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涯《细小的事物里暗藏宇宙》

作者:东涯 来源:原创

细小的事物

细小的事物里暗藏宇宙

不可对针尖和芒刺,对灰烬里的

火星,对红船,对瘦骨

对蝴蝶的一次振翅,对心脏在寂静之中的

跳动……抱有轻慢之心

细小的事物里繁星闪烁,每一颗的内部

都有海洋深处的浪潮在涌动

青驼寺

沙漠的那边就是绿洲

在生灵几罄的大漠,唯有

驼铃,孤影和信条

我爱青驼的双翅:形而上的精神

自由意志

而青驼寺,不只有钟声,礼佛

还有:仲丘故城,烽火台,革命旧址

“红色的翅膀自黑暗中升起”

与溪谷、山岳、海洋交相辉映

我深信,是青驼内部隐藏的秘密

创造了光和世界

注:青驼寺位于临沂市沂南县青驼镇境内。

曾是抗战时期山东省工会成立之处,

是有名的红色遗迹。

在意義的丛林里

无法得到完全的平息,那枪支

制造的孔洞

深嵌在时间的骨架上,在无数的肉身上

双重痛苦所撕裂的创口

深过世上所有的涧壑

无法用即景抒情

取代火焰在地表的行走。战争的问题

并不等同于革命的问题

对于沉疴和暗疾

需要有刮骨疗伤的勇气。需要

用热爱表达热爱

比如现在,我正亲历一场战役

正把自己变成枪膛

吞咽蛰伏的子弹

所说的还远远不够,我因为缺陷

而拙于言表

但在意义的丛林里,我看见

磁铁给铁屑赋予了形状

罗盘在阴晦中,指引着航线

当金属的声音破开黑暗

我看见了……浪尖上的亮光

致和平

历史就像药片

吞咽,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就像太阳吞咽黑夜

海湾吞咽风暴

画布吞咽浩大又动荡不安的景致

血肉之躯,吞咽悲凉的

英雄主义,吞咽穿梭的子弹

棋盘吞咽生死

镜子吞咽肖像,和虚无

一切终将安静下来

不再以仇恨或恩德打搅心灵

仿佛故地重游

仿佛故地重游。这里草木葳蕤

这里的山水让我倾心

抚一下恐龙的腿骨化石,手心里

就有了上亿年的风云

争战过的地方,现已成为遗址

幸存下来的部分,有些在古银杏的根系里

还有一些,残存在古城墙

从那出土的黑陶,那破碎的裂痕,那时间的

脆骨上,我看到了

价值和命运

仿佛故地重游,只需把酒言欢,不谈荣耀:

与腰缠金条的讨米人①

还有那歃血为盟的好兄弟②

【注】①江苏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启耀在领导游击战争时身上有游击队作活动经费的金条。

他在战斗中被冲散,与部队失去联系,靠乞讨度日,却完整保存着这笔经费,最后交给组织。

②1935年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率中央红军先遣队通过大凉山彝族聚居区时,与彝族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小叶丹派人护送红军顺利通过百里彝族区,为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赢得了宝贵时间。

路在改变我们

荒僻的小路,会通向广阔的天地

远方的地平线作为新边界

将打开无穷的空间

无所畏惧的

晨光,势必瓦解暗影……

难以预知的进程总是值得期待

“比鹰更快,比狮子还强”——

鲜血因真理而流淌

在废墟之上

开出红色的花朵

光辉

孟良崮的夏天清风徐来,清风

徐来的树阴下

坟茔密布,恍若星辰

那黑色的大理石,那雕刻的

五角星,那即使死亡

也不能使之消逝的光辉……

站在崮顶可远眺泰山

在这岱崮之地,每一座朴素的墓碑下

都安放着殊胜泰山的灵魂

注:孟良崮战役是国共内战期间的一次

大规模运动战和阵地战相结合的战役

全歼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

是转变华东战局的关键一战

被陈毅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纪念日

——写于革命陈列馆

“纪念日的颂歌是一首诗篇,纪念

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们。”

