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天仙子·好在软绡红泪积》诗词赏析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纳兰词·天仙子

好在软绡红泪积,漏痕斜菱丝碧。

古钗封寄玉关秋,天咫尺,人南北。不信鸳鸯头不白。

词译

你一直是一根生锈的针,尖锐而犀利,刺在我的心头。

你曾经帮我缝补过去,也能帮我刺穿未来,但是曾经刺绣在心头的思念,已经变成了一朵在午夜悄悄流泪的红玫瑰。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出色的裁缝,能用一根线和一枚小小的针,刺成一句永恒的誓言。誓言,不会流泪。

评析

这阕小词是纳兰写给其妻子卢氏的。纳兰二十岁时与时年十八岁的卢氏成婚。卢氏出身名门,知书达理,才貌双全。更重要的是,卢氏也是一位解诗情、识风雅的知性女子,能与纳兰性德产生心灵上的共鸣。因此,纳兰性德与卢氏夫妇琴瑟和谐,甜蜜无限。但是作为康熙皇帝的殿前侍卫,纳兰须经常入值宫禁或随皇上南巡北狩,这就导致纳兰常与爱妻分居两地,只能以词抒怀,发其幽恨。这首《天仙子》就是词人在扈从出塞期间写就的。

此词开头两句以浑朴古拙之笔写妻子寄来的轻纱,浅叙白描,却不失情真意切,深致动人。且看,你寄来的轻纱上凝聚的泪痕还依稀可见,那斑斑点点的红泪,犹如菱蔓斜挂一般的行行草字。此处用一锦城官妓灼灼之典:“灼灼,锦城官妓也,善舞《柘枝》,能歌《水调》,御史裴质与之善。后裴召还,灼灼以软绡聚红泪为寄。”(《丽情集》)显然,此处软绡,饱含款款相思之情。“古钗封寄玉关秋”亦用古钗之典,深切委婉地表达了思乡之情,表达了他对爱妻的深情怀念。而结句犹显含婉深细,“不信鸳鸯头不白”,语出欧阳修《荷花赋》“已见双鱼能比目,应笑鸳鸯会白头”,亦是“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之意。常言咫尺天涯,何况词人已和妻子遥隔千里。然而不管相隔多远,词人始终坚信,他和他的妻子一定会像鸳鸯一样,一起白头,一起相守终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