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贺《公莫舞歌》鸿门宴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电与剑,源出同一炉铁水

——李贺《公莫舞歌》

公莫舞歌

李贺

方花古础排九楹,刺豹淋血盛银罂。

华筵鼓吹无桐竹,长刀直入割鸣筝。

横楣粗锦生红纬,日炙锦嫣王未醉。

腰下三看宝玦光,项庄掉箭拦前起。

材官小臣公莫舞,座上真人赤龙子。

芒砀云端抱天回,咸阳王气清如水。

铁枢铁楗重束关,大旗五丈撞双环。

汉王今日须秦印,绝膑刳肠臣不论。

在今天的陕西省临潼县秦兵马俑遗址不到三公里处,有一处并不起眼的文化遗存,同庞大的秦国军阵相比,这处遗址的规模显然要小得多,但即便如此,这座如今被仿古建筑修饰得几乎无法找回历史沧桑的遗迹还是吸引了很多人。这里是鸿门,它南依骊山,北临渭河,地处潼关通长安之要冲,在它的前面,横亘着一道一公里长的峭塬,中间如刀劈一般被断为两半,南北洞开,犹如城门,鸿门因此得名。两千两百多年前,就是在这里,上演了一出载入史册的宴席。鸿门宴,千古一宴,是楚汉相争的历史浓缩,更是一出性格的悲剧。

公元前206年,鸿门同时迎来了两位乱世枭雄,一位是江东项羽,一位是沛县刘邦。兵甲萧森的军帐之中,项羽为这位先他入关中的泗水亭长准备了一席特别的飨宴。和兵力仅十万的刘邦相比,这位虎髯重瞳的楚国贵族后裔实在有太多可以炫耀的资本了,他有四倍于刘邦的江东子弟,他有辐辏云集的谋士勇将,那个傀儡楚王一句“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盟约对项羽而言轻若鸿毛,他只消摆摆阵势,用一席酒宴震慑一下刘邦,天下便会落入囊中。明晃晃的刀枪高插鸿门,军帐之中酒香扑鼻,刘邦,与其应邀赴宴,莫如说是来赴一次至关生死的煎熬。

然而,刘邦最终从这场危机四伏的宴席全身而退,而项羽却成为最大的输家。开宴之初,项羽还霸气十足,居于正中,而刘邦则畏手畏脚蜷伏阶下;然而,随着饮宴的进行,项羽已经被席间一直唯唯诺诺对其俯首听命的刘邦彻底蒙蔽。而这,好像恰是项羽设宴所要的效果,鸿门一宴,项羽并不想要一个不成其为对手的对手的人头,他要的只是对手在他面前俯首称臣的快感,正因如此,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才完全对刘邦放松了戒备,不仅最初的一身霸气烟消云散,而且还将刘邦携上正座,称兄道弟起来​‍‌‍​‍‌‍‌‍​‍​‍‌‍​‍‌‍​‍​‍‌‍​‍‌​‍​‍​‍‌‍​‍​‍​‍‌‍‌‍‌‍‌‍​‍‌‍​‍​​‍​‍​‍​‍​‍​‍​‍‌‍​‍‌‍​‍‌‍‌‍‌‍​。

然而,历史却注定让这场千古一宴成为一个角力心智的战场。玦光和剑刃,白璧和玉斗,直取沛公的项庄的剑,生割彘肩的樊哙的盾,构成了这场角力的所有元素。项羽,有着“力拔山兮”的盖世武功,也有着悲天悯人的妇人之仁。老臣范增三次玉玦的暗示,他不以为然,一场十分明显的内部火并,他同样不以为然,而当隐形的蛟龙衔着江山悄然逃遁,并遗赠他一双白璧和一斛玉斗时,谋士范增将白璧摔得粉碎,他,却欣欣然接受了玉斗的嘲弄。

就在这次著名的宴会之后,项羽由战略的主动转向被动,而刘邦也充分地利用其性格上的弱点,频频发起攻击,直至四面楚歌,令一代枭雄自刎乌江,于鸿门宴第四年,夺取项羽的天下。

鸿门宴,与其说是一场军事实力的展示,莫如说是一场性格的较量。悲剧英雄所演绎的,必定是英雄的悲剧。“性格决定命运”,是耶?非耶?两米高的“设宴台”,积淀着岁月的黄土,更积淀着一个亘古的提问。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