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天气》陈传席散文赏析

作者:陈传席 来源:原创

我前时写了《天气》,列举了很多事例,如国家兴衰、朝代兴亡、各种人物的成败,都和天气有关,这说明天气对人类的决定作用。发表后,觉得还不够充足,这里再举一些例子。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意、德都被打败了,只有日本还困兽犹斗,不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最后通牒,即拒绝投降。美国人决定在日本投放原子弹,1945年8月6日在日本广岛投放了一枚名叫“小男孩”的原子弹。广岛34万人,被原子弹炸死14万,负伤和失踪双目失明的更多,建筑物几乎都被破坏。原子弹的威力是巨大的。第二枚原子弹叫“胖子”(受丘吉尔形象启发),威力更大,也比“小男孩”更先进。美国人原定计划把“胖子”原子弹投放在小仓,小仓人口更多、建筑物也更多,杀伤力和破坏力会更大。但当美国的飞行员查尔斯·W·斯威尼把“胖子”运到小仓上空时,忽然浓云密布,下面的雾气更大,看不到目标,飞机在天空绕行达40分钟,浓云仍未散去,城市中的雾气也仍然凝聚散不开。飞机再要飞下去,汽油就快完了,飞行员不得已只好驾驶飞机调转方向飞向附近寻找目标。这时长崎上空晴朗,城市的目标也清楚,W·斯威尼只好把“胖子”投放在长崎,长崎人死亡无数,建筑物遭到巨大破坏。

其实,美国人选择在日本投放原子弹的目标,第一个是小仓,因为小仓是日本最大的兵工厂,还有铁路、车辆厂、机械厂、发电厂等;第二个是广岛,广岛是日本陆军的重要军港,海军护航队的集结点等;第三个是新泻;第四个是京都;并没有选择长崎。

是天气保护了小仓这个城市,保护了小仓人的生命和财产,也是天气使长崎遭了大难。如果不是天气,谁能保护小仓?而且根据天气预报,那天小仓上空不应有浓云,下面也不应有大雾,但当原子弹运到小仓上空时,就忽然出现了浓云和大雾。你说这天气……

二战期间,日本军队在中国的北方和苏联军队交战,大概叫诺门海战役。日本731部队为了迅速战胜苏军,不惜使用细菌战。主将下令把大量的细菌打向苏军,本来风向是向北刮,细菌会自然地流向苏军,谁知细菌刚打出去,风向忽然转了,而且正倒转卷回,且风力也忽然增大,细菌全吹回日军自己阵营,结果本来想迅速取胜的日军,被自己打出去的细菌害了,不战而死人大半,剩下的人全无战斗力。结果,主将被撤职,尔后自杀身亡。

是天气帮助了苏军,也许是天气要朱可夫成功。日军曾在中国境内和苏军开过战,全部打败了苏军。但这次苏军统帅是朱可夫,希特勒进攻苏联,是天气帮助朱可夫打败了德军,这次,天气又帮助了朱可夫,不战而胜了日军。

当然,靠风向取胜最著名的例子是三国时的赤壁之战。杜牧诗:“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曹操的军队大大超过周瑜和刘备的联军,周瑜用火攻曹军,东风给予他方便,如果当天无东风 ,周瑜火攻必败,吴蜀联军必为曹操所灭,曹操在那时便可以统一中国了,以后便不会有三国局面。看来,汉之后的三国时代,也是天气确立的。天气(东风)若不出来帮周瑜,历史上也就不会有三国这个时代。

我曾到过湖北武昌西的赤壁,认真观看了当年孙吴联军和北岸的曹军对峙情况。又向当地的气象专家询问,这里隆冬季节会有东风(实为东南风)吗?气象专家回答,历史上仅有一次,即汉献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周瑜火烧赤壁打败曹操时,其他时间都没有。根据天气规律,隆冬季节只有西北风,不应该有东风或东南风。近现代天气记录中,隆冬季节也没有过东风。我想,曹操是大战略家,他不会不考虑火攻,更不会不考虑风向,他知道这个时候不会有东风,但偏偏有了东风。天不灭曹,但这次天却帮助了周瑜败了曹。我当时还口占一诗:

赤壁从来欠东风,

孔明何处祭借之。

三分一统皆天意,

千载何须苦叹思。

其实,汉代也是天气给的。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刘邦等汉军入彭城(徐州),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项羽自率三万精军攻入彭城,打破刘邦的汉军,杀汉军十余万人,汉卒皆南走,项羽率楚军又追击至赤壁东睢水上,汉军郤,为楚军所挤杀,汉卒十余万人皆入睢水,睢水为之不流。围刘邦三帀(三周圈),刘邦是无法逃脱的。眼看刘邦将被楚军杀死,“于是大风从西北而起,折木发屋,扬沙石,窈冥昼晦,逢迎楚军。楚军大乱,坏散,而汉王(刘邦)乃得与数十骑遁去”。大风吹得天昏地暗,刘邦才趁机逃跑。如果没有这场黑风,刘邦必被楚军所杀,刘邦一死,也就没有汉朝了。那么,秦以后就是楚了。是这股黑风确立了汉朝。

