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弦:一片槐树叶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仲金留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片,

最珍奇,最可宝贵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

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的槐树叶。

忘了是在江南,江北,

是在哪一个城市,哪一个园子里捡来的了,

被夹在一册古老的诗集里,

多年来,竟没有些微的损坏。

蝉翼般轻轻滑落的槐树叶,

细看时,还沾着些故国的泥土哪。

故国哟,啊啊,要到何年何月何日

才能让我再回到你的怀抱里

去享受一个世界上最愉快的

飘着淡淡的槐花香的季节?……

纪弦

大自然馈赠人类的太多了,诗人却独独钟爱这一片小小的槐叶,因为它来自故乡。故乡有千山万水,诗人却只有一片槐树叶。当最初捡起这片槐叶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日后要别离故土,漂落孤岛;也许仅仅因为他那敏感的心灵的诗意萌动,或者爱美的天性使他在不经意之间把它夹进了诗集,尔后便连捡起它的地点都忘了。而一旦远离故乡,强烈的思乡之情又使他在几乎无所寄托的时候,这片槐树叶便给了他巨大的心灵慰藉。于是,彼时彼地捡起的一张普普通通的槐树叶,仅仅因为它来自故土,此时此地便被视为全世界“最美”、“最珍奇”、“最可宝贵”的一片。也仅仅因为对故土的可想而不可触,可望而不可及的铭心刻骨的思念,轻轻的一枚枯叶,在诗人人的心灵里却占据了如此凝重的份量,使它又成为“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从中我们又可看出诗人对故国的思念之情又是多么深刻。因为永不泯灭的思念,因为时时触发的思念,因为愈积愈多的思念,诗人便一次又一次地打量它,端详它,回味它。它“薄薄的”,如“蝉翼般轻轻滑落”;它是“干的”,“还沾着些故国的泥土”;它是“浅灰黄色的”,多年来“竟没有些微的损坏”。这些描述,固然表现了诗人观察事物的精心细致,表现了他的天生的那份敏感多情,但又何尝不能更为深刻地说明诗人爱之深、思之切呢?正是这样,他才在诗的结尾发出了深情满怀的呼唤:“故国哟,啊啊,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让我再回到你的怀抱里/去享受一个世界上最愉快的/飘着淡淡的槐花香的季节?……”至此,那一直涌动着的情感潜流终于再也按捺不住而倾泻出来了。从曲诉衷肠到直抒胸臆,从蓄势到引发,我们看到了这首诗的由隐到显、由弱到强的情感发展轨迹,我们因此而获得了直觉上定型、情感上共鸣的审美享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