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康《沉博艳丽复回旋》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我触摸到了黄河的体温

我无数次站立在地图前,眺望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专注而痴迷。我也曾无数次梦见自己向黄河涉水而去,旅程漫长而繁丰。穿越日升月落的轨迹,穿越花开叶落的声音,穿越四季的风霜雨雪,还有嘈杂的市声俗语,我走得很慢很慢,但我一直在前进,以一滴水的方式和速度前进。

我在夜晚启程,轻轻起身,一遍又一遍检点行囊。我满满的行囊里装的全都是对黄河的思念。风尘仆仆,我从淮河岸边一路走来,带着湿漉漉的水汽。来不及整理纷繁的思绪,来不及倾诉一腔衷肠,黄河的气息在瞬间攫住了我的心,黄河的波涛穿透了我的四肢百骸。沿着河堤,我向离母亲河最近的水边走去。

虚踩在温软的浮土和绿草之上,我情不自禁地弯腰俯身,伸出手无限深情地掬起一捧浊黄的河水。此时,与我一同俯身掬水的,还有我随身携带的历史和记忆。刹那间,我的心灵触摸到了黄河的体温。用力盈拥,有柔韧坚硬的物质硌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那是黄河的骨骼。一股温热的流动的物质溢出我的指缝,那是黄河的血液。

从我十指缝隙间滑落的河水,又会被谁捧进手心里呢?太阳和月亮永远在河水中轮回,水流千转万转,不变的是那颗属于宇宙的赤子之心。久久地站立那里,久久地与黄河交换着眼神。在黄河的瞳仁里,我凝视着自己。那一刻,我是无邪的,谦卑的,宛若沉浸在深挚感念里的纯真的孩童。面对着养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面对着含着盈盈恩泽和无尽寓意的神一样的眸子,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黄河巨大而温暖的怀抱里,我微小而敏感的身躯被慢慢醺醉,慢慢融化。浮躁倦怠的心,被温热的河水洗礼之后,宁静、舒畅而又安详。时间凝固了,生命凝固了,这样的感觉真好。我的心灵与黄河的心灵紧紧偎依,我想起了所有的过往。从巴颜喀拉山流下的不是雪融化的水,而是上苍洗礼过的哺育龙的传人的甘甜的乳汁,清澈得如同婴孩纯洁的瞳仁。

那梦中飞翔的精灵,拨动了我的心弦。从第一颗水珠起步,河水就包含了无私奉献的精神。目睹千年兴衰的巨浪,传递着历史的神秘,尽显中华民族不屈的气势。海纳百川的胸怀令人敬重,涤洗万千生灵的尘垢,不惜纳百污而滋养众生。有了大公无私的精神,才有了源远流长的波澜壮阔;有了斩不断的奉献情怀,才有了昼夜不息恒久不竭的热血沸腾;有了崇高的致远的理想,才有了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魂魄。

年幼时,父亲指着地图上的“几”字对我说:“这是我们的母亲河。”从发源地到入海口,其间需要多少时间,又要经历多少艰辛曲折的历程?整个流域生长的根根系系,都涌动着母亲河的挚爱与奉献。黄河穿越的不仅是北国广阔的疆土,更贯通了一个民族的精神品格。它决昆仑、淹雁赛、闯龙门、夺中条,直奔大海。它从千沟万壑中跋涉而来,挟带着大地金黄的厚重的地皮,染黄了炎黄子孙的肤色,溶进了与大地耳鬓厮磨而产生的温热的情感。

黄河是一位博大精深的百科全书式的学问家,黄河也是一位具有无穷原创力的创造者,黄河还是一位比哥伦布伟大的发现者。来到世间,它就彰显天意灌溉万世,广施福泽培育万物,养活了华夏万民。黄河秉持了“参天地、赞化育”的大道,利天下而不自利一分,育万物而不独占一物,真正做到了为天地工作,为众生操劳。

黄河,这位时光的穿越者和目击者,见过始祖鸟,见过恐龙纪,见过炎帝见过黄帝,见过尧舜禹,见过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见过陈胜吴广,见过太平天國,见过上下五千年星光璀璨的先贤圣哲和文人墨客。静坐水边深思的老子,采集黄河的精华道出了千古箴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徘徊复徘徊的孔子,凝视着河水滔滔远去的身影,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句:“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王之涣登上鹳雀楼极目远眺,吟诵出了貌似平白实质意境深厚,传至今日依然鲜活如初的诗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在中华民族沉重的灾难面前,音乐家光未然和抗敌演剧队的热血青年们,站在船头唱着嘹亮的号子,在黄河的佑护下闯过了激流闯过了险滩,在惊心动魄中抵达彼岸。这给光未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以黄河之水一泻千里的态势,写下了震撼一个民族心魂的《黄河大合唱》。第七乐章高昂激烈的《保卫黄河》,给中华儿女带来了无穷的力量,凝聚成一个民族的信念。

