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的歌唱》李景超散文赏析

作者:李景超 来源:原创

迎春花是初春的小星星,把寒冷甩到身后,迫不及待地走在春天方阵的前列,而蝴蝶还躺在暖巢里不愿出来。迎春花还是小鸟的喙,刚嚼开蛋壳,低声叫着,惹人爱怜。空气很薄,露珠正凉。迎春花不忍心叫醒石缝中嫩草的清梦。

风越吹越温柔,苦涩的老树枝开始泛绿,大地干裂的嘴唇慢慢变得丰润起来,小河臃肿的腰慢慢变得苗条。春风的舌头尝到了泥土里淡淡的香甜,阳光给房屋、庄稼及花草都镀上了金边,月光是过滤过好多遍的梦想,不冷不热,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春雨不爱喧哗,默默用自己的恒心和实力说话,走过唐宋,穿过明清,来到当下,提醒人们:不要永远停留在痛苦里不能自拔!

有一响没一响的春雷,唯恐别人忘记,用自己的余音警示,不去绕梁,只炸响在天庭,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不响便罢,一响就惊心动魄,让人记忆犹新。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蓝天上的白云惊得四处乱飞。地上的马群羊群在河边一边饮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我们的影子怎么一会儿在天上一会儿在水里?急着做妈妈的母鸡,脸憋得通红通红,不停地告诉左邻右舍:我下蛋了,我下蛋了!

醒来了的虫子变成春天蹦蹦跳跳的标点符号。花蕊和嫩芽在村院田野沟坡吐出一连串的省略号。经过千辛万苦才归来的候鸟,拍打着翅膀,像一群大括号,要括住春天的甜蜜。杏花和桃花总是嫌春风春雨春鸟表达得不够充分,用一排排一行行感叹号昭示人们,把朝霞和晚霞都聚拢过来,分明是体内的激情燃烧不已。

春风刚饮醉了酒,时而踩着高跷而来,时而滚爬着而来,从儿童的万花筒里,从村歌民谣谚语俗语的万花筒里,看绿毯花毯铺地,赏花朵漫天遍野。绿竹青松翠柏永远是最忠贞的读者,深知泥土的沧桑和温情,先睹为快,精读细读,细嚼慢咽。最优秀的鉴赏家是杨柳,年年岁岁,他们来得不早不晚,正好。

站在春天,思念要比庄稼丰盛,渴望要比花朵鲜艳。一同睡醒的花儿鸟儿昆虫多了几许隐秘的心跳,大麦小麦大葱蒜苗聆听着什么,听着听着,少年跑出身体,收藏了好几本朦胧唯美的记忆。

多么想扯住春的手指,不让她继续往前走,可是没有办法阻止她,她竟把你的魂早早地勾引去了。

春,说不完赏不尽的春哦!

夏天是处于青春年华的男男女女,已经从懵懂少年走了出来。渐渐升温的雨水,多么像邻家小妹的洗发露,飘散着花朵一样的香味。有的种子还在做着有温度和力度的梦,可有些庄稼已经在一个劲地拔节生长,咯叭咯叭作响,刺激着蜜蜂和蝴蝶的中枢神经,使它们忙来忙去,彻夜无眠。红蓝蜻蜓怀揣激动的心跳,排着长队,停栖在青春的笠帽上,稳卧在嫩嫩的荷尖上。

一些不知名的花刚刚谢幕,石榴花就穿着火红的裙子登场。村民纷纷整理谷仓,总是在梦里笑响。夏风吹开田野丰满的乳房,露出的羞涩都在抽穗灌浆。弯弯的镰刀闪烁着农人勤劳友善的光芒,长势喜人的甜蜜不加节制地疯狂。喜鹊依旧保持着优雅的气质,彩蝶和彩霞比赛着给丰收的庄稼梳妆。

镰刀走过,大地开始瘦身。布谷鸟爱情的种子已经发芽。野鸡野兔野鸭慌忙地寻找新住所,不是在水边,就是在沟旁。田鼠更加忙碌,在地下扩大着自己的粮仓。蚯蚓辛勤地翻着泥土。庄稼即使累弯了腰,仍不忘感恩大地的包容和润泽,依旧谦卑地汇报自己的感悟和思想。

槐树如千手观音那样美,滴着粒粒清香。露水悄悄把星星带回家。萤火虫在白天高兴不起来,就到夜里自造光芒。尽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夏天依旧守身如玉,做着一个又一个丰满温馨的梦。

