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临江仙·寄严荪友》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临江仙

寄严荪友别后闲情何所寄,初莺早雁相思。如今憔悴异当时。飘零心事,残月落花知。

生小不知江上路,分明却到梁溪。匆匆刚欲话分携。香消梦冷,窗白一声鸡。

词译

诗云:“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词云:“欲凭江水寄离愁,江已东流那肯更西流。”如今,暮云过了,秋光老尽,伴明月清风共一醉的知己好友已在千里。

你的思念,何物可寄?只能憔悴,心事如落花飘零,无人知。于是,“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便成了你最大的心愿。哪里知道,清晨一声鸡鸣,便已梦逐烟消水自流。

评析

此篇为寄赠之作。挚友一别,无日不思念,遂填此寄赠,表达了对挚友深切的怀念。

“别后闲情何所寄”,首句即径直抒怀而来。词之常例是起句叙景而不言情,但在纳兰词中,却往往是景缘情设,语因情工,词因情遣,从不拘限。词中,作者思友之心,愈益难耐,所以开篇七字就将友人去后自己寂寂无聊的心事道出。“初莺早雁相思”,对远方朋友的别思之情,无人能懂,只有那早归的雁莺能懂我的那一片心思。“初莺”,即早莺,早莺其实不早,仅是诗词里的一个意象。不仅不早,早莺啼叫,一般是春色将暮之时。“早雁”,即初秋的大雁,借指秋日。这句在言词人怀友之心无人能解的同时,又叠加了一层相思的含义,即春去秋来,无日不相思念友。“如今憔悴异当时。飘零心事,残月落花知。”三句写别后的憔悴和寂寞,明白如话。“异当时”,当时曾与友人聚集在花间草堂,谈诗论文,观摩书画,推心置腹,畅叙友情。然而如今,只有孤身一人,似是在天涯飘零,此种心事,大概只有残月落花知道了。“残月落花知”,等于不知。因为花已凋零,月已转残,它们只会勾起词人思怀往日相聚时其乐融融的情景。

“生小不知江上路,分明却到梁溪。”过片两句写梦中情景。词人由思念至深至切而生出梦幻。在梦里,生来不知江南路的他,却来到了荪友的家乡。“分明”一词,是说梦境清清楚楚,简直就像是现实中来到了江南一样,此与“生小不知”的对比映衬,更见出词人这一虚拟之笔的深挚感人。“匆匆刚欲话分携”,然而但好梦难留,正欲话别后相思时,梦中温馨的情谊却忽而消逝了,令人不胜怅惋。“香消梦冷,窗白一声鸡。”结处化用唐胡曾《早发潜水驿谒郎中员外》“半床秋月一声鸡,万里行人费马蹄”,将其拳拳的友情,深切的怀念,表达得含婉不尽,启人联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