参天大树把根须扎进大地稳稳当当地攥紧泥土,巨大的树冠高昂起头颅,迎着狂风骤雨呼啸着。《黄河大合唱》将一个民族聚集起来的力量,一下子爆发了出来。那排山倒海的气势,让希望和信仰变得无比坚定。曲作者冼星海说:“这种雄亮的救亡歌声为中国几千年来所没有,而群众能受它的激荡更加坚决地抵抗和团结,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一件音乐奇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黄河静静地流淌着,静静地滋养着大地和生活在大地之上的人们。一百多年前,美国自然主义哲学家爱默生在《论自然的美》中十分动情地揭示了河流之美:“说真的,一条河流实在就是一条画廊,它每个月都要隆重推出一个画展。”

我沿着河堤欣赏着母亲河推出的画展。蓝天白云之下,漫山遍野浓绿如染的麦苗随风舞动,酝酿着旺盛的生机和绵长的情韵。麦苗与那些葳蕤的蔓生植物,以及茂盛的树木们联起手来,把零散分布的村庄农舍团团环抱。这种祥和温馨的情景,让我的心灵生出无以言表的眷恋和感恩。

一大簇一大簇五颜六色的野花,随性而又随意地自得其乐地开着,仿佛商量好了似的。这里一丛洁白的,那里一丛淡紫的,还有远处一片金黄的,开得欢天喜地,开得千娇百媚。花朵小巧清幽,疏影横斜,给黄河母亲别上了美丽的胸花。在一大丛开得仿佛要冒出紫色烟雾的花朵前,我轻轻地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指柔柔地抚摸着它们紫色的笑靥,将鼻子凑到跟前,淡淡的清香沁入肌骨。

在河湾那水天相连的地方,碧绿的蒹葭无拘无束地舒展开双臂,紧贴着从容的流水,清香的风和沉默的鱼儿……密集的芦苇像屏障一样保护着河畔。翠影深处,一切归于宁谧,没有一丝嘈杂,时间停滞了,心跳停止了。

在茫茫芦苇的呵拥下,一位美妙绝伦的女子迈着古典的步伐轻轻地走来。她安静地伫立着,款款地低着头,只有黑色的长发和雾一般轻柔的裙衫,在风里飘拂着,掀开了《诗经》中的一页:“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佳人呀,我多么渴望涉水而过,与你十指相扣携手相牵。黄河营造的如诗如画的意境,无数次从澄净而空灵的山水中浮上心头,在心灵的幽径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彩痕。爱和美的幼苗,静静地生长着。

在黄河入海口,河流像扇面似的铺展了开来,慢慢地,缓缓地,和湛蓝的渤海衔接了起来,走向了无边无际的浩瀚。衔接处,浑浊的河水与蓝色的海水融为一体。河边飞翔的野鸭和海上盘旋的海鸥,证实了黄河与大海交汇的所在。满面吹拂的是黄河清新的泥土气息,鼻翼翁动的却是略带咸味的海风。

我已经拜访过黄河,黄河也亲认过我。这条浓情地流淌着大地血浆的河流,流进了我的脉管,在我的身体里奔腾。我无法不像风一样地怀念它,每到深夜,我的枕边总会响起千万里之外的黄河的隐隐水声。

为生命保鲜

“我时常逃向大自然的怀抱,以便在这儿能使我跟别人分离开来,从而在大自然庇护下,不受他们的影响,破除同他们的联系。”1792年7月2日,黑格尔在给女友的信中如是说。

世界上最優美雅致的韵律、最神圣严密的逻辑、最博大深沉的情怀,无不孕育于黑格尔所说的神秘美妙的大自然。无论哲学、科学、美学,还是艺术,大自然都是它们觉悟的摇篮。

为了获得大自然的精神濡染,为了恢复生命的清新感,为了御下尘嚣的重负抵达生命原初的家园,我们千里迢迢奔向山东东营,一切只为园博园。园博园中曲水画廊、拱桥围墙、楼台亭榭、花草树木,组合成一片灵魂的光合地带。

园中大片大片衔首相连的郁金香,形成艳丽无比的煌煌接天的景象。它们半舒着鲜绡似的形如金钟的花瓣,中心探出嫩黄纤细的蕊丝儿,使你感受到花朵的丰满与中空。绿叶将红如火黄似金白似雪棕紫如玛瑙的花朵,款款地佑护住。挺直的茎一遇微风,便袅娜地摇曳起来,牵动着游人深情的心。世间所有的鲜美都集中在杂色奇异斑斓的花朵上。阳光柔媚的手指,温润地触动每一层构思。

