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鉴赏品评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

(一九六三年一月九日)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题解】

“满江红”,又名“念良游”、“伤春曲”。双调,93字。前阕四仄韵;后阕五仄韵。这首词的写作,虽跨入1963年,但距《冬云》之写作,仅14天。故诗人情绪与写作《冬云》无大异。词题为“和郭沫若同志”,郭氏《满江红·一九六三年元旦抒怀》发表于1963年1月1日《光明日报》。毛泽东时在广州,读《光明日报》上郭词,于是有感而发,写词以和之。词的批判目标,主要指以苏联领导者为代表的反华势力。郭沫若《满江红·一九六三年元旦抒怀》云:“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人六亿,加强团结,坚持原则‍‌‍‍‌‍‌‍‍‍‌‍‍‌‍‍‍‌‍‍‌‍‍‍‌‍‍‍‍‌‍‌‍‌‍‌‍‍‌‍‍‍‍‍‍‍‍‍‌‍‍‌‍‍‌‍‌‍‌‍。天垮下来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听雄鸡一唱遍寰中,东方白。太阳出,冰山滴;真金在,岂销铄?有雄文四卷,为民立极。桀犬吠尧堪笑止,泥牛入海无消息。迎东风革命展红旗,乾坤赤。”

【注释】

[寰球]寰通“环”,地球。

[蚂蚁缘槐]典出唐李公佐传奇《南柯太守传》。传奇写淳于棼梦入“大槐安国”,经历升沉荣辱,醒后方知所谓“大槐安国”者,乃槐树下一蚁穴而已。

[蚍蜉撼树]典出唐韩愈《调张籍》诗:“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蚍蜉,一种大蚂蚁,可以害树。

[西风落叶]化用唐贾岛《忆江上吴处士》“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句。

[鸣镝]又称嚆矢,一种响箭,《史记·匈奴列传》载,冒顿单于制作鸣镝。韦昭注:“矢镝飞则鸣。”

【品评】

郭沫若词《元旦抒怀》主旨在于赞颂。颂祖国形势,颂领袖功业。颂之余,还有对敌人(主要指当时的“修正主义者”)的批判。

毛泽东和词,为批判特色极强的形势抒怀。“敌情”观念强,蔑视情绪重,将词作当成了一篇战斗檄文;所以,这首《满江红》洋溢着快人快语的愤激。在委婉含蓄的风旨上,稍逊《沁园春·雪》或《念奴娇·昆仑》。此或老当益壮的老来情致使然。

上阕,几乎都是对立方面的反派形象:“苍蝇”凄厉,“蚂蚁”夸国,“蚍蜉”撼树,“西风”吹叶,以围攻的姿态,犯我“长安”。这是诗化的国际形势,这是毛泽东感同身受的时代氛围。化为诗句,一一点击之,皆小角色、小头脸、小玩意、小破坏者而已!小人成不了大气候,故“飞鸣镝”三句,足以一箭双雕、三雕、四雕而制之。

与一切小角色对应存在的,是一位将地球也视为“小小寰球”的精神巨人。吟诵此章,万勿忽略诗人为我们塑造的那位抒情主体!

下阕,由隐喻托讽转为直抒胸臆。“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个“急”,一个“迫”,表达了诗人在时间之河中的生命自觉。“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争”字一出,诗人已将生命的紧迫化为朝夕克敌的行动。不要说“一万年”,千年、百年亦属“太久”,“只争朝夕”才是多少智慧。“四海”、“五洲”二句,是毛泽东的世界形势估算。时至今日,后人已不必衡估其准确与否。我们感受的,是一个以天下为己任者的无私情怀。“全无敌”句,迸射人生自信,“害人虫”何足道哉!

诗词的节奏(律),是生命节奏(律)的艺术化产物。这首词,节奏之迅急,在毛泽东所有诗词中绝无仅有。是临敌前的昂奋使然?抑或突围时的紧张使然?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