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宝林·屈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周广秀

你在上游,在诗的源头

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当渔父在船板上敲不响楚国的心事

你开始往河里扔光洁的小石子

想使浑浊的河流变得清澈一些

抛掷五月特有的艾蒿

让微涩的清香和晨岚一起弥漫江面

带着体温的雄黄酒

和高梁叶包裹的粽子流向江中

使汩罗这条饥渴欲毙的南方幼龙

充满雄性、酒与生长唤起的力量

最后,你捋下大把苇叶投入江中

摘下云冠,笑着满江龙舟竞渡

龙舟龙舟载龙之舟

龙骨便是龙的骨头

我在中游,在离骚的流域

听鼓钹之声起自臂上的江河

看艾蒿飘来,高梁叶飘来

扣苇小舟从端午节的永恒里驶来

一叶一叶一页一页尽是浸不烂的楚辞

我故国的辉煌灿烂的诗篇啊!

对于体内旋流着不冻不竭的江水

我恒有一种神圣的崇拜

源于世纪之前的中国这血管,沸腾扣煮

血脉的河床下潜泳着淹不死的太阳

程宝林

中国是诗的国度,如果说中国诗歌从更远于《诗经》的源头流到今天,形成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屈原就是在这里弄潮而树起自己的旗帜的第一人。而且屈原的成就、爱国的精神、不屈不挠的斗志彪炳千古,与日月争辉,足为中国文学和文明的杰出代表。令人欣慰的是当代中国青年在几十年来尤其是十年动乱造成的中国古代文明的废墟面前,没有采取虚无或轻视的态度,而是更加珍重先辈留下的这一份丰厚的遗产,更加尊崇这一世世代代艺术才华的结晶,尽管有的可能只呈现出破碎砖瓦、漫漶碑碣、断烂朝报的形态。

用几句话概括起来,这首诗是说,屈原在中国文化的源头,想使河流清澈而不得,抛掷下的艾蒿、高粱叶、苇叶,变成了中流的浸不烂的楚辞。光辉灿烂的诗篇,在中国的血管里旋流,在这旋流里,将升起一轮更加辉煌的太阳。

诗歌很明显地是把屈原的诗篇看作中国文明的精华和代表,认为它是一只载龙之舟,而屈原便是龙骨——中华民族的脊梁。

对屈原、楚辞的崇拜,就是对中国古老历史文明的崇拜,这种崇拜是把屈原和楚辞置于世界文明宝库里作了一番科学的比较分析之后所作出的合乎实际的结论,是着眼于更新的更具民族性,也更具世界性的文明的创造的,是民族自豪感的体现,是创造新文明的自信力的体现。有屈原、楚辞作为文明创造发展的根基,有以扎根于历史,放眼于未来,着力于现在为态度和行动的当代中国人和中国青年,中国是大有希望的,不论在物质方面,还是在精神方面,中国的真正的腾飞,走在世界的前列都不是遥遥无期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