——阿米亥

1

仿佛无涯荒野中

辽远回荡的鸟鸣,每一场战争记忆

都被时间赋予了相似的命运:

经历记忆的一代

有些化为尘土,有些已经迟暮

但这并非结束的幻觉——当我走进他们

像摩涅莫绪涅①

从历史的词典中破译记忆密码

2

年轮是树的记忆,波纹

是水的记忆

沉积的矿物质是死海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齿轮与世界

咬合的痕迹

而丙申年之夏,在陈列馆

我发现它又是

从天灾、人祸与匪患中突围的记忆

3

时间的记忆又是什么?

是在永恒的岁月中

不断产生,又不断消亡的皱纹吗?

4

……皱纹,是一种世界语言,对应着

风云变幻的脸

把皱纹描写为沟壑,如同

用青苔或锈迹暗示时间一样缺乏创意

喻指为历史也并不新奇

它以裂痕的方式,分割着时间版块

又以曲线的围合力

回归圆满,仿佛仪式

5

处于仪式中的那位老人,需要仰视可见

他在黑白照片中

须眉皆白,皱纹里:有烟与火

刀光与剑影

有鹰隼

从雪山之巅,带来凛冽的高空之气——

关乎生命、信念与未来

6

就在那一瞬间,我启动了他的

记忆机制:

用手推车,运送

云霓和飞鸟,它们有乌拉诺斯②的翅膀

用土枪驱逐斑鬣狗,永世的仇敌;

用奈米西斯③的剑

阻断入侵者的邪恶之路;用曲谱

祭奠战友们,他们

像旗帜,留在了永恒的高地上

箫声咽

音尘绝,西风残照啊——

我与心爱的姑娘,在战火中天人两隔

她遗留的圆木梳

慰藉着我每一个静默的瞬间

7

如今硝烟已逝

记忆中,岁月残痕犹在

关于敌人与朋友的问题

仿佛已经不是问题

灾黎和饿殍,业已成为暗黑时代的标志

伤口没有恶化,也没有痊愈

它以奇特的方式

告诉我们:

战争所带来的

惊惧与绝望

并非缅怀与忏悔可以消解

一定有一种力量,像神的手

拨乱世,反诸正,不再有

哀艳的战火,迫不得已的分离,以及

……仓促的死亡

【注】①摩涅莫绪涅,希腊神话里的记忆女神,也是古老的时间之神。

②乌拉诺斯,希腊神话中的天空之神,象征希望与未来。

③奈米西斯,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

献给七月的辞章

太浅陋的抒情让我羞愧

但现在是七月,大地一片葱郁

油绿的橄榄枝伸向蓝天

闪着银光的鸽哨

遍布每一处城市和村庄

与我们同行的人民,磨亮笑声

他们要去肥沃的土地,把滴滴汗水

当作来年的种子播撒

当晨曦交汇鲜亮的波光

丰收的号子沿着

古老的运河,黄海荡漾的

万顷碧波,江南丝绸的光洁绚丽

沿着帕米尔雪原,闪烁的星座

一路向我们走来

而我们,不只是做一粒粮食

一块砖,或者甘愿牺牲的片瓦

如柯平所说,我们需要将内心的东西

赋予舷的刻度

在物質的海洋里,需要有

自由的愿望,火焰写下的诗篇

现在是七月,我的祖国,有服章

之美,山川之秀

有九州之广,和谐之贵

从熹微的曙光到辉煌的照耀——

正好是七月,我在祖国北方

湛蓝的晴空之下抒写

对大地的深情

果实长在音乐的树上,船只在海面

自信地航行。我的母亲

脸庞沉静,穿过黑暗的眼睛真明亮

正好是七月,“和平进入了

我们所有的家园

我们的家园占据了各个角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