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贝《耶路撒冷》

作者:鲍贝 来源:原创

独白

他不喜欢说话

偶尔与人说事

也只坚持用自己的方式

他认为真正的辩证法

只用来和自己争吵,然后

在针锋相对中变成

独白

黎明前

彻骨的寒风将他冻醒

他一边走向窗户,一边责怪自己

睡前怎么就忘了关窗

回到床上,发现猫不在了

他涨红了脸,陷入绝望

说多少遍了

晚上不要出去

可就是不听……

仿佛在数落一个女人

他又把窗子打开

对着黑夜一次又一次地

自言自语

你自己回来吧

我再也不生你气了

如果你还不肯回头

我就把梯子踢掉

到你去不了的地方去

耶利哥古城

在我抵达之前,耶利哥古城

已经荒芜了一万年

比时间更苍老

与海平线一样高

我在旷野中独自漫游

仿佛随时都会遇到摩西

一抬头,被试探山挡住

耶稣就坐在这座山上拒食四十天

他对魔鬼说——

“神不可以被试探”

这里的荒漠

只会长出石头

在荒漠里生活的人们

比石头更石头

他们从来不说灵魂如风、行走如风

所有的灵魂和行走

都是石头

有个阿拉伯人追上我

青灰色长袍扬起一路沙尘

他要卖石头给我

说是猫眼石

自远古时代开始

它便长在这片荒漠里

我听过它的传说

是一种神秘主义饰物

他索价昂贵

我带的谢克尔不多,第纳尔

也不足以支付

但他拒绝美金和人民币

仿佛不允许自己娶回一个远隔重洋的

异族女子为妻

我叹息着,继续前行

继续和神秘主义无缘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遥远,孤寂

我穿过月亮、穿过太阳、穿过风

穿过沙漠与海洋

口袋里装满青橄榄

还有一只流浪的柠檬

它一直跟着我

从青涩到成熟

我已走到耶路撒冷

站在宇宙的中心

可是我知道

无论我如何靠近

哪怕耗尽我所有的岁月

也走不到耶路撒冷

我离哭墙仅两米之遥

有位老人颤抖着身体

双手扶墙,默然祈祷

哭泣如遥远的海浪

拍打着我心的堤岸

我穿过月亮、穿过太阳、穿过风

穿过沙漠与海洋

在耶稣的橄榄山上

我看见死亡一直在等我

长在山谷里的几株野梅

你经常进山

只为去看一看那几株野梅

此刻,你又站在你们共同的地方

独自呼吸

而梅花早已凋零

这是最后一次了——你每次都这么说

在古老的石拱桥上,你坐着

山风吹落了几片树叶

沉寂的心立即掉进幽秘的深谷里

身边有清泉流过,满山坡的大树

在黑色的土壤里盘根错节

山道上已长出青苔

世俗的赏花人不会经过这里

没有人的干扰,梅花便开得狂野而纵情

仿佛晨雾里,被爱情笼罩的脸一样飞花

其中一朵,栖息在你的水墨里

引誘,并传播着痛苦

你不停地画着

虽然,你知道无论如何也画不出

那几株梅的野韵与无忧

如同打碎了的镜子

永远也不可能随同你的创作复原

雨种植在十万亩田野上

猛烈的一阵雨

仿佛种植在十万亩田野上

开始向上生长,鱼鳞似的铺天盖地

密集的程度令你恐慌

这片雨

曾被喻为“上帝的蛇”