数不胜数的一大片一大片盛开的郁金香,娉娉婷婷地立在清晨恬静的光辉里,微笑着露出觚齿,任游客停下脚步来亲它,逗它,和它合影留念,为它无端癫狂。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汉代朱公叔的《郁金赋》:“岁朱明之首月兮,步南园以回眺。览草木之纷葩兮,美斯华之英妙。布绿叶而挺心,吐芳荣而发曜。众华烂以俱发,郁金邈其无双。比光荣于秋菊,齐英茂乎春松。远而望之,粲若罗星出云垂;近而观之,晔若丹桂曜湘涯。赫乎扈扈,萋兮猗猗。清风逍遥,芳越景移,上灼朝日,下映兰池。观兹荣之瑰异,副欢情之所望。折英华以饰首,曜静女之仪光。瞻百草之青青,羌朝荣而夕零。美郁金之纯伟,独弥日而久停。晨露未晞,微风肃清。增妙容之美丽,发朱颜之荧荧。作椒芳之珍玩,超众葩之独灵。”此赋将郁金香与秋菊、青松、丹桂等进行比兴,淋漓尽致地道出了郁金香千娇百媚的万种风情。

萋萋芳草织成了绿丝绒似的厚薄如一的坪地,美艳的郁金香镶嵌出彩色边纹。微风拂过,花丛在一片嫩绿中泛起细细的眩目的涟漪,使人的心壁上飘浮起参差的叶影,迷离的花影。沿着郁金香夹道欢迎的石阶而上,转过杜鹃花丛,我们被引到了迎春花前。

众芳争妍,令惊艳的游人目不暇接。迎春花一串串地竞赛着绽放,富丽堂皇得不留余地给绿叶,一枝枝伸向高空,如同喷着金黄色的花瓣的飞泉。海棠树高花繁,淡淡的风姿令我左顾右盼,忘却了同伴启程的脚步。此刻,我多想化为一只蜜蜂畅游众芳,亲了这朵亲那朵,怎么亲也亲不够。丁香美得清纯,让人一见倾心。淡紫色的四个花瓣,辐射出一个个椭圆。淡绿的叶子下垂着,下垂着,垂成了心的形状。簇簇繁花压弯了细枝,成串成串地倒挂在枝头。经过它们身边,怎能不去亲她,宠她,逗她哩。

走进荷泽园,紫色的红色的粉红的雪白的牡丹争先恐后,前赴后继地向我们涌来,恣意地怒放着。它们排成方阵摆出造型,从天际滔滔而来,又顺天际滚滚而去,使人心动神摇,惊心动魂。登上石阶极目远眺,星罗棋布的槐树布下了八卦阵,蜿蜒不绝,与各种花树遥相呼应,连成一片。怕破坏了阵形,槐树没有移动脚步,派花朵的香去拜访周围的树木。那些白里透着绿的花朵,散发着缕缕清香,不停地出发、返回,又出发、返回,不知疲倦地周而复始着。它们像长着翅膀的小天使,互相问候。醉人的馨香流淌进每一个角落,人浮在香气里,香气缕缕浸入进了心田。深思冥想,我做起了白日梦,连梦里都氤氲着一树一树浓郁的槐花香。张晓风用极富想象力的才情将纯洁甜润的花色和浓烈满溢的芳香相牵连,诗意而绝妙地写道:“那种柔和的白色是大桶的牛奶里勾上那么一点子蜜,在阳光的炙烤中凿出一条香味的河。”虽然这是对栀子花诗意有趣的描绘,但用到素洁雅致的槐花身上,或许更加合适。人类与槐花的款款深情,融融于心,像两个本不相干的路人,经想象的手相牵,脉脉温情溢满彼此的心。

