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卫斯:山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小青

门外无叩门的啄木鸟,

山径未逢缘客扫,

我的思念高卧得这样舒适,

看阳光摇老日月。

一灯,一影,一囊,一壶,

萧萧之声,只是我灵魂的足步,

你听我:醉时高唱一章诗,

山雨欲来又止。

史卫斯

史卫斯是三十年代“现代派”诗人。“现代派”直接来自西方诗潮诗风的影响,然而那时候的诗人们却是从小阅读中国古典诗歌,因而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现代派”诗人是一群在大都市读书或工作的青年知识分子,然而他们大都来自农村,来自内地农村的书香门第或世家望族。他们一旦放假回家,就有奢侈的物质生活和有闲的心境。因而,以“现代派”的写作技巧来写“山居”感受,也就成为一种时髦的游戏。

诗的境界是一片中国古典诗歌的闲适淡泊,然而细按脉搏,闲适淡泊的下面,是排遣不去的寂寞,因而诗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是因排遣寂寞而刻意的旷达。“啄木鸟”是个比喻,以及山径未扫,都在暗示抒情主人公期待来客的愿望未得以实现,怅惘与寂寞化成了这样的诗句:“我的思念高卧得这样舒适,/看阳光摇老日月。”宋代诗人欧阳修有“六一居士”之称,也就大约是一本书,一壶茶,一杯酒之类,是对闲居生活的自嘲,史卫斯这里的四一”,看来是在以欧阳修自况。灯下高酌,萧声悠扬,歌声顿挫。“山雨欲来风满楼”本是古诗名句,诗人在这里加以变化,用以表现情绪的戛然落寞,突然退潮,旷达终于没有掩盖住的深深的寂寞与孤独。这首诗的艺术性是很高的,在很淡泊的表层情绪下,含蓄着深层的意蕴,读之意味隽永,有很大的审美娱悦魅力。

然而,这诗又是“现代派”的,并非传统的。“我的思念高卧得这样舒适”,这里新奇的词语组合(“思念高卧”)与张力(思念一舒适)的运用以及下句“阳光摇老日月”,都是象征派诗风的习惯技法。尤其不可忽略的,是这首诗的散文韵味与自由体的情绪节奏。诗很短小,但内涵丰厚,每节每行每字都推敲得很稳妥,似乎诗人也有一种“三年得两句,一吟双泪流”的艺术至上精神。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