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诗仙李白,在中国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生于唐武后大足元年,死于肃宗宝应元年,年六十二。李白自幼博学而才气纵横,杜甫称他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人们称他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着有“李太白集”。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篇大气磅礴,纵横潇洒的“春夜宴桃李园序”。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译文:

天地,天地是万物的客舍,光阴,百代是古往今来时间的过客。就好像梦与醒之不同,风云变换,不可究诘,得到的欢乐,能有多少呢!古人夜间执着蜡烛游玩实在是有道理啊,况且春天用艳丽景色召唤我,大自然把各种美好的形象赐予我,相聚在桃花飘香的花园中,畅叙兄弟间快乐的往事。弟弟们英俊优秀,个个都有谢惠连那样的才情,而我作诗吟咏,却惭愧不如谢灵运。清雅的赏玩兴致正雅,高谈阔论又转向清言雅语。摆开筵席来坐赏名花,快速地传递着酒杯醉倒在月光中,没有好诗,怎能抒发高雅的情怀?倘若有人作诗不成,就要按照当年石崇在金谷园宴客赋诗的先例,罚酒三斗。

这一篇“春夜宴桃李园序”,全文只有一百一十九个字,却被后人誉为是“无句不美、无语不丽”。

文章一开头,既不是描绘春天,也不是书写宴会,而是石破天惊的忽来一笔:“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逆旅”,就是“旅馆”。这两句说的是:“天地自然”,是万物的暂居之地,而人的生命,在古往今来中,也只是匆匆的过客而已。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生虚浮如梦,算算能有多少欢乐的时光呢?“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人生苦短,怎么能不珍惜这美好的时光呢?古人常举着烛光在夜里游玩,实在太有道理了。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烟景”,是春天里温润含烟的美景,“大块”,就是大自然。况且和煦的春天,正用温润含烟的美景在召唤着我们,而大自然多彩缤纷的景色,读起来就像是最美丽的文章。

“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在春天的桃李园中,与与诸位堂弟相聚,叙说着兄弟的情谊,共享着团聚的乐趣。

“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季”,就是弟弟。“惠连”和“康乐”,都是大文学家的名字。诸位堂弟英姿焕发,个个好比谢惠连;而我作诗吟咏,却惭愧不如谢康乐。

“幽赏未已,高谈转清”,众人幽雅地欣赏着美景,还没有尽兴呢,话题却己由明快欢畅而转趋清雅了。

“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琼筵”,就是盛宴。“坐花”,就是坐在花间,“羽觞”,就是酒器。众人坐在花间,摆上盛宴,行酒令如飞,又都醉于月下了。此时此刻,不作好诗,怎么能抒发我辈高雅的情怀呢?如赋诗不成,就须依金谷园宴客的先例,罚酒三杯吧!

李白的散文虽然不多,但往往别有风韵,独具特色。本篇记述着李白与他的堂弟们,相聚在桃李园中,饮酒赋诗、畅序天伦的情景。全文以骈句为主,紧扣题目,层次井然,文辞华美,铿锵动听,潇洒豪迈。随着字句带出了一幅幅的好风景,真是美不胜收,是一篇传诵千古的名作。

这篇文章一开头,就石破天惊的忽来一笔:“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一下就点出了这千古之迷─“哪儿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呢”?

我们的一生,就像是住旅店一样,暂居在天地之间,又像是过客一样,来去匆匆。虽然感叹着“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但终究是充满了无奈。而这样的限制与无奈,不只是古人碰到过,后来的人也会碰到它。那我们就来“秉烛夜游”,纵情欢娱吧!但也只是及时行乐而己。其实李白会发出这样的疑惑感叹,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一辈子也在找这个答案。

在艺术上,在历史上,李白的磅礴雄伟、才气纵横是无法取代的,而中国人对他的情感,也是浓得化不开的,即使在千年后的今天,各地还有许多纪念他的活动呢!然而跟才气同样有名的,就是他的“求道学仙”。他不但留下了大量修炼的诗篇,而且还是一个正式的道士呢!

李白从小就受着道家的薰陶,早在二十岁前,他在四川漫游时,就到处结交道士隐者,登峨眉山时,更表现出浓重的求仙出世的情怀。出四川以后,他就以“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来抒发自己的志向。连声誉极高的道士司马承桢,也对李白的器宇风度十分嘉许。但是李白真正的成为“道人”,却是在他四十四岁的时候。因为他在朝中的“翰林待诏”,始终是个闲缺,有志难伸,又受到高力士等人的谗毁,心灰意泠,于是唐玄宗就“赐金放还”,送了他一笔钱,让他回家去了。痛心疾首的他,至此对于人生有了另一番的体悟,就在济南的“紫极宫”里,他接受了入道的仪式,由天师亲自授他“道?”。

纵观他一生的际遇,浪迹天涯,吟游各地,去京城,到宫中,游名山,走四海,也许看起来是想求得任用,或在等待机会,也许看起来是想济世救人,或是求道寻仙等等,但其实拨开这些表相,他真正要找的,还是这个人生大梦的答案:“哪里才是我真正的家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