同为天地灵气所育,灼灼群芳轮流争妍一季。那些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疏疏密密地散布在园博园中的树,无一例外地都支撑着千古。绿树舒展着枝叶,鼓足了劲儿一起奔跑向天空。满眼是铺天盖地的绿,无涯无尽的绿,或如涌涛,或如屏障,或如烟花,仿佛天上的云朵都映染上了一丝绿色。整个园博园,仿佛法国印象派画家绘就的巨大的绿池塘,四面八方铺满了绿。醉醺醺的浓酽的碧绿,涉世未深的嫩绿,天真明媚的浅绿,成熟端庄的深绿,历经沧桑的灰绿,在光与影中颤抖着,张扬着。层层叠叠的绿色,举起了丰富峥嵘的生命,举起了蓬勃的季节。绿叶们在风天、雨天、晴天,在清晨、黄昏、夜晚,你挨着我,我挨着你,不停地做着加减乘除,衬托着红的、黄的、紫的、蓝的,各种颜色的花朵,或反光或投影叠加在一起,形成了蔚为壮观的五彩缤纷的海洋。满树满树的绿叶如成千上万的小巴掌,在为花儿,为人类,为这个精彩的世界鼓掌。树是长在大地上的鸟儿,拍打着翅膀向着天空飞去。鸟儿和树儿一起谱写了赞美春天的交响诗。

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和人类的善感心灵缔造了美。尼采在《人性的,太人性的》一文中指出:“最高贵的美是这样一种美,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烈的醉人的进攻(这种美容易引起反感)。相反,它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人几乎不知不觉把它带走,一度在梦中与它重逢,可是在它悄悄久留我们心中之后,它就完全占有了我们,使人们的眼睛饱含泪水,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憧憬——在观照美时我们渴望什么?渴望自己也成为美的:我们以为必定有许多幸福与此相联。”

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王因娶不到满意的皇后而苦恼。一天,他在森林边邂逅了一位纤尘不染的姑娘,一见钟情之下要立她为后。姑娘提出了嫁给国王的唯一条件:每天下午允许她独自回一趟森林。国王答应了姑娘的请求。年轻的王后在给国王生儿育女之余,协调着宫里宫外的大事小事,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妥妥帖帖,从不忧伤,从不烦躁,从未发过脾气。20年后,儿女已经长大成人,人到中年的王后还和当初一样,年轻、甜美、鲜亮。国王怀疑自己娶的是个仙女,她每天必去森林是为了施以魔法。有天,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国王,尾随王后来到了大森林。他发现王后走到一条山泉旁,弯腰掬起一捧溪水洗了洗脸,站起又在林间草地上闻闻花香,看看流云,听听鸟鸣……尔后,她便神采奕奕地微笑着走出了大森林。国王终于明白了由凡人成为“仙女”的秘密:让自己永远宛如处子、婴儿,必须回到大自然的怀抱。那一刻,她不是王后,不是母亲,什么社会身份都没有,她只是她自己,她只是回到生命原初状态的她自己。

放弃俗尘万斛,寻找一方精神寓所,这是王后生命保鲜的秘密。鲜花灼灼,草木葳蕤,山清水秀,鸟语虫鸣的园博园,就是我们芸芸众生生命保鲜的最佳栖息地。

大地上的童话世界

千万年里,渤海的潮汐在这里涨涨落落,一切归于平静之后,留下了茫茫无垠的盐碱滩。芦苇坚韧地植根于这片泥泞的沼泽之中,开始了千万年的生命旅程。一望无际的芦苇,像一群群纤腰袅娜的女子,相拥相携着在风中悠然起舞。它们从遥远的地平线那边漫过来,荡漾起绿色的蓬勃的涟漪。涟漪抚弄着裙衫,它们温柔地微笑着聆听生命拔节的絮语。居住在黄河口的人们,用生存中积攒下来的智慧,保护着这片湿地,保护着芦苇的绿色的静美,保护着千千万万迁徙的鸟儿的梦中家园。

风中漾动的水纹似五线谱上流淌的音符悠悠扩散,于春阳炫目的反光下闪烁着幽亮的飘影,像艺术家飘飞起伏的思绪,柔软而又坚韧。密集的芦苇编织成屏风,把这一弯盐碱地环护着。重叠的苇影睡在碧玉般的涟漪中,闪闪的光色充满了新鲜的绿意,丰富着黄河口的表情,澄莹而宁静。芦苇染绿的滩岸,闪过鸟儿灰白的翅影。茂盛的水草丛中发出了细微的脆响,是游鱼轻柔的低吟,宛如琴弦上滑过的颤指。丰沃的原野上的嘹亮的歌声,永远难以抵达如此曼妙的境界。

厌倦了城市高楼林立的鸟儿,在我的头顶播撒下一串串圆润的乐音。任性的它们从来不带身份证,也没有过办理绿卡的念头,只顾穿越碧天朗月,遍访三山五岳,饮朝露兮餐落英。朝露滋润了鸟儿婉转的歌喉,它们能吟善唱,洒落的一串串音符晶亮如银,圆润如露。无数白色的、黑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灰色的鸟儿,在芦苇丛中跳跃着嬉闹着呼朋引伴,它们的音符随着苇叶上滚动的露珠滴落着。或啁啁啾啾,短促而明快;或叽叽喳喳,清脆而婉转;或咯咕咯咕,粗犷而凝重;间或千啼百啭,像管、弦、筝、箫……诸类乐器合奏的交响曲。我睁大眼睛倾听鸟儿的歌唱寻找它们的翅影,屏声静气聆听被纯净的碧波清洗过的纯粹的鸟语,心灵深处滋生出温暖喜悦安宁的情愫。

