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2019-10-18 15:38:40

摘要: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 一枕清宵好梦,可惜被、邻鸡唤觉。匆匆策马登途,满目淡烟衰草。前驱风触鸣珂,过霜林、渐觉惊栖鸟。冒征尘远况

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

一枕清宵好梦,可惜被、邻鸡唤觉。匆匆策马登途,满目淡烟衰草。前驱风触鸣珂,过霜林、渐觉惊栖鸟。冒征尘远况,自古凄凉长安道。行行又历孤村,楚天阔、望中未晓。念劳生,惜芳年壮岁,离多欢少。叹断梗难停,暮云渐杳。但黯黯魂消,寸肠凭谁表。恁驰驱、何时是了。又争似、却返瑶京,重买千金笑。

【注释】

《轮台子》:柳永自制曲,宋人再无填此调者。《乐章集》注中吕调,有一百四十一字与一百十四字两体,此属后者。此词一百十四字,前片八句四仄韵,后片十一句六仄韵。何以同调同曲却又字数不同?前人已发乎为“世乏周郎,无从顾曲”之叹,姑且存疑可也。“前驱”句则为此词写于出仕之后的确证,词写行役,既谓“楚天未晓”,又谓“自古凄凉长安道”,则知其为庆历五年(1045)秋离湖南任赴陕西华阴任时所作。清宵:清静的夜晚。唤觉:唤醒。淡烟:谓凌晨薄薄的雾气。“前驱”句:谓导从在前,风吹马珂鸣。前驱,前导。宋代官员出行有导从呵引之制,故云。鸣珂,玉作成的马饰物,风触则鸣。此句为此词写于出仕后曾官湖南之铁证,与少年游湖南词迥别。“过霜林”句:谓经过霜染之林,马珂声与马蹄声惊起了树上的栖鸟。据“霜林”,知时间为秋季。此句以动衬静。“自古”句:柳永此时由湖南道州移任陕西华阴,然写此词时仍在湖南境内,故此句为设想去程之语。长安道,本汉乐府横吹曲名,梁元帝、陈后主、李白、白居易等等都写有此曲。内容多写长安道上景象与客子情怀,亦有感情凄凉者,如白居易《长安道》云:“花枝缺处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美人劝我急行乐,自古朱颜不再来。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行行”句:意为走呀走呀,只见又经过一个孤僻的山村。“楚天阔”句:楚天十分辽阔,一眼望去,天色仍未明。据此句,知柳永其时仍在湖南境内。念劳生:思量起这一辈子辛辛苦苦。“惜芳年”句:可惜的是正当壮岁时的美好年华,却消耗在行役之中。“叹断梗”句:可叹的是行役于道,如风中断梗般难于停下。暮云渐杳:谓天色昏暗,暮云也渐渐消逝。杳,消逝,不见踪影。争似:怎似。瑶京:亦曰玉京、神京,谓京都。

【评析】

词上片写行役苦况,下片抒念远之情。“一枕”二句写鸡鸣唤觉“好梦”,为下片抒情张本。“匆匆”二句将凌晨景色作一总写。“前驱”二句单写鸣珂惊栖鸟,以动衬静。“冒征尘”二句以“长安道”引起客子情怀,既为写实而又富寓意,一击两鸣。“行行”二句与首句呼应。“念劳生”三句感念“离多欢少”,“叹断梗”五句是对“离多欢少”的具体申说。“又争似”二句追慕汴京少年岁月。此乃柳永词中之流行性感冒,反复如此表达,则令人生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