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爱好哭泣的窗户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作者: 邵迎武

在最远的一朵云下面说话

在光的磁砖的额头上航行

在四个季节之外闲着

闲着,寂静

象一面镜子

照我:忘记呀

是一只多迷人的梨

悬着,并且抖动

“来,是你的”,它们说

早春,在四个季节中

撕开了一个口子

“是你的,还给你,原来的

一切全都还给你。”说着

说着,从树上吐掉了

四只甜蜜的核儿

而太阳在一只盆里游着

游着,水流中的鱼群

在撞击我的头……

多多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人的“存在”的某种玄思。“闲着,寂静/象一面镜子/照我:忘记呀”,曲透出隐匿诗人灵魂中的一种求安倾向;诗人试图通过“忘记”将充满各种朦胧的、剧烈的、原始的感性生命冲动降低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将灵魂从纷纷扰扰的生存空间中离逸出来,而栖息于一个绝无喧嚣的宁静之岛。但就在此时,“一只迷人的梨”,和那个“在四个季节中/撕开了一个口子”的“早春”在诗人的灵魂里出现了,并对诗人说:“是你的,还给你/原来的一切全都还给你”,暗示出沉潜于诗人生命深处的活力和冲动并未真正化为子虚,它在某种外部因素的诱发下再度复苏——这不仅与首节形成了一种潜在的照应,而且又与第二节所展示的具体内容之间构成了一种内在的否弃关系。

最后一节,诗人运用了感觉转换技巧,将“太阳”这一象征活力和希望的意象由视觉形象变为具体可感的“游鱼”,这一“转换”,指归在于突出“生命复苏”的主旨。“撞击我的头”提示了这一点。

至于此诗的题目何以叫做《爱好哭泣的窗户》,这恐怕要扣住个体生命存在的二重性来理解。一方面,生命起源于被限制的压力,正因此,“窗户”企图“限制”一切;另一方面,孕积于生命个体本身的热情、意志、欲望,又不甘于被“窗户”限制,正是种种“反限制”活动创造了各种使人被尊为人的属性和特征。面对人的“存在”的这种背反,“窗户”必然“爱好哭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