在绿翡翠似的湖水中,两只黑天鹅静静地睡着了。它们交颈相亲,合翼而眠。那熟睡的姿态像从仙界下凡的安琪儿。它俩飞越过牧草苍苍的蒙古高原,飞越过冰雪覆盖的大兴安岭,飞越过浊浪排空的黄河,终于找到了这方无残酷的霜刀雪剑,无嘈杂的鸡鸣犬吠,无喧闹的市声俗语,亦无风无雨波澜不兴的碧水。栖身如此静美的地方,多好。

碧蓝碧蓝的天空为它们铺撒亮丽的云锦,一望无垠的大地为它们奉献取之不尽的菽粟。众鸟在芦苇丛中放声歌唱,欢迎王者的归来。伴侣忠诚的爱与旅途幸福的回忆,划过玲珑的小脑袋充盈于心。清澈的春水洗去了风尘仆仆的旅途的劳顿,丰腴的大地为它们注入了再次远行的体力。我在它俩身边徘徊了良久,想等它们醒来叙叙人鸟之情。偶然间,有只天鹅抬起矇眬的睡眼瞧了瞧,仿佛对我说:“熟睡的天鹅还叫天鹅,麻雀再叽叽喳喳永远也只能是麻雀。”过了一会儿,它又低头酣睡了。

孩子们的戏耍声惊扰了这只天鹅香甜的梦,它再次抬起头来打量打量了我,但立刻又低头凝视着水面,一动不动地久久地凝视着投入水中的自己的倒影。尔后,将黑色的喙伸进水里,想把水中的影子噙出水面,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它却将自己的倒影弄丢了。它双眼迷惑地注视着水面,荡漾的水纹逐渐消散,水面复归于平静。那被掩埋了的倒影又活了过来,越来越逼真。于是,它又将尖尖的喙慢慢地伸向水面,比上次更加小心翼翼,再次试图将倒影噙出来……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诗经·小雅》中的妙句掠过我的脑际,我们被一阵阵嘹亮高亢的呼唤声吸引,来到了黄河湿地鸟类保护区高大的铁丝网前。一只丹顶鹤高雅地踮起脚尖,将底部灰绿尖端微黄的扁长的嘴巴伸向我,一次又一次,然后一个华丽转身,翻腾着飞翔了起来,扑腾出一阵水雾。这大概就是鹤类的单人舞吧,高傲而又特立独行。

我曾在屏幕上欣赏过柔情似水的舞蹈《丹顶鹤与小女孩》,那千姿百态令人流连忘返。此刻,另一只白鹤从临水处舞了过来,两只白鹤跳起了热情奔放激情四射的“双人舞”,释放着内心热烈而疯狂的激情。双鹤颈项相绕,四足灵巧地此起彼落,扇动着翅膀移位换拍,每一个动作总是前后照应,像人类的拉丁舞那样配合默契。或追逐嬉戏热烈拥抱,或展翅腾跃表达仰慕,或交颈啄羽亲近友爱……那般缠绵悱恻,那般难舍难分,那般扑朔迷离,在天地间释放出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流淌着柔情蜜意似海深情。鹤之舞魂魄牵系感官呼应,进入了忘乎所以的境界。炽烈似火,仿佛燃烧起来的爱的体验呼之欲出,令观者惊羡得自愧不如。

瞬间,眼前的所有的白鹤跳起了群舞,犹如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一场气势磅礴的集体舞开始了,整个天地间似乎充满了激动的呐喊。我听见了雄浑的交响乐,还有旷野狂风的呼啸。然而,眼前的白鹤却旁若无人,依旧悄然无声地进行著,徜徉于自己纯净的世界里,倾诉着各自的心语……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纯美,美得令人忘记尘世纷扰,美得使人惊心动魄,醉了记忆,醉了心灵。

鹤之美讲究的是缘分,几乎每个时代的人们都能感受到鹤的精神特质。马可·波罗在游记中写道:“带着矛隼和猎鹰出去打猎,本是可汗最大的乐趣。但是,可汗却在自己位于查干湖的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四周留置了一大片肥沃的草原。那里栖息着大量的鹤。他派人种植黍和其他谷类,好让那鸟没有挨饿之虞。”

