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采桑子·严霜拥絮频惊起》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采桑子

严霜拥絮频惊起,扑面霜空。斜汉朦胧。冷逼毡帷火不红。香篝翠被浑闲事,回首西风。何处疏钟,一穗灯花似梦中。

词译

塞上的夜,沉沉如水。月落的时候,秋霜满天。罗衾不耐五更寒。

曾几何时,小园香径,人面如桃花。你牵着她的手,闭着眼睛走,也不会迷路。那时的翠被,是多么的温暖。那时回廊下,携手处,花月是多么的圆满。

如今,在边塞,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你只能一遍一遍数自己的寂寞。守护一朵小小的灯花。在梦中,已是十年飘零十年心。

评析

此篇苦寒、孤寂。作于何年何地,难以确考,而从词中描写的情景看,可能是作于扈驾巡幸途中,有论者以为是在其妻卢氏病殁之后。

词中是写边塞寒夜的感受。上阕全用景语,写塞上寒夜,而景中已透露出凄苦伤感。首句“严霜拥絮频惊起”,“絮”字似乎可作两解,一指柳絮般的雪花,二是指絮被。作雪花解,整句话谓严寒的霜气卷起雪花如飞絮飘扬;作絮被解,则是说在寒冷的霜夜,半卧着以絮被围裹身体。但观“频惊起”三字,“絮”应该为絮被,因为夜里奇寒,拥被不能取暖,几次三番地被寒冷惊起。屋里的境况如此,那外边如何呢?“扑面霜空。斜汉朦胧。”天空寒雾迷漫,银河斜横长空,但朦胧不清,冷气相逼,使得行军的毡帐里燃起的炉火也红不起来。

下阕,联想、回忆、幻境相结合,写似梦非梦的心理感受。“香篝翠被浑闲事”,回想当初家中,熏笼焚香,其暖融融,怀拥翠被,温暖舒适。当然,这种暖意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因为“香篝”也好,“翠被”也罢,都是隐隐地指向词人的妻子的。这一切在那时都是“浑闲事”,再平常不过了,但在现在,却是殊难想象,遥不可及的。“回首西风”,回头看帐外,只有西风在吹,方知在“冷逼毡帷火不红”的环境中,“香篝翠被”的生活确实似在“梦中”,离自己已经很遥远了。最后两句,“何处疏钟,一穗灯花似梦中”。这时词人听到稀疏的钟声,而帐中只有“一穗灯花”,在灯光朦胧中似在梦中,不知身在何处,孤凄情怀,不免难以忍耐。词中景情俱到,含思要眇,良多蕴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