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孚《博浪沙·江天暮雪》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陈孚,(生卒年不详)琼山(今属海南)人‍‌‍‍‌‍‌‍‍‍‌‍‍‌‍‍‍‌‍‍‌‍‍‍‌‍‍‍‍‌‍‌‍‌‍‌‍‍‌‍‍‍‍‍‍‍‍‍‌‍‍‌‍‍‌‍‌‍‌‍。曾从宋咸学,举进士得官,为琼人习进士业之始‍‌‍‍‌‍‌‍‍‍‌‍‍‌‍‍‍‌‍‍‌‍‍‍‌‍‍‍‍‌‍‌‍‌‍‌‍‍‌‍‍‍‍‍‍‍‍‍‌‍‍‌‍‍‌‍‌‍‌‍。

博浪沙

一击车中胆气豪,祖龙社稷已惊摇‍‌‍‍‌‍‌‍‍‍‌‍‍‌‍‍‍‌‍‍‌‍‍‍‌‍‍‍‍‌‍‌‍‌‍‌‍‍‌‍‍‍‍‍‍‍‍‍‌‍‍‌‍‍‌‍‌‍‌‍。

如何十二金人外,犹有民间铁未销?

这是个著名的故事: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亦即始皇统一中国后的第三年,“五世相韩”的韩国名门后代张良,为报国破家亡之仇,招募力士,在博浪沙(在今河南原阳)用百二十斤的大铁椎,狙击东巡中的始皇的乘舆,此即诗中的“一击车中”。虽其事未成,仅误中副车,但“张良椎”(文天祥《正气歌》语)的勇敢、大胆、壮烈,却始终被千古志士引为快谈,为之慷慨浩歌、神往不已。

本诗即咏这段历史,起句并不惊人,以亡国之余的一介“草民”,敢于袭击其势正当日在中天的一代雄主,对此赞一句“胆气豪”,自不算奇。但下句-祖龙社稷已惊摇”,却不能不令人称奇、发人深思(祖龙指秦始皇)。博浪一击,固然给暴君以极大震恐,始皇为此下令遍索国中捉刺客,当然结果并无所获;但是,始皇并未给击中,他和他的皇朝都还威风了好几年。因此,断定这一击已经震惊、摇撼了秦的社稷江山,若非夸大其词,便是别有卓见。究竟是何者?请看下二句--

“如何十二金人外,犹有民间铁未销?”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当年,即下令将天下兵器聚集到咸阳销毁,铸为乐器和十二个“重各千石”的金人(金属铸的人像)。这个事件,本与博浪之击无关,但诗人的妙想,却使二者联系起来:既然兵器都变了金人,为何民间还有余铁未销?还居然造出了百二十斤铁椎?这问题的弦外之音,读者自不难辨出:到底“民间”还不全是乖乖拱手上缴兵器的顺民,仍有敢于藏铁,敢于铸铁,敢于反抗的人在!这博浪之椎,只是反抗之“风”的“青萍之末”,由此一击,将激起无数人的进击!如果说,无数人进击之日,便是秦朝覆灭之时;那么,这具有预言性的博浪一击,岂不是已经“惊摇”了这行将崩溃的朝代?再反过来说,统治者的销锋鍉、铸金人,忙则忙矣,到头来岂不还是徒费精神、可怜无益?民间的铁、民间的反抗心,他们靠暴力能“销”得完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