被誉为“生态伦理之父”的美国著名学者作家奥尔多·利奥波德惊叹于人类的贪婪与麻木,凝视着沼泽地上鸣叫着觅食的飞鹤,想到了冰河时代以来轮番上演的场景,发表了《沙郡年记》。自然生态激发了他的想象力,传达出对诗意栖息的憧憬与性灵修养合一的惊人见识:“眼下的一只只飞鹤,与其说是站在沼泽地上觅食,不如说是站在它们同类遗骸堆积成的历史书卷中寻找过去的回忆。厚厚的泥炭层,源自成千上万年大自然的变迁与演进。分布在池塘地表的苔藓、凋零在苔藓表层的美洲落叶松以及冰河时代过后开始繁衍生存的飞鹤的遗骸,在岁月的流失中悄然改变自己的形态,经过无数次的碰撞、压缩,最终化成泥炭层中有机的一分子。”强烈的物种延绵的生命意识,让他产生了人类应该自觉建立自然伦理道德,担负起构建生态平衡的历史重任。

印度有位鸟类学家被白鹤的美震撼成了诗人。他这样写道:“鸟类中最漂亮的就数白鹤,它是鸟类中的百合花,具有最优雅柔和的曲线美。”此刻,我真想立即驾鹤去寻找百合。烟花三月天,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那种精神和物质的高度统一,令我等小民望尘莫及。“鹤立鸡群”,是卓尔不群超凡脱俗的高人的写照。王羲之沉迷于鹤的舞姿,遂作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书法神品《兰亭序》。

鹤是一种充满趣味和比拟的鸟类,传达出一种清雅十足的中国人所推崇的仙风道骨的气质。鹤是清高的动物,鹤是长寿的动物,鹤是善舞的动物;鹤是正直的象征,鹤是淡泊的象征,鹤更是隐士的伴侣。“梅妻鹤子”的林和靖一去不复返,留恋青山绿水间。南宋的罗大经编撰《鹤林玉露》,抒发他对偏安江左的极度不满,对秦桧乞和误国的抨击,对平民百姓疾苦的深切同情。

“咯——嘎——”鸿雁苍凉的惊叫,打破了我的联想。猫着腰屏息把头凑到铁丝网前,我第一次近距离识得了鸿雁的真面目。它们的外形酷似家养的棕麻鸭,只是尾部短了些,但个头却有鹅那么大。如此壮硕的身体,需要多么强健的翅膀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才能在空中作数千公里的长途飞行。雁群常常在我们头顶的上空排着“人”字队伍飞过,翅翼“唰唰”地有节奏有韵律地扇动着空气,就像五月龙舟竞赛时水手们整齐划一飞速划桨。我们跟着雁群奔跑,兴奋地大声高喊:“大雁!大雁你过来,我有家书请你捎!”可是,它们中间却从来没有任何一只勾回头来瞧上一眼。被我们喊叫烦了,它们便把“人”字形的队形迅速调整为“一”字形,以更快的速度猛烈地向着水天苍茫的远方飞去,只在碧空中留下一串串“咯——嘎——”的余音。

跑着叫着,追逐着雁群,直到一条小河或庄稼地阻断了我们的去路。“它们飞走了。”我垂头丧气地说。“如今进入互联网时代了,其实我们并不想真的请它传书。”同伴这样强调着。鸿雁是鸟中高士,它远离人类,繁衍栖息于沙漠、高原等荒凉偏僻之地。即使在迁徙途中,遇到人类最多打声招呼,也就立即抽身远去,仍然选择没有人烟的野地落脚。

远眺着它们渺远孤傲的影子,我想起了伯夷叔齐兄弟。据《吕氏春秋·诚廉》和《史记·伯夷列传》记载,他俩是商末孤竹君的儿子,其父遗命立次子叔齐继承皇位。叔齐让位于长,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登基,双双逃到了周国。周武王伐纣,二人叩马谏阻。武王灭商后,他们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

人间的高士与鸟界的高士惺惺相惜。杜甫思念李白,写下了“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孟浩然怀念挚友,吟诵出“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竹林七贤”之首的嵇康以“目送飞鸿,手挥五弦”,表达自己栖身山水,寄身自然,甘与流云飞禽为伴的潇洒精神。“鸿雁传情”与“临歧折柳”、“高山流水”一样,频繁出现在古诗文里。在科技日益发达的现代,人类却日益疏离自然,关于艺术、幻想、玄思的情调和情怀,已退却到了边缘地带。人类建造的城市越来越大,但人类离自然越来越远,所谓的城市便成了人与人、人与建筑拥挤的人间图式。

蓑羽鹤对于我们这些闯入者,始终无动于衷。它们那一双双明艳的眸子,就像两颗脉脉含情的红玛瑙。约略一米身材,挺拔丰润,但它们的细脚举步轻盈。那昂扬的头颅和挺立的身姿,带着一种目下无尘的公主气质。女友情不自禁地解下丝巾,跳跃着挥舞着呼喊:“蓑羽鹤,跳舞吧!快跳舞吧!”

