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望海潮》精品诗词解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望海潮

柳永

东南形胜,江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词咏北宋时的杭州,属汉唐京都诗、赋一路,在题材上已突破花间、尊前的传统。

上片描绘杭州湖山之美与都市繁荣。“东南形胜”三句先从地理与人文上予以总的赞美。“形胜”这个双声叠韵词儿,兼有位置重要、风光优美两重含义,王勃《滕王阁序》起云“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无非是“形胜”二字。“都会”即都市,然而更有人众荟萃,财货聚集的涵义。“东南”、“三吴”是空间的、地理的展开,“自古”二字则是时间的、历史的追溯,说明杭州不仅是地灵人杰的所在,而且是历史悠久的名城——在春秋时名钱塘,汉属会稽、为西部都尉治所,陈置郡,隋唐置州,是其大致的历史沿革。 “烟柳画桥”是对“都会”的铺陈描写,从城市交通(“烟柳画桥”)、市容市貌(“风帘翠幕”)、城市人口(“十万人家”)几个方面写来,可见城市的规模之大,不愧“东南第一州”(仁宗诗语)。“参差”二字,兼关民居建筑,备极生动。“云树绕堤沙”三句是对“形胜”作具体刻画,从西湖堤沙、钱塘潮汐、长江天堑几个方面写来,大处落笔,将湖山特色与地位之重要,概括俱足。“市列珠玑”将杭州作为东南商贸中心和消费城市的特点钩勒得相当有力。

下片歌咏杭州呈现的国泰民安之承平景象。“重湖叠”巘三句再描湖山,然而不是强调其“形胜”的一面,而是突出其“清嘉”,为一篇警策所在。“清嘉”亦作“清佳”,即“清丽”也,而有双声叠韵之美。“重湖”二字,尽揽内湖与外湖之胜;“叠巘”二字,则尽收山外青山之奇。“三秋桂子”二句,则一偏山色,一偏湖景,盖杭州灵隐寺多桂,相传是月中桂子落地所生,故白居易有“山寺中寻桂子”之句;而西湖的荷花是大面积盛开,不同别处荷塘,故杨万里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之句。“三秋”、“十里”以时空为对,“桂子”秋实,“荷”为夏花,亦自然工整而有概括之妙。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载“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近时谢处厚诗云:‘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这不是事实,却是关于此词的一段佳话。以下写杭人游乐风俗之盛(可参《武林旧事》)。“羌管弄睛”三句写市民的游乐,“弄晴”、“泛夜”是夜以继日,“钓叟”、“莲娃”概尽男女老少,“羌管”、“菱歌”兼写演奏与清唱,文辞组织颇妙。“千骑拥高牙”三句写长官的游乐,也就是与民同乐。按通常情况,行政长宫事务繁忙,没工夫、也不可以随便游山玩水的。然而杭州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人在画图中,不必远出即可观游,此其一。同时杭州经济繁荣,市民富足,社会风气及治安情况良好,也就减轻了长官的负担,使之有“醉听箫鼓,吟赏烟霞”的时间,此其二。当然,这也是长官政绩的表现。所以结尾顺理成章,预言郡守“异日”将提拔到中央(“凤池”为唐中书省)供职,这当然是好事,但离开杭州、又不免生出许多留恋。不得已的办法,就是把杭州风景画下来,挂在“凤池”办公室,一方面可以夸耀于人,一方面也可以随时象白居易那样看着画儿,唱一唱“江南忆,最忆是杭州”。这个结尾应该说是偶得妙想,相当精采,极富情趣的。其意之远,直到汉唐人著想不到之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