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阿崔》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阿崔

谢病卧东都,羸然一老夫。

孤单同伯道,迟暮过商瞿。

岂料鬓成雪,方看掌弄珠。

已衰宁望有,虽晚亦胜无。

兰入前春梦,桑悬昨日弧。

里闾多庆贺,亲戚共欢娱。

腻剃新胎发,香绷小绣襦。

玉芽开手爪,苏颗点肌肤。

弓冶将传汝,琴书勿坠吾。

未能知寿夭,何暇虑贤愚。

乳气初离壳,啼声渐变雏。

何时能反哺,供养白头乌?

【注释】

阿崔:白居易之子,大和三年(829年)生,三岁时卒。

东都:唐时以洛阳为东都。

羸然:瘦弱落拓的样子。

伯道:晋朝邓攸,字伯道,终生无子。

商瞿:春秋时鲁国人,四十而得子。

兰入前春梦:用春秋郑文公典,郑文公曾梦天帝之使赠兰,而后生穆公。

桑悬昨日弧:古礼,生男子当以桑木作弓、蓬草为矢,悬在门左。

里闾:里巷,乡里。

腻:腻发,细腻油亮的头发。

绷:束,包。襦:短衣,短袄。一说幼儿围嘴。

苏:同“酥”,擦脸的油脂。

弓冶:造弓和冶金,比喻父子世代相传的事业。典出《礼记·学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琴书:弹琴与写字,比喻父子世代相传的学业。

反哺:用乌鸦反哺典,据说乌鸦长大后,会为年迈的母亲觅食。

【评析】

老年得子,自是人生幸事。此诗前八句,极为老健,首二联寥寥数语刻画出诗人羸然无子的形象,“岂料”“已衰”敷衍反复,写出暮年得子的惊喜。“腻剃”以下四联,写阿崔初生,端详入微,字字透着喜悦;写考量阿崔的人生,却又想到寿夭尚不能预知,何况其他,将诗人喜悦中的担心以及垂暮之年的理性描摹得逼真形象。此诗细腻多情的叙述,写尽了生子的得意,但温柔喜悦中却透着心酸,正切合诗人老而得子的心境,熨帖亲切,深挚动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