黑风救了刘邦,两千年后,同样的黑风救了吴培文,保住了顶级文物“司母戊鼎”。“司母戊鼎”是鼎中最著名的大鼎,产生于商代,出土于安阳西北冈,重875公斤。我到台湾的故宫博物院访问,那里的研究员告诉我,司母戊鼎太大太重,我们当年运不出来,只好留给大陆了。这个鼎身花纹繁缛,以雪纹为地纹,主体花纹除饕餮纹外,还有夔纹、龙纹、蝉纹、鸟纹、蚕纹、龟纹以及各种几何形纹饰,十分珍贵,现藏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据吴培文老人在电视节目中介绍他当年保护这个鼎的经历:日本人侵略中国,1942年到了河南,便找这个鼎,企图抢到日本去。吴培文先是把鼎埋在西屋马棚下,日本兵通过汉奸知道鼎的情况,便去吴家挖,老天保佑这个鼎,不使之落入日本人手中。西屋马棚被日本人理解为西院马棚,他们把西院挖遍,也没挖到。但吴培文意识到,肯定有汉奸配合,明天再来,必会在西屋挖到。他连夜取出这个鼎并运出去。但次日,正在运鼎的途中,日本兵就追上来了,平原的道路上,完全无法掩藏。吴知道,这次鼎肯定被日本人抢去了,绝对保不住了,他丝毫没有办法。当天天气是万里晴空,而且无风,谁知当日本军到了他跟前时,忽然平地刮起一股黑风,至少有十三级,顿时天昏地暗,面对面都看不见人。风沙把所有日本兵的眼睛都迷住了。这些日本兵双手掩面,伏地号叫,等到黑风过去后,早已不见了吴培文这个司母戊鼎。吴培文说他从小就不信迷信,绝不相信鬼神之类。但这一次忽然出现的十三级黑风,他至今不可理解。而且,直到他把鼎运走后,风才停。是天气(黑风)保住了这个中国最大最宝贵的鼎。1947年司母戊鼎被运往南京,途中便没有遇到黑风。

太平天国的名将翼王石达开最后在大渡河的灭亡,也因天气。他率二十万军队到了四川大渡河边紫打地(今安顺场附近)。他部队的前锋已渡过了大渡河,他只要继续前进,过了河便安然无事了。也许他壮大后灭了清朝,还能做皇帝哩。谁知他的妃子生了儿子,石达开大喜,命令前锋回来,共同庆贺他生了贵子。这样不但未过河的军队留在河的北岸,已过河的部队又回到河北岸。本来准备庆贺一下便过河继续前进。谁知,前锋部队刚回渡到北岸,老天便猛降倾盆大雨,河水猛涨,仅三天时间,大军便过不了大渡河,而且部队给养也成了问题,结果被赶来的清军消灭了。石达开为了保护部队不被全部屠杀,自投清营,被押往成都杀害。看来,石达开是亡于天气。

人说:“天定胜人 ,人定胜天”。天定了的事,人必须遵守顺从,人定了的事,天也没法改变。但天定的是大事,人只能在天定后再依据天意而定一些小事。比如,天定的春、夏、秋、冬,过了秋天,天气便转而寒冷,人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只能顺从而准备过冬的棉衣等。但哪一天是冬至、哪一天是立春,这是人定的,也必须依据天的大意而定。人定后天也无法改变,到了立春那一天,天刮风下雨也好,清明景和也好,还是立春了。可是人定的无碍于天,天定了的便决定人类的命运、社会的命运。

还是好好地顺从天吧。中国人历来是顺从天的,主张“天人合一”,“胜物而不伤”,和大自然和睦相处。而西方人却要抗天,破坏天,改变天,制造出什么原子弹、氢弹等足以毁坏地球的武器,又制造出各种化学药物,治病也致病。本来田地里长庄稼 ,自然而然,却制造出各种化肥、农药、催化剂等,增产了,也毒害了人。现在又搞什么转基因,凡是抗拒天、不顺应天的,天早晚都会报复他们。

我经常说:中国的哲学不能救中国,但能救世界。不能救中国,所以我们必须放弃中国的哲学,采用西方的哲学;能救世界,所以我们还要保宣传中国的哲学。全世界如果都按中国人的哲学办,和大自然和睦相处,不制造违反大自然的武器和药物,一切自然而然,世界就会更美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