有几只蓑羽鹤似乎听懂了我们的语言,开始了一场激情澎湃的舞蹈。它们纷纷扬起一只翅膀,将另一只翅膀收拢半垂,尔后快速地旋转,时而胸腹贴地,时而张开黄绿色的嘴巴踏着青灰色的舞步引吭高歌……那翘起来的翼翅和尾羽,扶疏摇曳,伴随着歌声节奏鲜明地扇动。是蓑羽鹤模仿了人类的舞蹈,还是人类模仿了蓑羽鹤的舞蹈?它们一会儿像俊男靓女那样跳起双人舞,交颈缠绕;一会儿像芭蕾女郎手撩裙裾碎步小跑……曼妙的舞姿展示出一种和谐灵动的情韵,轻灵而优雅。它们用翅膀拍打起的风,犹如船浆拍打出的水波,一圈一圈的向时光深处漫延。舞蹈是它们心灵的出口,是它们向同类和人类交流的语言。

蓑羽鹤是溺爱孩子的父母。它们以鸟类柔弱的肩膀担负起抚育后代的重任,从精心喂食到训练飞行,直到护卫孩子战胜狂风暴雪,飞越过喜马拉雅山……完成生命中的第一次迁徙,它们才离开小蓑羽鹤,让它们独立生活。鸟类的生存之道,超乎人类的想象。

在黄河与渤海共同营造的这个童话世界里,鸟类用它们的语言、它们的舞蹈讲述着它们的生存之道,无论具象还是抽象,同样逼真动人。鸟儿是孤独的,鸟儿是喧闹的。鸟儿向阳光、雨露、草木和人类倾吐它们的思想情怀,它们的语言每每令我们震撼。

世界性的山楂花

在我出现之前,山楂花已经在常青营地的山坡上等待了我五百年。我錯过了王羲之的兰亭雅集,错过了孟浩然的把酒话桑麻,错过了韩熙载的夜宴琵琶,但我有幸遇上了山楂树的华枝春满,足矣。

面对美,我总是贪心而痴狂。伫立在一大片盛开的山楂花前,我贪婪地只想饱餐这一席眼睛的盛宴。那一朵朵、一团团、一簇簇洁白的花朵怒放着,在绿叶丛中淡泊地开出尘世绝唱。俏美的花瓣间蜜意层叠,鲜明的光谱上柔情流转。那些微笑的花朵,歌唱的花朵,激动的花朵,舞蹈的花朵,奔走向告着与我相互凝视。我将山楂花的花朵无数次打开又合上,山楂花的花朵将我无数次合上又打开。满满的花枝,满满的心,在春风中荡漾。

眼睛映照着山楂花,山楂花化作了清澈透明的瞳仁。我的身体与灵魂变成了一朵山楂花,映照出一个离尘世无限远的最简单的灵魂。小时候,幸福是简单的;长大后,简单是幸福的。

一簇簇绿叶与洁白的花朵,共同缔造了让思绪风起云涌,让想象山高水长的世界。绿叶轻柔得如琴弦上的颤指,与花朵谈着卿卿我我的情爱。绿叶与白花坦诚地毫不掩饰地说着一生的追求、梦想和现实,说着生命深处的向往、爱恋、欢愉和闲适。那些翱翔的鸟儿,受到了绿叶白花的感染,也增添了抒情吟唱的兴致。它们和绿叶白花一起朗诵着春天的交响诗。蓬勃的绿叶与含笑的花朵将我慢慢地融化,陷入迷醉和眩晕。

