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三题》孙丽丽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寂静的街道风一样的思念

听《风居住的街道》,是一个微雨的黄昏,路边店里轻轻飘出的音乐,一下子将我的心撕扯住。只听那琴声如水,胡声如风,街道上那风轻轻掠过,留下丝丝凉意,如那二胡的低徊的凉意。

我不知与音乐有怎样的缘,就像一个对红酒迷恋的人。每每坐于屏前,便要打开音乐,否则会像缺点什么,浑身不舒坦。我喜欢一个人沉浸在空灵的音乐中,水清风微,心会随着走得很远很远。音乐之美在于声色之美,你不需要懂,只需要静静地听,生活中好的东西太少,音乐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整日游荡于音乐和文字之间,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原来只是如风的感觉。如我这般游走在红尘间的女子,总有太多的无奈在现实中无法超越。

你听这首曲子,那钢琴的轻柔、优雅,二胡的缠绵、隽永,二者相结合,演绎出一曲天籁之音,幽而不怨、哀而不伤。

在一条古老的街上,风吹过,不时地卷起落在地上的枯黄落叶。街道空旷无人,只有风,在轻轻述说着那过往的故事。

那一年,他和她在这条街道的尽头道别,他要去远方,远方有着属于他的天与地。

她说:“你别走,好吗?”

他说:“我也想留下来,陪着你过细水长流的日子,但是生活不让我停留。”

他走上前去抱紧她,她的脸埋在他的怀里。

她的脸上有无尽的泪水,他的眼睛也潮湿了。

从此,她每天都伫立在风中等候,望尽街道是满眼的惆怅,她想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长长的街上,该是多么欣喜。但是日子一天天走过,她的等待在寂寞中进行着,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她从年轻的女子,等成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而这街道只有风掠过,在每一个清冷的早晨和黄昏。

相爱的人不能见面,这注定是一个爱情的悲剧,凄美到让人心痛。

有这样一个镜头,我车站里见过。女孩送男孩哭得一塌糊涂,男孩走几步又折回来,说你再哭,我就不走了。女孩强忍住泪水,眼泪汪汪强装微笑目送男孩消失在人群里……

我是一个路人,站在旁边,忽地感觉多年没有这样的感动了,属于我的爱恨情仇早已一地烟灭。

日本新生代的优秀钢琴家矶村由纪子,以独特的音乐领悟力,与著名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合作了一曲《风居住的街道》。这个3岁就开始练习弹奏古典音乐的女子,将女性特有的细腻融入钢琴的深沉,在二胡的泛音延留中,或沉寂,或作轻微的回应,清澈,温暖,淡定。而坂下正夫的二胡,亦有着优雅而舒缓的气质,那是一缕相思,一腔柔情,一抹淡淡弥漫着的忧伤,更是一种直抵人心的美丽。

就像心灵相通的一对有情人,于红尘中不期而遇,便注定了一生一世的缘。西风夜渡寒山雨,思君却不见君,一个在江南,一个在江北,托鸿雁南去,不知此心何寄,顾影自怜,空悲缱绻,泪湿罗衫。整首曲子,动静相依,低沉与温婉,交相错出,钢琴与二胡旋律共舞,同样忧郁,淡淡悲怆怜惜般的和鸣,突兀的变调,短促的顿音,糅杂了所有一言难尽的疼痛与无奈。乐曲中,钢琴和二胡交织在一起,相互倾诉、相互爱慕,但却永远不会重合,二胡的忧伤远远地超过了钢琴的浪漫……

二胡,另有一种薄凉的冷寂,如水色之上迷离的月光,欲说还休中,是生命本身不自知的孤绝和绵长。

风托起一片树叶又落下,如果你仔细聆听,会发现,琴声与弦音是同时停下的,唯有风一直在奔跑。

山水万重,烟雨千声,只能隔着岁月的风尘,遥遥地相望。我心中的你,什么时候归来,难道你要我一直等下去吗?

音乐不会停止,思念像春夜中的风也永远不会停止,一个人无语,有泪轻轻落下来,那一份思念却如鲠在喉。一个人行走在沉沉的夜色中,想你,而你却是那么遥远。如果爱注定不能牵手,不如就这样,只隔着,一层夜色,两三行文字,四五分牵念,任轻风淡漠,却终是,细碎而温暖……

那或深或浅的思念,就像一阵风轻轻地从寂静的街上跑过……

忧伤如雨的布列瑟农

你曾经在寂静的夜晚,倾听过《布列瑟农》吗?

火车呼啸而过,这是一片大地固有的天籁之音,这声音有着离别的凄清。我将自己所有的情感,都沉浸在这首曲子中,淡淡哀伤的曲调,歌声透着沧桑渺远,听得人回肠百转,在心田静静下了一场雨雾。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倾听伤感的音乐,它比泪水更能安慰心灵。古人说,所有美妙的音乐,都使听者感到悲戚。确是如此。听《布列瑟农》,让人感觉苍茫的原野之上,有一种旷远的寂廖,夕阳透着落寞,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浸润在空灵悠扬的乐曲里,骤然响起马修·连恩撕心裂肺的诉语,忧伤一点点浓过夜色……

这首歌曲诉说着离愁与家园。马修·连恩在他20多岁创作这首歌时,他正坐着火车正离开意大利北部小镇布列瑟农。布列瑟农是马修·连恩母亲的故乡,从乐曲里可深深感受到,他对这片土地饱含的深情。据说这首歌的背后还隐藏着马修·连恩的爱情故事。布列瑟农,一个安静的小镇,有着温暖的记忆,却注定要离别。那段风笛的独奏,低语吟唱中,却让人感觉满目苍凉,忧伤如连绵的雨水,走不出去。

