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井底引银瓶》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井底引银瓶

止淫奔也。

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

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

瓶沉簪折知奈何,似妾今朝与君别。

忆昔在家为女时,人言举动有殊姿。

婵娟两鬓秋蝉翼,宛转双蛾远山色。

笑随戏伴后园中,此时与君未相识。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知君断肠共君语,君指南山松柏树。

感君松柏化为心,暗合双鬟逐君去。

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频有言。

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蘩。

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

岂无父母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

潜来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归不得。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注释】

引:拉起,提起。银瓶:汲水器。

淫奔:古时男女私相奔就,自行结合,被称为淫奔。

婵娟:形容美好的样子。两鬓秋蝉翼:蝉鬓,古时妇女的一种发式,因两鬓薄如蝉翼得名。

双蛾:指女子的双眉。

青梅:梅子。凭:靠。短墙:矮墙。

白马:竹马。上二句本李白《长干行》:“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暗合双鬟:古时女子未出嫁时梳双鬟,结婚时合双鬟为一,挽发而笄。

大人:家长,即男方父母。

聘:古时称订婚、迎娶之礼为聘。

蘩:两种水草,古时常由夫人采之以供祭祀。

高堂:正房、正厅,父母居住之所。

亲情:亲戚。

痴小:幼稚,天真。

【评析】

青梅竹马,墙头马上。爱得那么汹涌、天真,却抵不过现实的种种考验。爱情的完满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就像从井底汲水,马上就到井口,丝绳却断了;就像在石头上琢磨玉簪,马上就要成功,玉簪却从中间断开。诗人用比兴的手法,表现出对女子不幸生活的同情。紧接着诗人追述这段有关“爱”的往事,从当年一见钟情到私定终身,再到终不被家长所容,其中有小女子的欢喜,更有少妇的愁怨。这愁怨一点点叠加、积累,终于逼出“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的冲口而出。就此爱情了断,只剩埋怨,封建礼教战胜了坚定的爱情。尽管诗人并未否定礼教,却客观呈现了礼教对美好爱情的破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