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终南别业》佛门禅诗分析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终南别业

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1]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全唐诗》卷一二六

【白话新唱】

人到中年开始对修道有兴趣
以后就隐居在终南山旁
兴致来时常独自出游
美妙的事物也只有自己知道
我走到流水的源头
静静坐着看云雾升起
偶然遇到住在山中的老翁
谈得愉快起来就忘了回家

【分析与鉴赏】

当我读中学时,正值青春期,王维这首诗收录在国中语文教科书里,我熟背它,也因为青春的寂寞,“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使我心中起了淡淡哀愁的共鸣。我常独自彳亍基隆情人湖的悬崖旁,眺望大海、夕阳、基隆屿、入港大船,这不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翻版吗?

随着年龄见识的增长,也在情感上有了阅历,我也慢慢咀嚼出这诗无所牵挂、回归自然的深意。

“兴来每独往”是一种幸福!有些人兴来不敢或不能独往……

两个人或一群人出游,也许可以玩得很愉快,可是不是心灵上的愉快。

唯有在孤独的状况下,方能与自然冥合。

“胜事空自知”不是一种悲凉!胜事不自知才凄惨。

有段时间,我把它读成“胜事空,自知”,竟也别有趣味。翻成白话是“我十分清楚,再美好的事物仍是虚幻不实,随时会变化。”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并不只是单纯描述游山玩水,考虑王维精通佛理,值得我们以更高的观点来看这两句优美的诗句。

什么是“行到水穷处”?何妨视之为:在修道上一路追寻探索,来到了一切心念、意识的源头。

于是,“坐看云起时”,就是以轻松、无住的心情,看着意识山谷上的各种念头、思想、情感的云雾升起、流动、消散……一切是这么美好,这么自然,自己就是最佳风景。

终南别业,是王维在辋川的别墅,他在此度过一段乡居隐逸自得的日子。

我想,每个人也应该在广大的意识领域,找到一处别墅,好让自己可以暂时离开世俗尘嚣,补充精神电能,深入反省生命现况,然后以崭新面目重入现实。这栋别墅,不需要大兴土木,只要闭上眼睛,回到内心深处,你就拥有属于自己的辋川别墅。

[1]南山:即终南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