破门而入的暑气打破沙锅也要问清自己小名的来历。凉爽异常金贵,午后壁虎的孤独和金鱼的寂静都是世间的美,心静自然凉,水成了入心入骨的柔软绸子。一把扇子就让人懂得世态怎样炎凉,人情如何冷暖。爱的沸点多么像烧红的思念,翅膀的力量多么像母亲呵护的顽强,大地的温度多么像父亲无声的爱与暖。

一首好诗是一捆柴火,和噼啪燃烧的火炉媲美。任何植物动物都汩汩流淌着所有的能量,汗水和汁液一如体内开采出的钻石及金矿。

打谷场里成片的粮食,如同躺在父亲赤裸的胸膛。三伏天的秘密很难收藏,沸腾的盐霜和充血的瞳孔无言中泄露出隐喻。血泪和汗水一齐走到后台,台前只听到热烈的掌声和宁静的心跳。

夏天,很美,给人的沉思有很多。

蒲公英终于吐絮结籽了,终于看透了云卷云舒。寒蝉的确累了,也没忘记做最后最好的歌唱,多么像老艺术家,一生忠贞并耕耘于自己的艺术园地。

风开始愈来愈单薄,如薄荷般清凉,嘹亮透明的歌声似乎飘满原野。一种成熟而优雅的美深入骨髓,醍醐灌顶,直抵生命深处。

万千树木挂满大小果实,沉默无言。星辰点亮夜空,从不自卑。蜜蜂一直微笑着、忙碌着,早已忘记苦和累,披星戴月,从早到晚。虫鸣更加撩人心弦。老人的皱纹好似盛满鱼虾的湖,荡着美妙无比的涟漪。野菊在远方点亮灯盏,闪烁无眠。大雁唱着深沉的长歌,列队飞往南国。只要大雨不来,蟋蟀总是走向前台,亮起歌喉,还要来段迪斯科。穿着新衣的种子正抓紧时间寻找安身之所,只有个别不合群的姐妹,成为剩女,还是不愿走下枝头,好像要为谁断后。

太阳早已脱去漂白的汗衫,换上潇洒飘逸的毛呢大衣,含情脉脉地俯视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丹桂不管这些,不后悔自己,心底被唤醒浓浓的渴望,到了井喷时期,不香则已,一香就冲天香,袭人肺腑,让人过目难忘。大豆、高粱、花生及红薯都找到了婆家,只有恋母情结很重的白菊迟迟不愿出嫁,似要跟天上的白云和地上的棉花一比高低,宁可抱着枝头枯萎,也不愿离开母亲的怀抱。

看到父亲爬满皱纹的额头,就想起金黄的果实高挂枝头;看到母亲结满老茧的双手,就忘不掉金色收成后面的汗水。桔子和柿子都点燃醉人的诗情画意。玉米棒不怕小虫们前来骚扰,依旧笑着欣赏白云、蓝天和夕阳。大白菜的风纪扣扣得真紧,不愿一丝秋风进来倾诉苦恼。露和霜不是泪,也不是伤,那是秋姑纯洁的心和蜜甜的糖,只对懂她的有心人敞开胸怀,一同向季节深处走去。

秋,让人越思越深越思越远的秋。

冬的到来让人容易想到更多的温暖细节,也让人更容易想到健康多么重要。星星在寒冷中也要点亮灯火。月亮守身如玉, 保持着自身的皎洁。风先去讽刺野草,接着又挖苦零星开着的小花,还打击飘零的落叶,恨不得一次把小树的筋骨掐断。

雪实在看不惯风的无理,从天空纷纷而降,她与大地签订造福世间的合同,带来扶贫济困的漫天钞票。太阳羞红着脸一出来,雪花的眼泪就流到了梅花的心里。梅花用自己的私房钱,再次买下粉妆玉砌的庭院,修出一条白玉铺就的道路。银装素裹的河山是梅花怒放的背景,冬天开业的生意被雪花和梅花渲染得好不热闹。

冬至到了,寄给祖先的信函是墓前那一团红火的慰藉。冰再厚也冻不结笑的存折,风再大也吹不走心窝的暖和心头的香。喝西北风的瘦马只要不放弃,总能找到归家的路,一路走来,把老家的炊烟踩得生疼。乌鸦依然幸灾乐祸。老鹰依旧想着黑黑的心事。湖水的脸好像鳄鱼的脸,让胆颤心惊的小鸟四处逃散。

钟声敲打着不灭的信念,踌躇满志地走进新年,幸福的预付款越来越多,渴望的理想越来越丰满,收获的喜悦一节比一节甘甜。四季的支票都流进青山绿水的私房,新年的鞭炮不再愁眉苦脸,生命的锣鼓越敲越响。瑞雪又兆丰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