因为它无尽的引诱,使十万亩油菜花疯狂绽放

像上帝的手点燃起一场金光闪闪的大火

你和她,一夜间变得枝繁叶茂

在彼此的枝杈间找到了前世的脉搏

是否雨水过于殷勤

熄灭的大火仍残留着满目灰烬

手一碰就能被灼伤

你带着看透人世的锋利的目光

像法官一样审核每一场如约而至的雨水

看它们如何描绘春天,又如何

描绘奢侈与别离

你一半的灵魂,和雨水和吹过田野上的风相融

另外一半,却在一万年前就被

钉在一根写满禁忌的水泥柱上

那辆被雨水打湿的自行车

在你身边掉了链条

你锈迹斑斑的鼻子,已闻不到

一丝爱与温暖的消息

只有一天比一天更为残废的沉默

大片的水光里,仿佛流出丝绸

流出丝绸撕裂时梦幻和战栗的声音

还有踩着云朵降临的膜拜、恐惧,与迷恋

你,仍然没有在阴郁错乱的窗帘后

找回现世安稳的筋脉

你的目光,在每一滴雨珠的表情里穿过

每一滴记忆,都似蝎子的一螫

一遍遍疼痛,一遍遍在疼痛中苏醒

苏醒又恍惚——

在剥落的时间里,你所获得的停滞与安宁

事实上,只是一场更为深长的漂泊

每一个日子都在孕育阴湿、沉重

深陷在比睡眠更黑的泥泞里

卡萨布兰卡的夜晚

卡萨布兰卡的夜晚

一场雨刚刚走过

瑞克咖啡馆里烛光摇曳

爱情在流转

我坐在角落里,发间

仍有雨水未干

咖啡散发着香甜的苦味

多少人曾经到过这里

多少人又转身离去

摩洛哥的夜风,吹拂着流浪的心

坠入爱河的人依然说着我爱你

我也曾经捧起童话书,脸带微笑

永远以前我们就已经学会爱,学会做梦

再一次次从梦中醒来

谁还记得昨天的那个吻

生活里已没有瑞克,也没有伊尔莎

战争的炮火

将古老的爱情一举歼灭

只留下一座咖啡馆供人回味

瑞克老去的声音

一遍又一遍地向人诉说着消逝的爱情故事

“世上有那么多城市

城市里有那么多咖啡馆,而她

却走进了我的”

登上珠穆朗瑪峰去干什么

又一群人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他们在接受记者采访

话筒很忙

不时被传来传去

想说的话太多

大屏幕上是用生命记录下来的雪峰

白茫茫一片

如天堂

又如海拔八千八百四十四米高的地狱

他们刚从那座峰顶下来

和死神擦肩而过的脸

闪耀着无上的荣光

其中一个队友

却留在了那儿

成为永远的路标

到底为了什么

非要登上珠穆朗玛峰

突然沉默,是因为被无数次问起

关于挑战,关于理想,关于征服……

我坐在台下

有个小孩坐在我身边

大约七八岁

手指着那一群人大声说出

“他们爬上去是为了去拍照的”

我惊讶地转过脸去

就像注视一个巨大的真理

羊皮袄

大昭寺广场上

一个蓬头披发的男人经过我

他斜挎着的羊皮袄大得惊人

甩在肩膀上的那只空袖管

可以装进一头壮羊

皮子上的磨损、破旧、褶皱和臭味

是一首看得见的诗

它是草原,是西部,是英雄

是骑在马背上的康巴汉子

酥油灯

姑娘的长发梳着一千条彩辫

她跑过来兜售她的铜器和珠宝

她羞涩地笑着

只会说她家乡的方言

一张口便可闻到青草香

我选中一个小铜器

线条流畅,造型像孔雀

也像古代的盛酒器

我不知它到底有什么用

也不知道它的名字

买下它,只为姑娘怯怯的盛情

在旅馆的院子里

一个叫达娃的男孩告诉我

这是一盏灯

是圣徒用来供在佛前的酥油灯

我的内心立即被照亮

在可可西里

冬天

在可可西里

比梦更像梦

白茫茫的雪原

藏羚羊随处可见

天光照不亮远处的雪山

大地混沌,没有边界

也分不清天与地

风声如雷吼

狂扯着我的衣裳

风在头顶咆哮的时候

仿佛有人在云上哭

我不曾躲过阴雨如箭

也不曾躲过黑夜的囚禁

无边的空旷里

暗藏着我的此刻和远方

我正从另一个星球归来

在一间不复存在的旅馆房间里

把自己洗亮

我已拥有空空荡荡的品质

有些词在帮我补天

有些词在推我奔赴

打开内心的密码

试图书写一个人的浪迹天涯

却无从描述我的梦境

就像诗歌诞生时

我只能

一言不发

小木屋

我在深山里

造了一栋小木屋

清晨蛐蛐歌唱

蝴蝶在溪涧自由飞翔

鸟儿在树梢上忙个不停

晚霞起时,丛林尽染

麻雀的翅膀织满了玫红色的光

我在林间撒满花种,

花儿会随着季节自由绽放

屋后的那棵梅

落雪时结出苞蕾

一直开到春天,岁岁年年

陪我慢慢变老

竹影摇曳

桐花落满台阶

我还会种上蔷薇和紫藤

看它们疯狂地占领墙壁

连木格窗也开出花朵

一朵小花,一片叶子

从门缝里探头进来

风起时

它们就敲门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当晚风吹动林间

蝴蝶和蜜蜂追逐着花蕊

我听见了天籁

抬头是蔚蓝的天

星辰浩瀚,月光如水

而我

不染一尘

本栏责编 李青风

邮箱:sdwxlqf@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