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词译

在秋雨秋风萧瑟中,听你低吟:“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在离人的眼中,一夜五更,更更孤枕更更愁。寒的夜,薄的被,残的月。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是诗经说的。见不到你的日子,短暂的瞬间,漫长的永远。那是你说的。

曾经以为,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原来真正的伤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泪。

评析

纳兰词颇受李后主的影响,人称“李重光后身也”。其善用白描写纯情便是明显的表现。本首通篇用白描的写法,然而举重若轻,虽无刻画,却能将愁人苦夜长,相思不已,无处不伤心的苦况、氛围描绘得淋漓尽致。

“萧萧几叶风兼雨”,上阕起调句,不仅点出节气,而且兼有渲染气氛,烘托情绪的作用。“萧萧”状风雨声,以声传情,用得自然而巧妙,为写相思怀人布设了特定背景。“离人偏识长更苦”一句,承“风兼雨”而来,由隐而显,直抒离人的相思之苦。“偏识”二字,无理却有情,绘声绘色地写出了词人“屋漏偏逢连阴雨”式的幽怨之情。“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二句,从耳闻转写目见。被风雨声搅得无法入睡的离人,此刻斜靠着枕头,静静地数着秋夜的天空,看见月亮已过上弦,渐趋圆满。“蟾蜍下早弦”明写月,暗写人,谓月亮都圆了,可是自己还是不能归家团聚,与苏子“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有异曲同工之妙。

下阕承上阕耳闻、目见,转从心理感受方面摹写思家怀人之情。“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秋风雨夜,寒凉惊心,薄衾难御,独对此景,灯花闪烁,泪光闪烁。用“灯花”来渲染青灯照壁,冷清寂寞的心境,唐人戎昱曾有“孤灯落碎花”,“孤”字既实写诗人环境的冷清,又传达出了他主观感受上的寂寞。纳兰此处“泪与灯花落”,较之戎昱,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些李商隐“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感觉。结尾两句“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是全词抒情达意的脉穴,写尽词人愁极而伤、伤情难遣的复杂情态,使其深细凄婉之情见于言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