山楂花的神韵里走出了一个女子,穿一袭立领素色的旗袍。这个清丽端庄的女子,唤来了着月白衫梳麻花辫的清秀女子,贪恋唐诗宋词元曲的风情万种的女子,被齐白石吴昌硕张大千潘天寿的水墨洗礼过的女子。我记忆起她们,想念起她们。我们多次迎面相遇,莞尔一笑,心有灵犀,擦身而过,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山楂树是爱情树。每一株山楂树的内心里也一定珍藏着人间最坚贞最典范的动人千古的爱情。每次捧读《山楂树之恋》,我都会为静秋与老三之间至美、至纯、至真的挚爱荡气回肠,感动得热泪盈眶。在美丽浪漫的山楂树前,高大伟岸面容清逸的老三万般怜惜地将清秀妩媚的静秋擁在胸前,柔和的目光久久地落在她清晨初绽的百合般的脸庞上,含笑的双眸里盛满了爱意。静秋热烈地依附着他,一双清澈如潭水的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回递着更深更密集的爱意。四目相对,天圆地满。老三在静秋的本子上表白了爱意:“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在心里恳求你,如果生活是一条单行道,就请你从此走在我的前面,让我时时可以看到你;如果生活是一条双行道,就请你让我牵着你的手,穿行在茫茫人海里,永远不会走丢。”为了能让视线抵达静秋,老三无数次跋山涉水,历尽艰辛却甘之如饴,只为在极目的地方远远地看上一眼。惦念静秋的安危与冷暖,老三时而满心喜悦,时而忧心忡忡,心事重重又缄默如铁。

静秋把老三偶然间留下的物件视为珍宝,将老三的名字翻来覆去颠倒在心里,食不知味夜不成眠。老三像空气一样环绕着静秋,他把静秋的愿望当成自己的愿望。这绝非自我暗示,而是情不自禁。终因老三病逝,原本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挚爱,变成了血泪合流的幽谷空悲鸣。爱的能量,变亿万光年为一瞬,一瞬也能变成永恒。老三与静秋生死契阔的凄美至爱,永远留存在读者的心里,启迪更多的人们珍爱身边的人,珍爱平凡的生活。

山楂花是绽放在战争的废墟上的圣洁之花。在拥挤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逼仄的房间里,有一位圆脸蛋、大眼睛,梳着马尾辫的七八岁的漂亮的小姑娘。在她的生命即将被战争毁灭的那段时光里,弥漫着无边无际的思念与忧伤。她每天从房间狭小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见在阳光或月光沐浴下的一个小花园里的山楂树。白天,她看到灿烂的阳光照耀着盛开着洁白花朵的山楂树;夜晚,她看到沐浴着月光的山楂花正在小心翼翼地收集着流泻的皎洁,将自己浸染得更加洁白。小姑娘贴着窗口,藏在人群的暗处,脸色愈发苍白。但那清澈的眼睛,让人想到冬日发凉的池塘。只有在凝望窗外的山楂花时,她那原本天真无邪的眸子里,才偶尔会闪烁一丝鲜活蓬勃的光亮。

小姑娘是一个富有的犹太商人的女儿。她殷实的家中开着一个服装店,妈妈经常为她做最好吃的蛋糕,爸爸经常带着她到公园里观赏山楂花。在一个令人发指的夜晚,德国人来了,打碎了服装店的橱窗,整条街道回荡着纳粹的嚎叫和玻璃被砸碎的撞击声。小姑娘和她的爸爸妈妈被赶进了一间装满了犹太人的房子里。她开始体验到生之苦痛与艰辛。但她以为,生活不会再坏下去了。可是有一天,德国人的长枪把屋子里的人全部赶进了闷罐火车。一下火车,她和爸爸妈妈就被分开了,被强行关进不同的营房里。在拥挤的集中营里,小姑娘时刻想念着她的爸爸妈妈,心里难过极了。于是,她将窗外的山楂树唤作爸爸,将窗外的山楂花唤作妈妈。山楂花陪伴着小姑娘度过了那段随时可能死亡的可怕的痛苦的日子。小姑娘获救后,她满世界到处寻找她的爸爸妈妈。有一次,小姑娘认错了人,跟在一个背影酷似妈妈的女人后面追了很久很久,得到的却是她的爸爸妈妈与她分开的当天就被送进了毒气室。小姑娘悲愤欲绝,纳粹把她所有的爱所有的快乐所有的幸福全部拿走了,剩下的只有窗外的山楂树和山楂花。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山楂花如期绽放。山楂树把人面兽心的希特勒永不可饶恕的罪行记录了下来,借着花期反复地播放着。山楂树把人类互相残杀的历史,铭刻在了小姑娘幼小的心灵里,铭刻在了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的心灵里。请把小姑娘与山楂花的故事,告诉你们的孩子,还有孩子们的孩子……

山楂树洁白的花朵笼罩了时间和空间,给人们带来了唯美的视觉享受和诗意的情感愉悦。它还唤醒人们对真爱的珍惜和对和平的渴望,以及永不泯灭的良知。山楂花是供全人类阅读的经典名著。面对它,我满心是俯首膜拜,诚谢景仰。我祈祷,人类的目光能吸纳一点山楂花的芬芳,投射出更多更明亮的色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