“我站在布列瑟农的星空下,而星星,也在天的另一边照着布列勒, 请你温柔地放手,因我必须远走,虽然,火车将带走我的人,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小镇的站台,马修·连恩送别了苏格兰姑娘,送别了家园,从此将忧伤留给了我们。那种岑寂的清冷,遥遥的归期,让人忍不住静静地落泪。树叶在一点一点随着秋冬的风飘落,古老的小镇,在教堂的钟声回荡中,更加寂静。夕阳在落,树木、房屋的影子,一点点斜下来,牧羊在林场漫步,远处是静立的山尖与艾草。萨克斯在诉说着无期的忧伤,没有哪一首音乐,会来得比布列瑟农更为心境哀怨……

一個降霜的夜,月色溶溶,一位男子送别心爱的女子说,等你归来,一路芬芳,送你别离,却是香馥冷掉的花茶,沉沉的凉意。他喊着她的名字,她的泪就流了下来……她说:坐上列车,我就不敢回头,忧伤与思念如浩浩江水,我无力地沉沦其中。马嘶像风,像寂寞地掠过荒原的风,那火车的声音,直敲击得人心在隐隐作痛。

每个人都有过离家的悲伤,乡愁是一种病,一股汹涌的暗流。一个人迎着朔风,望着归雁,听着边声,目光却落在了家的方向,深夜梦中醒来,泪水却湿了枕头,只因梦里回到了故乡。布列瑟农让人有着无可名状的悲伤,似乎彷徨无助的灵魂心无归依,一种泫然欲泣的感觉。

我爱上了忧伤的《布列瑟农》,像热恋的人追寻令人沉迷的爱情,我沉醉于此时的心境,像是一场心灵的述说,那渐行渐逝远去的列车,把我们的心引向遥远的苍穹,连绵的远山,或风或雨的人生,还有湿漉漉的心情。

一尘不染的班得瑞

这是一个清新的早晨,每一声虫鸣,每一声叮咚流水的声音,都来自瑞士的罗春湖畔和玫瑰山麓,自然界的声响,在这里汇聚。

知道班得瑞的音乐,是从一首叫《雨后 》的曲子开始。

常常,一个人静静地与音乐相伴,当《雨后 》带着缓慢淡淡的感伤铺展开来,我只觉一场连绵的阴雨过后,空气透明洁净,草木碧绿,溪水潺潺,山峦温婉秀美,这时却清晰忆起你远走的清冷背影。相爱时心花无涯,细碎的喜悦,尚留在指间, 只是我们的爱情,像经历一场雨,雨停后,你抖抖身上的雨珠,施施然走远,只留下我,回忆,回忆两个人的一切……

雨后,暮霭渐起,远处有一层层淡淡的薄雾,那雾丝丝缕缕,缓缓流动,绵延着我的忧伤。

从此我迷恋上班得瑞音乐的空灵飘逸, 清新自然,唯美伤感。仙境般的一尘不染,天籁似的音乐,让心走得很远很远。听听阿尔卑斯山原始森林的鸟鸣声,罗亚尔河的溪流声,瑞士的湖光山色,那童话般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在音乐中一一唯美地具现。每一个音符,都是诚恳的温情的,人与自然合二为一,心底是宁静的。

我初误以为班得瑞是一音乐家名字,后来才知是一群年轻作曲家组成的乐团名。首脑奥利弗·史瓦兹,相当喜爱印象派质感的新世纪音乐。他们是一群生活在瑞士山林的音乐精灵,从不愿在媒体曝光,生活低调,淡泊广阔,却静静散发着人格魅力。为每一声虫鸣、流水、风声,他们上山下海,甚至露宿山林。为数分钟的音效,往往守候数月之久,举着比人身更长的录音架深往峡谷采集风声,整个过程犹如探险。也因如此,才拥有最自然脱俗的音乐风格。它像一股清泉,舒而不缓。

沉浸班得瑞的音乐,节奏是舒缓的,同时舒缓的还有血液,时光被变得绵长而雅致,夏日的风,吹在长长的白裙上,蝴蝶般轻舞,风是蓝色。有时低沉幽婉的曲子,让人内心起伏着微妙的变化,慢慢涌上心头的凄迷、忧伤,这些我们需要宁静的东西。我们做电视节目配乐,常选用其中乐曲,让人们在宁静安详的乐曲中,期待着节目的开始,或是留恋着节目的结束,伴随着主持人的轻声话语。

一陣唧啾鸟鸣,几个滴答水声,与山林为伴,和清风而唱。我想起陶渊明《桃花源记》的世外桃源,梭罗的《瓦尔登湖》。陶渊明是真心归田园居住,是寻得积极的生活情趣。梭罗是自然之子,他热爱大自然,并用他那神奇的妙笔唤醒大众,字里行间漫溢着清新的气息,垂钓与种豆,泛舟与悠淡,一切那样的细致,那样的真实。

当夜色渐暗,空灵跳动的音符,随着蓝色的烟雾在指缝间流淌,听着那高山流水,鸟鸣虫吟,不知不觉,仿佛走进那山山水水,周围的一切,离自己好远好远。空气轻了,世事淡了,心中呈现出一种美妙的意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