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默:无所谓幽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张鸿雁

无所谓风

无所谓雨

没定量地击打褪色的时辰

我总是缓缓地想

你落脚的那个南方

鸟声啾啾的小镇

究竟是桃红,还是

柳绿,把你

静静地缠绕

你感觉早晨微冷

正午空旷,而夜晚又太悠长吗

其实,那里的一切

会令你的视觉敏锐

听觉细腻

味觉芳郁

那些任意涂抹你生命的影子

既是亮丽而又幽暗

你我真正最惊心的感触

从某一孤冷赤裸相对的时辰开始

也就无从描绘的了

张默

张默,与痖弦、洛夫等创办“创世纪”诗社,狂热地移植外国阳光。被人称为在精神上是真正的现代派。他的诗,许多都是意象纷呈,如蔚蓝色的交响乐,表现一种哲理的抽象或自我追寻之苦。这首却例外地清新,且与古典诗有些血缘关系。

尽管风雨击打着褪色的时辰,作者还是缓缓地想象着过去的情人,在鸟声啾啾的南方小镇,静静地在桃花盛开或在垂柳青青中被缠绕。与其说是想象,倒不如说是祝愿。但她是否真的这样静静地被美好的景色所缠绕?不,她也在思念,她感到冷,感到寂寞、感到日子太空旷、太悠长。作者在如此痛苦地想象着情人的凄苦之后,又安慰她,这样也许更加使你“视觉敏锐,听觉细腻、味觉芳郁。”晚唐词人温庭筠的“梧桐树,三更雨,/一滴滴,一叶叶,/空阶滴到明。”写出了离情之苦。而张默则非写苦,而是写离别之苦之甜蜜。其实,他只是以此来慰藉情人,慰藉自己而已,离情并非真的甜蜜。风云变幻,命运在任意地涂抹着人生,是苦是甜,是悲是喜,是幽暗是亮丽,谁能主宰?离别太久,思念太多,思念而又不能相见,何必去思念,即使是在某一孤冷赤裸相对时辰的最“惊人”的感觉,也“无从描绘的了”。诗人写出了相思之太苦,相思之无奈。

作者一开始写自己的处境,“风雨击打着褪色的时辰”,由景生情。接着因情生景,“你落脚的那个南方小镇……”,想象情人,问候情人,安慰情人,但一想到命运莫测,也就只能以无可奈何来结束思念之苦。抒情曲折、复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言气质,言神韵不如言境界。”而这首诗曲折、复杂感情的抒发,作者是靠“境界”来完成的。用“境界”,就使诗含蓄、形象,而不直露。在语言上,节奏也很轻快。组词也很清新,例如“褪色的时辰”,“时辰”是具有长度的,“褪色”则一般修饰色彩。再如“涂抹着生命的影子”,影子涂抹生命,把“影子”拟人化,使诗句生动。另外诗中还运用借代,如“影子”、“桃红”、“柳绿”这些景词,当然并非现实中的实景,而是另有所指,增加了诗的含蓄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