陵江的拥抱属于朝天门

不属于匆匆的来去

演员

一会穿着别人的笑声

尖叫别人的尖叫

一会穿着别人的哭泣

悲伤别人的悲伤

剧场里长出一地

名叫虚情和慈悲的

春笋

方向

树木被我们随手栽在那里

一生都在艳羡别人的行走

得宽恕它们见风就点头哈腰

还得宽恕它们夜里墨守成规

一有阳光就见光倒

没有方向就是它们的方向

做一棵无路可走的树多好

不用担心千万条路一不小心走错了路

沙洲

沙洲送走潮汐

送走江上归人偷偷渡来的千年月色

又是一个看似风平浪静的唐朝

迎着潮水低头的灌木抬头了

在汹涌的水下把自己折叠成一叶轻舟

隐身在时间之外

其实植物比人类更有韧性

唐风牵着宋韵

草鞋和空杯,扔得遍地

脚印被秋风吹破又发芽,真相和虚伪颠倒了黑白

面对看得见的事物

其实不需要像一朵浪花那样叫什么

更不需要像一块礁石那样抱残守缺

哦,浑身圆滑的沙石缘何世代遗传

寒战

一片杏叶蝴蝶般的飞翔

一片红枫姑娘般的翘望

全都囚进小小的画框

我是这个秋天最狠心的郎

我想听听

躺在框里的翅膀

是怎样抖落一地的忧伤

我看到一只只彩蝶

迎着秋风哀唱

它们在框外久久心疼

疼得秋天禁不住一阵寒战

黑白

一口咬住的是白的,被吸干了血吐出的是黑的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看不见的颜色也是黑的

黑妞的牙齿是个例外,黑到极致的心就是白的

黑不是白的颠倒,是把万物都染黑了自然就白了

怀抱

枝头的果实悬着

只待秋天一个怀抱

如我一生的期许

哪怕一脚

踏空

踏空的思念并不空虚

比如踏上一地飞鸟

扑哧扑哧遍地惊飞

捕捞

我撒一张网

在这个欲望横流的秋

捕捞

一地金黄的奢侈

一些果子还没来得及开花

忍俊不禁就怀春了

我是个起早赶路摸黑归家的人

家徒四壁,伸手不见五指

嘭嘭嘭嘭——有飞鸟卸下翅膀

灯盏

杜鹃花是深秋点亮的灯盏

我轻轻地来

看它一声一声泣血

错过采摘,石榴在枝头枯成一具蜡像

它抱住一团火

向着来路,微笑,低头

有些泪花不适合下酒

有些念想不适合打开

荒凉

杂草向着炊烟的方向挤过去

故乡就要无路可走了

那些冻得瑟瑟发抖的泥土

抱成一团便成了僵硬的石头

一些人离开了,一些人躲进了石碑

荒凉是最茂盛的庄稼

馒头

铺开,擀条,切块

一团面被肆意搓来搓去

最后,经过高温

打肿脸,充胖子

还赐予一个好听的名字:馒头

满街都是起早的人

打肿脸,充胖子

嚼着别人的悲伤,津津有味

发光的人

我们发着光走在田坎上

把别人照亮

别人唱着喜鹊的歌

喜鹊内心嘹亮,也跟着歌唱

歌声一茬一茬长在田里

夜色扑腾扑腾飞起来

往事如一粒粒晶亮的稻米

火炉

我是一轮假寐的太阳

只要你轻轻靠近,便会害羞

你伸出的双手要拥抱什么

枝头的喜鹊实在多嘴

它看到了你掌心的秘密花朵般绽开

这样的话

躲在一团沉睡的火中比让人惦记更容易

刻骨一次,铭心一生

丰盛小醉

红高粱挤出的奶水

刚好淹过烤烤酒作坊少妇的门眉

师傅刚脱掉月色的上半身

我只细细呷了一口

便醉得

不省春秋

2

孝善广场的枯井

还吊着一声呼救

千年驿站的马蹄笃笃跑过

井并没淹死

水轱辘还在吱吱嘎嘎唠叨

一根麻绳紧紧系住了

晚清的落日和

响马

3

七彩森林不生产森林

生产了一排名叫寂寞的水泥桌凳

人工池子里不长金鱼

也不长带倒钩的诱饵

蘑菇一样的石磨长了出来

水流涓细

如村姑白嫩嫩的吆喝

4

福寿街99号,再往前编一圈

八旬陈竹编就给自己编个满分了

筲萁、斗笠、锅盖

都是他顺手从竹子里取出来的

筲萁什么都盛,唯盛不住几句漏风的话

斗笠专门和头过不去

锅盖更得把煮熟的鸭子给捂住

一生清高的竹子

被一把篾刀使劲儿掏啊掏

掏出一地高高在上的玩物

徐庶

重庆作协会员、沙区作协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渝报》副总编。作品见《诗刊》《星星》《诗潮》《诗林》《绿风》《作品》《散文诗》《青年作家》等。入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等选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