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枚“土豆”》李涵睿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曾经也梦想追逐时尚,也曾在“现实”和“时尚”中徘徊迷茫,但终因难以摆脱传统的牵绊,不得不从时尚元素中退了出来……

有人爱说 野百合也有春天,我却清楚知道:土豆长不成牡丹。土豆有它的宿命,土里土气的表里注定它只能蜗居乡村,不服气就满怀苦恨,终日仰面灰蒙蒙的天空;服气了就风云散去,眼前一片平和的田园风光。我现在正有计划实践“土豆”生活,美其名曰“回归传统”。比如: 和朋友联系手机少用、电邮不用、开始写信,随心纵马,聊到哪算哪,字虽潦草却发乎本心,满纸真意和温润,这和不辨牛马的电子版的“笑脸”、“大赞”不同,我心里想什么全在字里行间。用钢笔在毛边信纸上写它几百字,如同种了一畦兰花,虽然不比郑思肖的清幽雅丽,可暗香浮动,我想友人展开信纸时一定能会心一笑。欲寄彩笺和尺素,山长水阔又如何?

无缘时尚,就回归传统,出游只去海角天涯、老林朔漠、川藏的寂寞长路、山野的冷艳林泉,绝不再去赶集一般的胜地;居家就多翻翻书,和家人聊着长长的天儿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让手机休眠,让牵着我们鼻子走的微信微博再也不能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其实,我们玩它们的时候,更像是它们牵着我们遛。

我们处在一个迷失自我的时代。不是“粉儿”就是“控”,这如何是好?美国生产高端苹果机的工程师们把子女送去硅谷的华德福学校,看中的是那里有一个规定: 学生七年级(大约十二三岁)前不允许接触手机、电脑,这些东西有时候也是一种毒。美国人认为: 19世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大都能画出一幅不错的画,那是自己的眼睛和心灵合作创作出的作品。如今,即使长春藤这样的名校中,大学生会画画的也难寻觅,相机把大家对美的深层体验掏空了。我们也一样,如今的很多大学生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心理上是个残障人。

要想做一枚真诚的土豆并不容易,首先要认识自己,但“人,认识你自己”却是最难的一件事。孙犁说鱼翔浅底驼走大漠乃极致之美,就是因为这是大自然的固定法则。昨天读了一则关于孙荃女士的短文《身边的霍香》: 被“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的郁达夫抛弃后,孙女士安静地在富阳生活,守着孩子和门口的霍香——她不抱怨生活薄情,心中和身上的霍香浓郁,几十年间过得怡然自适——不抱怨生活,这就是生活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下定了决心做“土豆”,心境忽然就平和了,如同越过盛夏、扑进金秋的怀抱。柔风软阳让坚硬的青涩情怀很快就变得微甜,就像被季节的金手指点化过的一个国光苹果或天津鸭梨。不再张扬地高挂枝头、摇曳清风,而是安静地去库房酝酿滋味,散发丝缕清香,带来微红的喜气,让看到苹果的人感受到一些温存气息。

苍茫夜色,细雨缥缈,翻开本《读者》,心里平淡清静,就如同小桌上那杯暖暖的清茶。做一枚“土豆”,真的没有什么不好。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