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清平乐·独宿博山王氏庵》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清平乐

独宿博山王氏庵

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

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

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

【题解】

本篇亦作于辛弃疾闲居带湖期间,描写的是他往来博山途中独宿王氏庵的情形。

句解

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

饥饿的老鼠绕着床窜来窜去,蝙蝠围着昏黑的油灯上下翻舞。词的开篇两句,就营造出一种荒落、阴森的氛围。

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

狂风夹带着松涛,犹如汹涌波涛般放声呼啸;大雨瓢泼而下,急促地敲打着屋顶;糊窗纸被风撕裂,呼呼作响,仿佛自说自话。

这是一个阴森森的破庵。与诸多宁静的山寺不同,这里充满了动荡不安的因子。词人见到的,不是面色平和的佛像,而是躁乱的老鼠、蝙蝠;听到的,不是悠扬的钟声,而是狂风的怒吼。

在这间荒寂破败的空庵,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辛弃疾独宿难眠,前尘往事一并涌上心头。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

回顾自己的一生,辛弃疾心潮澎湃:从塞北辗转江南,如今归隐山林,已是容颜苍老,满头白发。

岁月流逝,盛年不再。当年的辛弃疾,“壮岁旌旗拥万夫,锦突骑渡江初”,何等豪迈雄壮!为驱走入侵者,光复家国,他远离故乡,来到江南。然而,时间蹉跎,壮志始终难酬。此时的他,已过不惑之年,只能悲叹“早生华发”。他是那么想收复中原,报效国家,那么想励精图治,让百姓安居乐业,但所有努力换来的结果却是被罢官免职,惟有闲居度日。

回首往事,辛弃疾无论如何也无法平息满怀的悲慨抑郁。但是,历尽波折的他依然“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

一阵凄冷的秋风吹透了单薄的布被,词人突然惊醒,眼前依稀还是梦中的万里江山。

尽管青春不再、迟暮已至,尽管身处逆境、壮志东流,辛弃疾仍然胸怀天下,即便是在梦中,也始终不忘收复失地、一统国家的大业。

这样的结尾,将之前凄凉悲伤的基调,立刻转变成壮怀激烈的豪情。全词的境界顿时提高,使人荡气回肠、振奋激昂。

同时期的爱国诗人陆游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诗中写道:“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相似的环境,一样的梦境,不论陆游,还是辛弃疾,都从来没有忘记过失地之痛、人民之苦。

评解

词的上片写独宿王氏庵的深夜见闻,用笔精细,词境凄厉。下片抒情写梦境,大处落笔,寓千里于尺幅之中。结尾奇峰突起,境界大变。在万里江山的阔大背景下,我们似乎看到了词人高大的爱国者形象,触抚到了他跃动着的拳拳之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