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小青《东南西北客——住旅馆之四》经典散文全集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东南西北客

——住旅馆之四

常住旅馆,结交东南西北客,也或者并不结交谁,只是萍水相逢,今夜既过,明日便拜拜,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出门住旅馆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文坛某会,便会有吃着同一碗饭的同行们合住一屋,会有很多的话题。至于性格经历年纪什么,也许是差不了很多,也许是差得很多,但这都无妨。我在文坛上的一些女友,多半就是住旅馆住出来的,白天开会旅游紧紧张张,没有时间多说什么,到了晚上,我们就很随便地谈谈说说。谈什么都好,说什么都开心,我们常常在异乡的旅馆里建立起一种淡淡的但却真诚的友情。也许在这一次分手以后,从此不再碰面,但是互相之间已经把对方印在心里,也许并不很深,但是从此心里有一个你。我想,这也是人生的一种补充方式罢。

我也常常单身出门住旅馆。有一阵我一个人在南京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二人间的另外一张床,几乎每天换一个房客,于是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内容,回答问题和提出问题。先说说自己的情况,哪里来的,来做什么,来了几天,什么时候走,提问的大体上也是这些,你是哪里来的,来做什么,住几天等等,一般的交流就到此为止也行了。也有饶舌的,没完没了地追着你聊天,一边把电视开了,一边和你说话,她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告诉她我是作协的,就说,呀,作协,好单位。如果你表现出不愿意回答更多的问题,她也能明白,于是就说自己。她会主动告诉你她的孩子上几年级了,她的丈夫是怎么回事儿,你开始打呵欠,她全然无知,你开始收拾床铺,当然也许并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只是暗示一下罢,她就会看看表,说,早着呢,下面还有一部电视连续剧。然后问你有没有看过这部电视,你若说没有看过,她就给你作剧情介绍;你若说看过的,她就问你的感想等等,反正缠得你生厌。但回头想想,这饶舌不是正给你的沉闷的旅馆生活平添出一些意趣呢。也有特别内向的,一言不发,抱着一本书闷看,或者拿了毛线出来结织,你问她想不想看某个电视剧,她也没有明确表示;你说你夜里若是饿了我有饼干,她朝你看看,好像听不懂。总之,你和她同住你真觉得有些压抑,其实她也不是对你有什么想法,只是人各有性,她不愿意多说什么就让她自在着,不应强求;也或者她的内心有些说不出口的烦恼,那更是应该让她拥有一小块属于她自己的安静的时间。有的人一到就有一大堆的人找来,问寒问暖,送吃的送用的,说话聊天没个完;也有的人夜里打起呼来惊心动魄,虽然是女人,恐怕也是不让须眉;也有人一人住旅馆,引来许多洗澡的人。这样住旅馆,可真是见多识广,见怪不怪,什么样的人都能遇上,什么样的人都能接触,也许这正是一个观察社会了解人生的好机会呢。可惜到现在为止,在我的小说作品里还未有一个人物的影子来之于旅馆。对于同住的房客,我只是把她们当作一个同住的旅客而已,没有别的想法,我自己也和她们中间的任何人一样,只是一个出门在外的游子,需要的只是互相帮助,而不是别的什么。我总觉得,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你能真诚待人,人家也会真诚地待你。有一回和我同住的是外地的一名记者,她犯了急性肠胃炎,临睡时我对她说,夜里要是有什么事,你叫醒我。她谢过我,我就睡了。一觉睡到天亮,看她脸色铁青地躺在床上,我问夜里怎么样,她说胃疼得很厉害,几次想叫醒我,可是看我睡得很香,几次都没有忍心叫我,就这么熬过来了。她说她一边熬一边很害怕,不知会出什么事情,后来看到天渐渐地亮了,才松了口气,我听了竟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人住旅馆可以很孤独,也可以不孤独,东南西北客,哪怕只是擦肩而过,哪怕只是萍水相逢,也哪怕从此各奔东西再无相遇之日,但是他们都可以是你的朋友,只要相处得好,人与人之间就会有真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